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彩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刘亮这几天过得浑浑噩噩的, 脑子里一片混沌。他怎么就被抓到了呢?猛哥他们干了这么久都没事, 他才加入了几回啊?

    被公安抓走后, 他一直替自己申辩,说自己是新人, 刚来的, 没干几次, 以前死人什么的他都不知道。

    可公安压根儿都不理他,现在政策严,拦路抢劫,数额又巨大,按照现行的法律就是要判死刑。没几天, 他的判决结果就下来了,死刑,而且是立即执行。

    也就是说,他没几天可活了。

    刘亮简直疯了。此时此刻, 他才深深地后悔了,他为什么要为钱去干这种掉脑袋的事呢?乖乖呆在家不好吗?虽然手头紧, 没这么潇洒,可有两个哥哥干活挣钱养家,也难过不到哪里去。

    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他再后悔也没用,只能跟一群即将被枪毙的犯人一起给带上了街,游街示众,胸口还挂了一个牌子, 用毛笔字写着“抢劫犯”三个大字。

    县城的市民,附近的村民,学校的学生娃都跑过来看热闹,在街道上围了一圈,还有受害者家属捡起石头砸他们。

    刘亮低垂着头,一脸绝望,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他要死了的念头,哪还顾得上什么石子不石子的。其他人也都如此,一个个低垂着头,如丧考妣。

    忽地,刘亮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他蹭地抬起头,越过拥挤的人群,看到了站在人群外,哭成了一个泪人一样的李红霞。他登时来了劲儿,扯着嗓子嘶吼:“妈,妈,你要救我,你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李红霞能怎么办?她要有本事救刘亮就不会等到现在了。看到儿子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圈,头发乱糟糟,一身都是泥,而且即将结束他才19岁的生命,李红霞心如刀绞。

    她挤进人群,跟着的游街的队伍,亦步亦趋,泪流满面,嘴里只是不停地念叨着:“亮子,亮子……”

    刘亮开始看到她很高兴,从小母亲就护着他,纵着他。他在外干架回去,他妈心疼他,骂老二没保护好他,他馋别人家种的凉薯,偷吃了,别人找上门,他妈把老二推出去。他想吃什么,他妈总会想办法,去外婆家借都要买给他……他看上了林老实的未婚妻,他妈也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帮他。

    在刘亮心里,他的母亲一直都是无条件帮着他的,也总有办法帮他。

    可这一次,李红霞让他失望了。她被人群挤的头发都乱了,鞋子也掉了一只,衣服上还沾了一些泥印子,混着细细的雪花,将棉袄染成了泥黄色,看起来狼狈极了。

    直到他被押到了刑场上,跪在地上,等待法律的制裁,李红霞还一直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快昏厥过去的模样。

    刘亮绝望了,这个从小纵着他,任他为所欲为的人都不能救他了,谁还能救他?

    他完全看不到李红霞和刘大生的绝望和伤心,他看到的只有自己的即将画上休止符的悲惨命运。

    对死亡的恐惧压过了一切,刘亮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蹭地爬了起来,挣脱了按住他的公安,像只豹子一样,冲了过去,扑到李红霞的身上,竭力嘶嚎:“都是你害了我,都是你害了我,你去替我死啊,你怎么不去替我死……”

    李红霞懵了,激动地抱住儿子,伤心地说:“娘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换你的命啊,我的亮子,我的亮子……”

    刘亮趴在她的肩头:“那你就换啊。都是你害了我,我做错了事你也不管我,我在外面拿了不该拿回家的东西你也不制止我,你要是制止我,我就不会越陷越深,被抓判刑……”

    啪!

    一颗子弹结束了刘亮的生命。

    直到倒下去的那一瞬,他还大睁着眼,吐出最后几个字:“都是你害了我……”

    广场外围的市民吓了一跳,赶紧跳开。

    只有李红霞怔怔地站在那儿,看着倒在血泊中,大睁着的眼的刘亮,难以置信地说:“你怪我,你怪我,我都是向着你啊!”

    她宠小儿子,为了满足小儿子,惹得大的两个儿子儿媳都跟她离了心,结果换来了什么?

    刘亮临死前,对她没有丝毫不舍和感激,只有无尽的怨恨!

    “我真的做错了吗?”李红霞一屁股坐在地上,木木地看着倒在雪地中的刘亮,脑子里一片空白。

    旁边一个大娘看了,摇了摇头,跟身边的人叹息道:“真是又可恨又可怜。”

    扶着她的妇女冷漠地说:“可怜什么?自作孽,她现在知道痛了,那她的儿子在外面抢劫、打人、伤人甚至杀人的时候,她就不想想别人的父母妻儿会不会痛?活该,罪有应得!”

    另一个老大爷抹了一把泪,呸了一口,解气地说:“活该,恶有恶报!”

    “可不是,这些杀千刀的抢劫犯。我们家老四出去辛辛苦苦打了一年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了几百块钱,回来的路上就被他们给抢了,两个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我那儿媳妇气得去跳河!”

    “对,这些就该杀,我那娘家侄子,跟人跑运输,半夜被他们盯上,抢了钱不说,还把人打瘸了!”

    ……

    看热闹的人骂了几句,逐渐散了,广场里只剩下几个公安和不停哭泣的李红霞两口子。

    李红霞坐在冰冷的雪地里,眼睛肿了起来,连眼泪都哭不出来了,刘大生蹲在她旁边,看着儿子的尸体出神。

    没了,没了,都没了,他辛苦一辈子,传宗接代的儿子都没了,他刘家的根儿都断了,他这么辛苦还有什么意思?

    老两口伤心欲绝,最后还是在村干部和几个亲戚的帮助下,给刘亮收了尸。

    现在还不流行火葬,几乎都是土葬。因为刘亮的死不光彩,自然也没什么葬礼,刘大生和李红霞匆匆找木匠打了一口棺材,挖了一个坑,就把他给葬在了后山。

    等埋葬了心爱的小儿子,李红霞和刘大生像是瞬间老了十几岁。

    两口子沉默地回了家。迎接他们的是,林老大搬家的消息。

    看到林大嫂的娘家兄弟都过来搬东西,李红霞傻眼了,她上前一把拉住了林老大的手,激动地说:“老大,老大,你要去哪里?你不要娘了啊?”

    小儿子死了,二儿子跟她闹崩搬走了,要是大儿子再搬走,谁给她养老送终?她这辈子怎么办啊?

    林老大有点心虚,不敢看李红霞的眼睛:“我……我们的户口迁到了于家村。”

    李红霞马上明白了,目光一转,扭头死死地盯着林大嫂:“是你鼓动大根搬走的?你这女人好恶毒的心,竟然怂恿大根不管我这个亲妈。大根,我是你亲娘啊,我生了你,养了你,你不要娘了,娘可怎么办啊?”

    林老大明显不是李红霞的对手,脸涨得通红,手足无措地看着李红霞不知道该怎么办?

    同村刘家的亲戚见了,立即不赞同地申讨林老大:“就是,大根,这可是你亲娘,你就不管她了?太不像话了吧,还要搬到于家村,你这是打算去做上门女婿?”

    村长也劝林老大:“大根,你在村子里长大,这就是你的家,你的根,你怎么能搬走呢?”

    林老大是个耳根子很软的人,这么多人劝他,他不禁有些犹豫,无奈地看向林大嫂:“孩子他妈……”

    林大嫂一口打断了他的话,干脆利落地说:“娘,你也别装可怜,更别拿生养之恩来压我们。大根在这个家做牛做马十几年,早把那点养育之恩给报答了,况且,十岁以前,他还是公公干活养大的。再说,我们也没有不管你,按照分家的条子,每个月给三块钱,老二也给,都能买好几十斤谷子,够你顿顿白米饭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祸害了老二和老三还不够,也想把我们这个小家搞散你才肯罢休是吧?林大根,咱们说好的搬家,你想好了,要是你不搬,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们娘三个走!”

    她也不要什么脸面了,也不管别人说她不孝什么的呢!过去十年,她在老刘家做牛做马,落了什么好?

    还不如像老二那样畅快点,过自己的日子,随别人说,反正说说又不少块肉。

    林老大被她最后一句吼得浑身一震,再也不敢拖拖拉拉,拉开了李红霞的手,拎起东西,低低地丢下一句:“娘,以后我再回来看你。”

    然后就一股脑儿地跑了。

    李红霞怔怔地看着大儿子飞快跑出去的身影,心里一片悲凉。这下才是真的什么都没了,她这辈子辛苦生养了三个儿子,到头来,一个都靠不住,大的两个怨她,不肯给她养老,老三临死时还怪她。

    她这辈子真的做错了吗?

    李红霞再一次拷问自己。不,她没错,她是他们的娘,他们爹走了,是她辛苦养大了他们,是她给了他们的生命。

    他们俩就是不孝顺!

    李红霞抱着头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此后,她更是逢人就哭,自己有多可怜,自己的儿子有多不孝顺,刚开始,还有人附和安慰她两句,但时间一长,谁耐烦天天听她这祥林嫂一样的唠叨啊。

    再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她是怎么差别对待三个儿子的,大家又不是没看见,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有今天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

    这个年,李红霞和刘大生也过得没滋没味的,两人连肉都没买一块,汤圆粉也没准备,就随便煮了顿白米饭凑合了一顿。

    饭桌上,刘大生端着酒碗,一口接一口,不言不语。从刘亮死后,他就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家里有点钱他就拿去打酒喝,没钱就拿家里的粮食去换,也不跟李红霞说话,就天天抱着酒瓶子。

    李红霞看着他喝得醉醺醺地躺到了床上,只剩下一桌子狼藉给她收拾,再想到前些年,一大家子过年的热热闹闹情景,悲从中来,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出来。

    她后悔了,她不该偏心眼,不该纵着刘亮……

    ***

    相比较于刘家的萧瑟和悲凉,同样是两个人过年,林老实和阿秀则要过得有滋有味得多。

    他们将店铺一分为二,后面做了住处,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涂鸦变黄的墙壁上贴上了橘色的彩纸,买了一张新床,床铺上了新的棉被,到处都焕然一新。

    今天过年,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他们还是准备了许多好吃的,早上吃汤圆,中午弄了四荤两素,不过因为人少,每个菜的分量都不多。

    吃完后,林老实拉着阿秀:“走,咱们今天也去看电影。”

    阿秀很心动,她长这么大还没去电影院看过电影呢,只在乡下看过露天电影。

    “可是今天过年,还能买到票吗?”她可是听说了,过年城里很多人去看电影。

    现在还没什么娱乐,看电影是难得的消遣,今天电影院肯定爆满。林老实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早做好了准备。

    “看,这是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往阿秀面前一晃。

    阿秀接过,惊喜地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去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林老实捏了捏她的鼻子,笑呵呵地说:“早上出去买烟的时候。”

    阿秀顿时明白了,捶了他一下,娇嗔道:“好哇,你骗我。”

    林老实笑笑,拿起红彤彤的围巾替她围上,只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然后牵着她的手说:“走吧,电影一会儿要开始了。”

    他们去看了电影,然后又去公园里看了舞龙表演,晚上还有人放起了烟花,在寂静漆黑的夜空中绽放,格外漂亮。

    这时候县城里还没有多少高楼,视线很好,吃过饭,两人看了一会儿烟花,也没其他娱乐,就早早睡下了。

    年后,林老实带着阿秀先回梁家拜年,然后又给关系比较好的叶家、姑姑家、老洪几个拜了年。

    现在这会儿过年还不时兴放假,过了初一,城里的工人们就陆续开始上班了。林老实多休息了几天,挑了一个黄道吉日,正月初六,这天,阿秀的裁缝店也正式开门了。

    阿秀以前跟师傅学过缝纫机,会剪裁做衣服,林老实就给她买了一台缝纫机,又买了一些布,在前面的铺子开了一家小店。

    而他自己则开始着手跑运输的事,这个年代,百业待兴,只要肯干敢闯,就不愁没饭吃。

    因为目前很多地方都还是土路,交通不便利,运输困难,而且路上还经常有拦路抢劫的,所以运输的成本很高。风险大,利润就高,拿到驾照后,林老实就跟老洪几个商量,合伙贷款买了一辆卡车,开始跑运输,先做倒爷,南来北往,低价购进,高价卖出。他们人多,随时备着家伙,在路上也不用怕遇到那些打劫的。

    短短几个月,就将买货车的钱赚回来了,几人索性注册了一个贸易公司,由林老实打头,其余几人拿一定的股份,扩大规模,开始计划进一步开店创业。

    林老实把市场瞄准了家电市场,目前大家对电风扇、电冰箱、电视机、空调、洗衣机等等的需求很旺盛,但国内生产的厂家却不多。他们在本地开了一家店,自己去南边厂子里拿货回来卖。

    一年时间,就在县城里开了两家分家。

    等县城的需求趋于饱和后,林老实将市场瞄准了市里面,那里的人口更多,市场更大。

    短短几年时间,他就在本省开了几十家连锁分店,员工也增加到好几百人,成为当地著名的大老板。

    阿秀也跟着林老实跑了许多地方,见识了许多新鲜的服装款式,对服装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想去专门的学校进修。

    林老实得知她的想法后,没有一点意见,跑关系,找门路,送她去学习。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大事业,也为了不跟她分开,林老实决定去沿海。

    这次一去,他们可能很多年都不会回来了。

    临走前,林老实带着阿秀回了一趟乡下,主要是去看阿秀的父母兄弟姐妹。

    李红霞听说了这个消息,赶紧跑去了隔壁村。

    她去的时候是中午,家家户户都在家里面做饭,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李红霞走到梁家,在院子外,就听到了梁家院子里传来的欢声笑语。

    她隔着门缝,看到林老实这个村里人人称颂的大老板没有丝毫的架子,蹲在水井边,一手拎着条鱼,一手拿着刀在杀鱼刮鱼鳞。

    过了一会儿,阿秀蹬蹬蹬地跑了出来,凑在他身边笑眯眯地问:“好了没啊,妈就等着鱼下锅呢!”

    说话间,她悄悄塞了一颗葡萄进林老实的嘴里。

    小两口笑嘻嘻的,似乎杀一条鱼也有无穷的乐趣。

    林老实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很快就把鱼收拾好了,洗干净,拿了起来,往厨房走去,边走边说:“妈,鱼弄好了,还有什么要弄的?”

    厨房里传来梁母带笑的声音:“不用你忙活了,你休息一会儿,吃点冰西瓜,让阿秀去抱着一捆柴进来。”

    “好。”林老实嘴里应着,人却跑到了屋檐下抱柴。

    李红霞在门外看到她嘴里不孝顺,不体贴几年都没见过的儿子,对着另外一个女人亲切地喊妈,忙前忙后,不亦乐乎。心里很不是滋味,林老实真的不孝顺吗?

    这几年,谁提起他不竖大拇指。他给梁家老两口在县城里买了一套房,每次回来都大包小包地拎到梁家,还给梁家的两个儿子在城里搞了工作。现在梁家两个儿子都在城里上班的上班,做生意的做生意,全在城里安了家。

    林家这边,林老大两口子也进城了,林老大去看仓库,林大嫂去做了售货员,看样子也不打算回来了。林大姑的几个孩子也一样进城了。

    所有人都跟着林老实发达了,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好日子,只有她这个亲妈,一点好处都没沾到,每个月只有三块钱,而且这三块钱还都是过年邮局直接汇给她的。

    前些年,三块钱还能买三十斤稻谷,现在连十斤都买不了了。钱越来越不值钱,可她跟刘大生的年纪大了,挣得越来越少。而且这几年,家里但凡有点钱刘大生都拿去买酒喝了,根本没有结余。老两口没少为这个吵架,一吵,刘大生就怪她,怪她溺爱刘亮,害了刘亮,害得他没了后,直嚷着都断子绝孙了,他不喝酒留给谁?

    家里的经济越来越紧张,好几年没怎么下地的李红霞不得不下地干活,肩挑背驼,比以前辛苦好几倍。

    可这一切换来的只有无止境的埋怨。刘亮临死时怨她,刘大生也怪她,她好像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可她哪里对不住他们爷俩?她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他们,也一直向着他们,换来的是什么?无止境的埋怨。

    直到这时候,李红霞才后悔了。她后悔对刘亮太过偏心,对大的两个儿子不公平了。他们以前对她多孝顺啊,要是她稍微公正一点,是不是老三就不用死了,老大老二也不会跟她离了心?

    可再后悔也已经晚了。李红霞抹了一把泪,忽地听到里面的人提起了她。

    梁父递了一支烟给林老实,问他:“你们这次去南边,过年都不一定能回来吧,要不要去看看你妈?”

    林老实淡淡地说:“不用,没什么好看的。”

    李红霞如遭雷击,在梁家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终是没有进去自取其辱,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家里冷锅冷灶的,什么吃的都没有,而刘大生正坐在桌子边喝酒,面前摆了一堆花生壳。瞅见她进来,刘大生眼皮抬了起来:“去见你那个好儿子了?他给了你多少钱?”

    李红霞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一点意思都没有,她木然地坐在那里不吭声。

    喝得半醉的刘大生见她不说话,抄起空酒瓶就砸了过去:“你死人啊,问你话呢?赶紧去做饭,不做饭,就滚,你吃老子的,喝老子的,还给老子摆脸色!”

    李红霞再也忍不住爆发了,捡起地上的碎玻璃砸了回去:“我不欠你的,要不是你嫌我带着两个拖油瓶,我为什么要偏心刘亮,苛待大根和阿实,你还怪我……”

    刘大生也火了:“你好意思提亮子,要不是你,我的亮子怎么会死,都是你这个女人,亮子才走了歪路,他拿回来的麦乳精,你喜滋滋地拿去孝敬你的老娘!”

    “说得他孝敬你好烟的时候,你没说,我儿子最能干一样!”

    ……

    下午,林老实就带着阿秀,挥别了梁家人,去省城,坐飞机,去了南边沿海。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林老实听到了久违的系统的声音。

    系统:恭喜你达成老实人成就!

    林老实一怔:这也是任务?

    他以为这是他的人生。

    无数的光点在他的眼前汇聚,然后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小人,小人挥舞着翅膀,绕着林老实的座椅转了一圈,四周变得模糊,周围的人仿佛离他越来越远。

    最后金色的小人飞到了林老实的面前,兴奋地说:主人,恭喜你通过考核,成为时空管理局的第一位管理员,我是你最忠诚的下属小金。

    林老实看着这陌生的虚空,脸色大变,嗖地一下出其不意地伸出手,抓住了小金:我不要做什么时空管理员,你放我回去,我就放开你,不然,咱们一起死!

    小金似乎没想过它的主人这么凶悍,吓傻了,哇地一声大哭出来,哭得格外凄惨。

    搞得好像他在欺负小孩子一样,林老实头大,揉了揉额头,跟小金商量:你送我回去,我就放开你。

    小金打着嗝:这个,管理员一旦选定,是不能更改的。

    林老实恼火:你们这还要强制中奖是吧?没有这个道理。

    小金委屈巴巴地说:是你自愿绑定系统的啊,要不是系统,你老婆早死了。

    这倒是。林老实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世上没什么事是不可能,肯定有办法能回去,你说吧,要怎样我才可以回去?

    小金不解地望着他:很多人都想当时空管理员,你为什么还要拒绝?

    虽然不知道这个时空管理员是什么东西,但权力肯定很大。所以小金说的也没错,但是他,林老实握紧了拳头:阿秀还在等我,我说过这辈子不会再离开她!

    闻言,小金松了口气:这样啊,你不用担心,时空管理员的生命漫长,未免管理员跟所辖的小世界生命产生情感纠葛,造成徇私舞弊等情况,所以允许时空管理员拥有一名伴侣。阿秀作为你的法定配偶,可以常驻时空管理局。

    林老实听说不用跟阿秀分开,凝重的表情总算放松了一些。

    小金见了,挣扎了两下,哀求道:主人,那可以放开我了吧?

    林老实松开了手。

    小金重新扇动着翅膀,飞到半空中,小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个大屏幕,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女人的头像,有江圆,有杨母,有沈蓉,有小五,还有林大嫂……

    小金:主人,你目前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那就是从屏幕上挑出时空管理局的二号管理员候选人。

    林老实抬起头,看着屏幕上方一个个熟悉的人影:为什么都是女性?

    小金:根据是时空管理局的规定,为了平衡性别比例,单号管理员为男性,双号管理员为女性,请主人选一个。管理员要求具有公正、客观、坚韧、克制、经得起诱惑这样的品质,因为管理员拥有超出常人的力量,不滥用权力、经得起诱惑才能公正公平地行事。

    林老实点头一示明白。他的目光划过这些女性的头像,最后停留在了江圆和沈蓉身上。

    江圆善良正直,知错能改,是个品行优良又非常优秀的女性。同样,沈蓉也是一个优秀、勇敢的姑娘。

    这两个姑娘都很好,不过二选一的话……

    停顿片刻,林老实做出了选择:沈蓉!她更冷静,有勇有谋,善良又不失原则。

    相比较,江圆要冲动得多,沈蓉比她更合适。

    小金点头,挥动翅膀,对准屏幕上沈蓉的头像一挥,转眼间她的头像便消失了。

    林老实怔怔地看着消失的头像,问道:沈蓉也还是老实人不背锅系统吗?

    小金摇头:她是原配不甘系统。主人,接下来我要给你讲解时空管理员的日常工作,维护小时空的正常秩序,保持每个时空的通道正常运转,消除时空通道的垃圾,清除会造成小世界崩溃的异常因素……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感谢大家滴支持,麻烦全订的小天使评一下分,么么哒~

章节目录

老实人不背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鸿彩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老实人不背锅[快穿]。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