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99章 孤家寡人乔子铭 (一更求首订)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伊莹不哭了,乔伊灵莞尔一笑,两个小小的梨涡在脸颊上绽放摇曳,平添了几分灵动俏皮,水眸盈盈动人,粉唇潋滟水润。

  “不哭了?我现在发现你的优点了,很会审时度势啊。小小年纪就有这份眼力,你很好,将来一定很有前途。”一番话不知是褒是贬。

  乔伊灵也不管乔伊莹是什么想法,自顾自地继续开口,“现在你说,是不是五哥故意动手甩你。你是当事人,总比一旁看的小厮和丫鬟要清楚的多。”

  乔伊莹倔强地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乔伊灵也不生气乔伊莹不说话,“你不说话是默认了?还是你心虚了,因为不是五哥伸手甩你,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你故意挡五哥的路,你知道五哥讨厌你,肯定不会允许你触碰他。于是你就抓住了这一点,故意伸手抓五哥,当五哥缩回自己的手,你就装作被五哥甩出去,是不是这样?”

  “你胡说!就是他讨厌我,所以故意甩我出去!”乔伊莹想都不想地反驳。

  “你确定?”

  “确定!”

  乔伊灵又问乔子铭,“四叔,我想问问乔伊莹在岭南可曾学武。”

  乔子铭傻了,一头雾水,“伊灵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为什么问,四叔就先别管了,劳烦四叔你先回答我。”

  “不曾。女儿家该娇养才是,舞枪弄棒的算怎么回事。”乔伊灵对乔子铭的话半点都不感到奇怪。

  乔锦冷笑,“你可真疼丁芷兰生的女儿!”

  乔子铭心一缩,下意识地想辩解,但是乔锦根本不想听他所谓的解释,冷冷别过头。

  乔伊灵含笑的容颜倏地一冷,漾着盈盈春水的眸子仿佛也结成了寸寸寒冰,比地上的积雪还要冷上三分,“乔伊莹没学过武啊。那我就奇怪了,既然乔伊莹没学过武,她是怎么做到被人甩出去时,身上一点擦伤都没有。要是乔伊莹学过武,我倒是不觉得奇怪了。

  学武之人在受到伤害时,肯定会有一定的警觉性。假设乔伊莹学过武,她被五哥甩出去时,下意识地知道保护自己,尽量避免裸露在外的身体受到伤害。

  但问题是乔伊莹你根本没有学过武,你不是被我五哥甩出去了?你看看你的脸你的手一点擦伤都没有,你这是怎么被甩出去的?别跟我说什么,我五哥下手不重,所以你一点事情都没有。好,既然我五哥下手不重,那么你乔伊莹怎么连站都站不稳,就这么被我五哥甩出去?”

  乔伊灵方才在远处的确是不能确定,乔伊莹到底是被乔锦甩出去的,还是她自己做戏倒下去的。两样都有可能。如果是前者,那么乔伊灵真是不能不夸乔伊莹一句,厉害!小小年纪就能对自己狠得下心来,长大了绝对是号人物啊!如果是后者,那么乔伊莹还是不能对自己下狠心,对自己狠不了的人,她的成长空间到底有限。

  乔伊莹后知后觉地举手一看,这简直是做贼心虚,不打自招啊!

  丁芷兰的面色也是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乔子铭是武将,他比乔伊灵在这方面还是行家。方才,乔子铭是被丁芷兰和乔伊莹弄得心浮气躁,根本没那功夫想那么多,现在经乔伊灵这么一提醒,见乔伊莹嫩白的双手毫无伤痕,小脸上除了泪痕外,也是什么都无。被人甩倒在地,怎么可能是这样!

  乔子铭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他被自己的女人和女儿欺骗了。乔子铭心里无端涌起一股怒火,从胸膛向四肢燃烧,气得他忠厚老实的脸上也露出了愤怒的红色。

  丁芷兰见状不妙,当即对着乔子铭落泪哭诉,“老爷,八小姐是太苦了啊!您知道八小姐这段日子过得有多苦嘛!她日日要跪一个时辰,稍微有一点不好,邹嬷嬷便会厉声指责,轻则打板子,重则打耳光。老爷,八小姐虽说是庶女,但她也是您捧在手心上的女儿啊!

  八小姐是一时想不开才会做这种蠢事,千错万错都是妾身的错,老爷您要罚就罚我吧!可怜我哥哥去世的早,要不然妾身和八小姐好歹能有个依靠啊!”

  乔子铭刚升腾的熊熊怒火瞬间被浇灭了。是啊,丁兄是为了救他才死的,自己在丁兄死前答应过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丁芷兰一辈子。当年如果不是他做错事,丁芷兰肯定能嫁到小户人家当正妻的,她生的儿女也会是嫡子嫡女,哪里会——

  乔伊灵察觉乔子铭眼底的松动不忍,心里冷冷一笑。丁芷兰好大的本事啊,乔子铭原本已经气得想杀人了,可丁芷兰短短的几句话便打消了乔子铭的怒火,反而让他生起怜惜之心。虽说这大多是靠丁芷兰死去的哥哥,但丁芷兰这份本事不能小觑。

  “丁姨娘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什么叫乔伊莹苦,她哪里苦了?每天跪嫡母的牌位一个时辰这叫苦?这话要是传出去,将来怕是没人愿意娶乔伊莹了。

  还有你别总是拿你那死去的哥哥说事。是,我不否认你的哥哥是为了救四叔死的,四叔是欠你哥哥一条命。但是其他人可不欠你们丁家人。我四婶是怎么去世的?我四婶是怎么一尸两命的?这都要拜你丁芷兰所赐!

  别说什么你不是故意的,别说什么你不想的。这样的鬼话你还是留着糊弄四叔吧。我不是四叔,我肯定是不会怜惜你的。你愿意拿你死去的哥哥来让四叔心疼让步,这是你的事,我们没必要为了你那死去的哥哥让步心疼。说真的,我挺同情你哥哥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相信你哥哥肯定是希望你能当一个正室,有乔家人为你撑腰你在婆家一定能过得不错,但是你不知足啊!你就是喜欢给人当小妾,生下的孩子永远比嫡出的低一头。你死去哥哥的亡灵也一直无法得到安息,每每都得被你提起利用,反正换做是我,我是一定不乐意,死了都得不到安静。”

  “伊灵你怎么能这么说!”乔子铭很愤怒,丁芷兰的哥哥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乔伊灵无视乔子铭的愤怒,婉约淡雅的眉眼间覆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丁芷兰的哥哥是四叔你的救命恩人,又不是我的!如果没有四婶的事,我们乔家都会对丁家人感激不尽,因为丁芷兰的哥哥救了四叔你的命。

  可是如今呢?四叔你还记得四婶吗?一尸两命啊!你知道五哥失去母亲的痛吗?你知道五哥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别说五哥,你知道祖父这些年过的又何曾开心过。当初祖父是费了多大的功夫才为四叔你求娶成功四婶。当年祖父在李家人面前是许了重诺,他一定会好好待四婶,让四婶在乔家过得比在娘家还好。

  祖父遵守了自己的诺言,我敢说一句,祖父总共有五个儿媳妇,但他对四婶是最好的,真的是将四婶当成了亲生女儿一般对待。可是四叔你呢?丁芷兰的哥哥是救了你一命,但四婶和她腹中孩子两条命没了,因为丁芷兰没有了。

  五哥成了没娘的孩子,祖父成了背信弃义的小人。四叔你呢?你对害死四婶和她腹中孩子的凶手可谓是关怀备至,仍然记得她们是你救命恩人的亲人,你又何曾记得过四婶啊!

  有些话我一直想说,但那些话不是我一个当小辈的该说的,可是今儿个我还非要说了。人都说,活人是比不过死人的。因为人死了就永远留在某人的心里,任你活人如何努力,你也动摇不了她分毫。可要我说,我觉得有时候死人是比不了活人的。

  因为活人一直陪伴在你身边,而死人她已经死了,不会哭不会笑,她的音容笑貌也会渐渐在你的脑海中消失。陪着你的那位活人呢?她会哭会笑会体贴你,数年的朝夕相伴,你会习惯她的存在不是吗?

  四叔你认为我的话有道理吗?丁芷兰对你的影响很大吧,你都快回到乔家才给祖父送信,四叔你是个老实人,这样的事情你做不出来。唯一的解释就是丁芷兰在你耳边撺掇。

  还有你们在岭南这么多年,你竟然让乔伊莹喊丁芷兰娘。我只问四叔一句,如果我四婶还活着,四叔你会这样做吗?

  所以说,死人有时候是比不过活人的。可怜四婶和她腹中的孩子被人害的惨死,而四叔你能记得的永远都是丁芷兰哥哥对你的救命之恩。”

  乔锦的双眼渐渐模糊,豆大的泪水一滴一滴落下,眼前又浮现她娘满身是血的场景。五妹说的对,有时候死人是比不过活人的,最起码在乔子铭这个男人眼里正是如此。

  乔老太爷是最心酸的,谁知道他心里的苦啊。他是最重信用的,可是结果呢?他背信弃义了,就连害死老四媳妇的人他都不能动。多年的好友每年到了老四媳妇的忌日都要来刺刺他。心中的那根刺是越来越深,越来越痛,谁知道他心里的苦。今天心中的苦被乔伊灵说出来,乔老太爷的心情复杂莫辩。

  乔子铭的喉咙里仿佛塞了一铁块,沉甸甸的,梗在喉咙处堵住了他所有的话。他朝乔锦的方向看去,乔锦落下的泪水仿佛是滚滚熔岩,烫的他的心都融了。再看一眼乔老太爷,老父似乎比记忆中的老了许多,鬓边的白发如雪,脊背弯曲佝偻。是什么使父亲弯下了脊背?是不能信守承诺的痛苦懊悔。

  丁芷兰心慌意乱,她忽然发现她和乔子铭之间好像架起了一座天堑,将他们的心远远隔开,她好像再也不能把握这个男人,好像再也不能将这个男人捏在手心,好像——

  “还请祖父原谅,伊灵方才的话里对长辈多有不敬。”

  乔老太爷挥挥手,语气疲惫沉重,“不怪你。你说的很对。你今日说的很多话都是我想对他说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老四你听好了,为父生了你养了你,没有哪里对不起你的。父亲的责任,对你,为父是全都尽到了。

  因为你乔子铭是我的儿子,所以我容忍了丁芷兰和乔伊莹两个,欠下救命之恩的是你,不是我们乔家。就你这些年对丁芷兰的照顾,我可以说一句,你所谓的救命之恩早就还了。不,应该说更早,在你媳妇儿还有你第二个儿子没了命时,你就已经还清了。

  算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在你心里怕是那份救命之恩永远都还不清还不完。但你听好了,家里因为你容忍了丁芷兰害得你媳妇儿一尸两命。这已经是家里能为你做到的极限了,

  从今往后,若是丁芷兰和乔伊莹还有什么过分举动,我是绝不会在看你的面子放过她们两个。

  老四啊,你好自为之吧。至于乔伊莹今日陷害嫡兄,打她手心二十板子吧。若是还有下次,谁都救不了她,老四你记住我的话。

  老大,跟我回去。”

  乔老太爷艰难转过身,步履蹒跚地往回走。乔子诺没有立即跟上去,反而上前两步来到乔子铭身边,同时伸手拍了拍乔子铭的肩膀,“老四,你是兄弟里最老实最重情的一个。这是你的优点同样也是你的缺点。你对丁芷兰的兄长有愧,转而将这份愧疚全都转移到丁芷兰身上,我只问你一句,你对锦儿的娘还有你那无缘长大的孩子又是什么想法?难道他们就不可怜,你对他们就没有愧疚?”

  乔子铭如遭雷击,脑袋混沌一片。

  “乔子铭你听好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以前我觉得你很可恨,但是现在我觉得你很可怜,你是一个既可怜又可恨的男人。五妹,我们走吧。”

  乔锦说完也不给乔子铭反应过来的机会,拉着乔伊灵离开。

  所有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乔子铭、丁芷兰还又乔伊莹。这时,乔伊莹也不敢哭了,小孩子对危险的感知是敏锐的,她觉得现在很不正常,紧紧闭上了嘴巴。

  茫茫天地间,雪花飘扬,万物寂静,耳边只有寒风呼啸,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孤家寡人!

  蓦地,乔子铭脑海闪过这四个字。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上架哦!连发5章,每章4000字,总共2000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