鸿彩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五年后。

    又是一个阳光燥热的盛夏。

    D-King大楼C座八层展厅, 这一场由D-King设计部总监桑暖所设计、由法国著名华裔舞蹈家沈枫所形象代言的珠宝系列“别人家的孩子第二版”新品发布展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布景华丽完美的T台下,无数记者已全部准备好, 摄像机、单反、话筒……所有长.枪短炮全部对准了秀台,等待着T台秀的开场。

    下午两点整。

    秀场中所有照明的灯光逐排熄灭。

    四周的音响流出灵动活泼的音乐,棚顶的彩色灯光依次全亮, 映出了整个天使翅膀形状的T台。T台后巨大的LED屏幕旋出各种意识流的图形画面,光洁的台面被灯光映得五彩缤纷。

    踏着音乐, 打头的首位模特静静走上场。

    她所佩戴的,是这一系列中作为主打款的项链, 整款项链以灰银、白晶为基调,所组成一个看似可怜巴巴的小哭脸。径直走到T台的主台上, 她轻摆了几个漂亮的Poss, 然后手指在项链坠的位置轻微一翻,哭脸变作一个喜气洋洋的笑脸,笑脸脸颊两旁的粉晶映出灵动的光芒。

    台下的闪光灯咔咔作响, 灼白的光线如一层又一层翻涌的海浪,将整个舞台映得通明。

    第二个上场的模特佩戴的是一款手环,光可见人的铂金材质, 中间衬着一朵以暗红碧玺、黑水晶、黑曜石等组成的一朵形似凋零的花朵。静立在摄像机前展示了半秒, 她轻微翻动手环中的宝石, 凋零的花立刻变作了一朵向日葵, 花开正灿。

    第三位上场的模特佩戴的是一对不对称耳环,左半边的长发遮住了左耳的一边,右耳垂下的, 是一支纯铂金打造的画笔,只是从中间断裂。一支走到主台前,她停了一会,慢慢掖起左边的长发,赫然露出右耳所带的五彩缤纷的调色盘。

    接着第四位……

    第五位……

    第六位……

    等到整个一系列全部展示完全,所有模特全部在T台的的边缘一一站定。T台的尾端,一个小小的影子微笑着朝着众人走过来。她径直走到主台的最前面,周围的模特全部立在她的身侧,如众星捧月一般。

    “大家好,我是桑暖。”

    从主持手中接过话筒,桑暖对着台下的众多记者观众微笑,深深鞠了一躬,“感谢大家来参加此次‘别人家的孩子’的新品发布会。”

    见她出场,台下骤起一阵特烈的掌声。

    台下无数的记者一拥而上,所有的话筒相机全部面向她,问题接踵而来。

    “桑总监您好,请问众所周知近两年国内珠宝行业盛行,D-King自四年前推出过主打款系列‘BLOVES’后,便再没有任何一系列可同‘BLOVES’媲美,您此次所设计的‘别人家的孩子第二版’,是打算要超越‘BLOVES’吗?”

    “桑总监,五年前您所设计的‘别人家的孩子’第一版在第十七届‘JDE’设计大赛上夺得了新人组冠军,请问如今您又再次推出第二版,是否是要用此来角逐今年的‘JDE’大赛呢?那一年‘别人家的孩子’系列销量仅在‘BLOVES’之下,那么这一次,您有信心第二版能超过‘BLOVES’吗?”

    “桑总监您好,听闻该系列在您提出备案开始,娱乐圈许多一线明星便已争相此次的代言,请问为何您最后会选择在国内并不十分知名的华裔舞蹈家沈枫,来作为此次系列的代言呢?”

    “桑总监,听闻您此系列的设计灵感就是来源于您与您丈夫的相恋,那您这一次重新推出‘别人家的孩子’系列翻版,是否也与您的丈夫有关?”

    “桑总监……”

    ……

    “谢谢大家的关心。”面对话语连珠的问题,桑暖只是轻轻微笑。

    “我很感谢,也很庆幸当初‘别人家的孩子’能够获得‘JDE’的冠军,也感谢市场对着一系列的包容与喜爱。当初设计着一系列的时候,我还是个新人,设计出的成品并不成熟,也抱有遗憾。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有想法将‘别人家的孩子’润色得更加精致完美,所以我历时两年,才在今天推出了这一系列的第二版,还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BLOVES’是我一位非常重要的长辈所创作的作品,对我而言,它对我既是启蒙与鞭策,也是一个里程碑,它是D-King的骨骼,在我心里无法超越,所以‘别人家的孩子’第二版并没有想过超过‘BLOVES’。至于能否超过四年前第一版的销量,那么也要经过市场的最终鉴定,还请各位等待。”

    “最后,我还是要感谢我的丈夫,感谢他在我创作第二版时给我的所有的建议与支持,感谢他为我所做的一切,谢谢。”

    ……

    傍晚的时候,新品发布会彻底结束了。

    小心翼翼将一件件珠宝首饰一一放入保险箱归类完成,桑暖仔细清点了一遍又一遍,才终于在清单上签好姓名。

    听见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她转过身去,对身后的人微微一笑。

    “沈枫学长。”她笑道:“谢谢你这次能来帮我。”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身材笔直修长,着着一声纯白的休闲西装,面容温和俊秀,正是曾经前去法国进修舞蹈的沈枫。

    看着那一件件被工作人员抬出入库的保险箱,他微微露笑,说道:“恭喜你,小桑树。”

    很久很久以前的昵称再次响起,令桑暖的思绪在一瞬间有些飘忽。

    她轻弯眼角,轻轻对他微笑。

    “学长今后,打算在国内发展了吗?”

    沈枫当年前去法国进修舞蹈,这些年来在艺术之都的巴黎摸爬滚打,终于在法国最著名的舞团占得一席之地,成为法国国内为数不多的著名华裔舞蹈演员。如今他的舞蹈事业在法国乃至欧洲都发展得如日中天,可就当这时,他却突然做了摒弃所有已有的光环,回国发展的决定。

    去年的“I·J”展会法国场上,沈枫作为嘉宾出席会场,就此与前去参展的桑暖重逢。听闻他今年回国,她思虑再三后,便毅然决然推掉了公司为“别人家的孩子”所选择的所有一线代言,邀请他作为这一系列的形象代言人。

    沈枫同意了。

    这些天她筹备展会,他便一直在后台帮帮助跑前跑后,拍摄代言照宣传,让她终于不必太过慌乱。

    “是啊。”沈枫平静微笑,说:“在外面待得久了,才觉得还是家里更好一些。正好,回来还有机会继续重修医学。”

    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默默看了她一会儿,轻声问:“你呢?听说,你与思源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孩子,是吗?”

    提起莫思源。

    桑暖的面颊不禁飞上了两团红晕,低了低头,有些羞涩似的说:“嗯……没错。”

    沈枫神情轻顿,目光微垂,低声说:“真好。”

    他看着她,看着她白皙的面颊上施着淡淡的妆粉,衬托出她分外精致漂亮的五官,看着她亭亭玉立,踩着高跟鞋,背脊笔直,整个人都散发这一种自信的盎然。

    当初那个冒冒失失、会自卑、会难过的小桑树,终于还是长大,茂密得令人惊艳。

    ……

    走出D-King大楼,正是黄昏。

    金光的夕阳肆意喷洒,微徐的清风宛如夏花,空气澄澈,让桑暖不由地深呼吸了一下,心脾开阔。

    与沈枫并肩刚刚走出玻璃大门,桑暖的脚步轻轻停了一下。

    距离不远处门外不远处的地方。

    一个人站在那里。

    静站在霞光之中,他身穿着一身雪白的运动装,身姿如一颗笔直淡然的青松,神色淡漠,却只在见到桑暖的那一瞬,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柔和。

    他的左手还牵着一个同样衣着的小男孩,小男孩左手牵着一只雪白的小狗,胸前还背着一只小书包,书包的拉链敞开着,露出一只小奶猫的脑袋,正好奇地四处喵喵叫。

    看见她,小男孩飞快脱开了身边人的手,欢快地朝她跑过来,“妈妈——”

    “阳阳。”桑暖立刻微笑,蹲下身,将他迎了个满怀。

    轻轻揉了揉他额前的发,桑暖微哂,“阳阳今天乖不乖,有没有得到小红花?”

    “乖!”他大大地点头,笑靥如花,“今天老师说我拼音学的快,得到了两朵小红花!”

    桑暖不禁笑了,“真厉害!”

    看着另外一个人,莫思源缓步走上前来。

    “沈枫。”

    “思源。”

    同样对他回以微笑,沈枫面容温柔。

    目光在他脸上略略端详了片晌,莫思源轻笑说:“听说你回了国,还没来得及见你,欢迎回来。”

    “谢谢。”沈枫唇角轻弯,目光看了看一旁正与儿子谈笑的桑暖,不禁微笑,“我也要恭喜你,家庭幸福,名利双收,真让人羡慕。”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莫思源的眸中漾出一丝暖意,同样说:“谢谢。”

    “我走了。”从桑暖的身上收回目光,沈枫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改日有机会,我们再约。”

    轻轻地摆手与互相说过再见,沈枫径直独自离开了。

    天际有温暖的彩霞。

    静静隔远注视着那一对母女俩,莫思源神情柔和,默默走上前。

    似乎听到步声,桑暖回过身,望见他,向他绽出一个笑颜,目光一掠又疑惑问:“沈枫学长呢?”

    “他走了。”莫思源轻哂,轻轻向她摊开右手,说:“阿暖,我们回家。”

    ……

    周末的中央广场热闹非凡,四下的氛围欢乐浓烈。

    广场上的音乐喷泉灵动绚烂,冰凉的水珠在空气迸射,将燥热的空气浸染了一层淡淡的凉意。

    广场上人流密集,有成双成对的情侣悠闲地漫步,空地处已有老人列队准备跳起广场舞,刚刚放学的孩童在广场上笑闹着追逐,广场西边,矗立的LED屏正重播着“别人家的孩子”的新品发布会,氛围正浓。

    静静地在广场上漫步走过,莫思源一直没有说话。

    阳阳走在两人之前,怀中兜着小猫,右手牵着小狗,在广场的石砖上一蹦一蹦地跳格子。扭头望着巨幕中的自己,桑暖不禁轻笑,转身拥揽住莫思源的手臂,问道:“你有看我的发布会吗?”

    “嗯。”右手静静紧扣着她的手,莫思源的回应却极淡极淡,只浅浅应了这样一声。

    “你怎么了?”感觉到他似乎有些不对,桑暖不禁皱皱眉头。

    “没怎么。”莫思源面无表情说。

    撇撇嘴,桑暖也不再纠结,只笑眯眯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你觉得我的表现好不好?还有记者的那些问题,我回答的怎么样?有没有很高大上?”

    “挺好的。”他闷声回答,

    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什么,蹙眉问道:“不过……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记者提问的第四个问题,你跳过了没有回答?”

    “第四个问题?”

    桑暖微怔,拧着眉头仔细回想了好半晌,浮起了一点印象。

    ——桑总监您好,听闻该系列在您提出备案开始,娱乐圈许多一线明星便已争相此次的代言,请问为何您最后会选择在国内并不十分知名的华裔舞蹈家沈枫,来作为此次系列的代言呢?

    似乎恍然间突然明悟了什么,桑暖的脸上立即浮出了一丝怀笑,戏谑地看向他,“哦~~~莫思源,原来……你是吃沈枫学长的醋了啊!”

    莫思源闻言一怔,接着立刻故作淡定地飘开目光,轻咳了两声,“我才没有。”

    “啊哈哈哈!你敢说不是?!”桑暖欢快极了,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伸出手在他脸上戳啊戳,“你看你,气得跟个怨气小媳妇儿一样,脸也红红的,明明就是吃醋了!吃醋了!哈哈哈哈……”

    耳边爆开她像是嬉弄似的嘲笑,惹得莫思源忽然一阵烦躁,他深滞了一口气,忽然眸光微动,轻瞥了她一眼微哂说:“桑暖,就算是吃醋,那也该是你吃醋才对,哪能轮得到我?”

    “你说什么?”桑暖不解。

    从衣兜里拿出手机划开屏幕,他作势翻找着聊天记录,余光轻睨着她说:“那次的珠宝展会,那个不小心撞到我的名模你还记得吗?她说这周末要请我吃饭;还有上次,我们去参加酒会认识的那户做宝石开发的陈家,听说她们家大女儿可刚离婚,跟我生日还是同一年,前几天还约我去他们家做客;哦对了,还有上上次……上上上次……”

    “什么?!”——

    桑暖的目光一下子厉了,盯了他手中的手机几秒,一把就要抢过来查岗,“给我看看!”

    莫思源却只是轻巧地一闪,轻松将她的手躲开了。

    放开她,他往前大步走远了几步,“不给你看。”

    “莫思源!”桑暖气急败坏,赶紧追上前,在他身边左蹦右跳地争抢,“给我看看!我瞅瞅都是哪些小妖精!快点给我!”

    “我就不给你看,你来追我啊。”

    “莫思源你快点给我!莫思源我生气了啊!我真生气了!莫思源——”

    “说,谁吃醋?究竟是谁吃醋?”

    ……

    两人争争闹闹地追赶,打闹成一团。

    正牵着小狗跳格子的阳阳迷茫地抬起眼,眼睛立刻惊喜地一亮,鼓掌欢呼,“哇哦!打起来喽!爸爸妈妈又打起来喽~!”

    他欢乐地蹦了半天,低头捋了捋怀中的小猫,又看了看一旁的小狗,脆声道:“走啊,莫莫,桑桑!有热闹我们要过去看!”

    “汪汪!汪!”

    小狗在他脚边欢快地跳啊跳,跟着他的碎碎的脚步,飞快追上前。

    ……

    夕阳西下。

    绚烂的彩霞漫天绵延。

    金黄的夕光喷薄在整个中央广场上,被冰凉的泉水割碎成点点曜目的光斑。四周笑语欢言,桑暖与莫思源、小狗与小男孩儿飞快地追逐着。

    如画般温暖。

    -《他的小温暖》全文终-

    作者有话要说: 达浪达浪~完结啦~(∩_∩)

    先让我叉腰狂吐一口气,放炮!撒花!啦啦啦~~~

章节目录

他的小温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鸿彩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奶茶仓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奶茶仓鼠并收藏他的小温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