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697章 想逃 被抓(二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兰心现在全心全意地照顾乐乐,一时间都没有功夫去找韩东东算账。这倒不是吕兰心忘记了韩东东害乐乐的仇。而是对吕兰心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乐乐,没有什么比乐乐更重要。

  那时候吕兰心咬死了东东,恨不得上去亲自动手将韩东东弄死,那是因为她以为乐乐怕是过不去生死大关。唯一的亲生儿子很有可能会没了性命,这对吕兰心来说简直是比死还要痛苦!

  满腔的痛苦绝望还有伤心几乎能将吕兰心给逼疯!如果不找个地方宣泄这些负面情绪,吕兰心可能真的会随着乐乐出事而疯魔到自杀!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乐乐平安了,乐乐不会死了。对吕兰心来说乐乐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只要照顾好乐乐的身体,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暂时放到一旁的,这就是吕兰心的想法。

  韩飞扬也是这样的想法。活了二十多年,韩飞扬是真没想到他居然有个儿子!吕兰心居然为他生了个儿子。知道乐乐是他的儿子,韩飞扬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反而有种很新奇的感觉,他居然做爹了?乐乐是他的儿子啊!乐乐是他的血脉传承啊!

  在看到乐乐额头上的那硕大的伤痕,韩飞扬的心疼了,比他自己受伤都觉得疼。可能这就是为人父的感觉吧,韩飞扬在心里想着。

  在乐乐逐渐脱离了危险,韩飞扬无数次张口想问吕兰心,乐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韩飞扬不知道该如何问,也不知道从何问起,他和吕兰心——

  韩国公世子还有韩国公世子夫人则是满心沉浸于他们有了一个亲孙子的喜悦中!

  孙子啊!他们盼着韩飞扬给他们生个孙子,可是盼得眼睛都要绿了,可盼了那么久,都没盼到。如今平白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可爱的孙子,他们高兴啊!

  所以一时间还真没人去找韩家二房算账。

  但是韩家二房的人紧张啊!

  韩二老爷得知乐乐平安无事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乐乐这次没事,东东的惩罚想必也不会有多重。”

  “呸!那乐乐算什么东西,能跟我的孙子相提并论吗?要我说,公公就是偏心!那时候不知道乐乐是飞扬的儿子,他的心就时偏的!现在知道了乐乐是韩飞扬的儿子,一颗心更是偏到旮旯里了!”

  “你也别说什么偏心不偏心的了,现在重要的是东东!”韩二老爷皱着没打断林氏的话。

  林氏的目光投向他的儿子和儿媳,心里的火气无处发,干脆全都朝着这两个人了,“都怪你们两个,要不是你们两个没教好东东,让他的脾气变得那么暴躁!东东能惹出这事啊!”

  被骂的两人低下头,心里却在腹诽,他们这当爹娘的有机会教东东吗?林氏恨不得将东东捧在手心里,谁也不许靠近一下,就是他们这两个当爹娘的都很少有机会能教东东什么。东东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林氏教出来的才是!

  林氏的这一对儿子和儿媳懦弱惯了,他们根本没有胆子跟林氏顶嘴,被林氏骂了,也只能低着头,闷不做声。

  林氏骂了人,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不少,“不行,不能等到大房的人反应过来,咱们先把东东送到京城的庄子待上几个月,东东不在,我就不信他们能做什么!”

  韩二老爷皱眉道,“这样不好吧。东东是做错事了,你这直接把人送走,这不是故意逃避嘛!父亲最讨厌的就是敢做不敢当的懦夫行为,你这么在,是在触怒父亲。”

  “触怒就触怒呗!我现在还在意什么啊!你看看父亲有多偏心!反正我是没眼看了。东东要是真的等大房的人处置他,你看看大房那些黑心肝的人都能做出什么事!

  东东才四岁啊,他做错点事情怎么了,凭什么一个一个的喊打喊杀,而公公呢,他就在一旁听着,居然都没有训斥他们!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父亲心里也是赞同他们的话!”

  “乐乐没出事,东东再受惩罚也是有限的,你——”

  “有限?什么叫有限?不死就是有限?被打个半死不活还是有限?反正我是不相信大房那些人能对咱们二房存什么好心。现在逮到机会了,他们肯定恨不得整死我们!

  我是不能看着东东被他们给害惨!我是必须得把东东送出去!这件事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反正我已经决定了!”

  林氏一副“无论你怎么说,我都决定那么做的模样”,让韩二老爷瞬间没了话说。林氏在二房向来强势,不但将儿子儿媳妇压下,韩二老爷的一甘小妾压得服服帖帖,就连韩二老爷有时候也被林氏给压了下去。

  林氏做了决定,立马就行动起来。

  韩家因为乐乐的原因,是没怎么注意韩家二房,但是祁云注意着啊。

  祁云在知道林氏要做的事情,忍不住和乔伊灵说,“林氏的胆子倒是大,趁着外公他们的心思都在乐乐的身上,暂时没工夫处置东东,她居然能想到将乐乐送出京城。”

  “没送出去吧?”乔伊灵问道。

  “当然没有,有我的人看着。林氏还没这机会。”祁云是连声“二舅母”都不愿意叫了,林氏的所作所为是半点都让他看不上,更不配当他的长辈。

  “事情拖得也有些久了,我去一趟国公府吧。”过了片刻,祁云说道。

  乔伊灵立马附和,“我跟你一起去。”

  “你还是呆在东宫吧。上一次你在国公府打了林氏一巴掌,别看外公和母妃没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你在国公府太强势,你让母妃心里怎么想?

  强势,就交给你的夫君我。我是母妃的儿子,我做得再过火,母妃也不会说什么。”

  乔伊灵努努嘴,别看太子妃平时对乔伊灵有多好,就跟对亲生女儿似的。实际上,这公婆之间的关系还真是比较复杂,没事的时候还好,这一旦遇到事情,那问题就多了。

  乔伊灵不说话了,因为她知道祁云一定能将素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很完美。

  祁云选择去韩国公府的时机很好,正好是林氏派人将韩东东送出京城的那一天,不,更准确的说是那一刻。因为就在下人刚带着韩东东出现在国公府的角门,祁云就出现了。

  “怎么从角门走呢,国公府的小少爷再怎么也是得走大门的不是。”

  下人是见过皇太孙的,在见到皇太孙这忽然出现,顿时吓得跪下。韩东东这会儿也害怕了,他已经知道自己这一次做错了,但是到底做错了什么,韩东东还是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他会受很大很大的惩罚。

  韩东东平时就是被打一下都会哭上半天,这一次说不定要被打上好几十下,甚至好几百下,他怎么能受这样的苦呢!奶奶(林氏)跟他说了,只要他出去躲上几天,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可是谁来告诉他表叔怎么会在这里啊!

  “本殿看这下人的腿是软了,他抱不动东东了,东风你来抱。”祁云淡淡吩咐。

  东风应了一声,“是。”

  祁云来了国公府,很快就有人禀报了韩国公,同时林氏打算将韩东东送出京城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韩国公世子夫人气得眉头倒竖,“好一个林氏!她居然能想到将东东送出京城!她以为把东东送出京城,这件事就算完了?休想!哪怕是人去了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把人给抓回来,给乐乐一个公道!”

  韩国公世子拉了下韩国公世子夫人,“说什么气话呢,有父亲在,肯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韩国公世子说的时候,目光直直地看向韩国公。

  韩国公世子这点小把戏当然瞒不过韩国公,“少拿话挤兑老子!都一起去吧,乐乐的事情也该有个说法了。”

  显然韩国公是决定今天将这件事处理掉。

  韩国公和韩国公世子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喜色,这一次林氏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要是东东真的被送出京城,还叫人找不到,指不定这件事还能拖拖,不过要说拖到事情没了,那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就是拖延被惩罚的时间罢了。

  可是这会儿韩东东没被送出京城,这人被皇太孙给堵了回来!这事情就有意思了。韩国公最讨厌的就是那敢做不敢当,遇到事情就逃避的孬种!这会儿林氏的行为是触到了韩国公的大忌了!

  林氏真是昏头了,要不然也不会出这样的昏招!

  不过这昏招出的好啊!真是太好了!

  韩国公世子和韩国公世子夫人在心里美滋滋地想着。他们的宝贝孙子差点被害的没了命,他们心里可是存着一口气呢!

  韩东东被东风抱着,他不停在东风的怀里挣扎。一个四岁的孩子力气能有多大,别看东风长得清秀,身上也没多少肉。但是人家可是在龙虎山上跟祁云一起度过了十几年,就是看也看会了不少招式好嘛!对付一个四岁的孩子那不要太简单。

  林氏在看到东风怀里抱着的东东,眼睛瞬间睁得极大。

  东风在来到花厅后,就放开了韩东东。

  韩东东一见到林氏,小胖腿跑得飞快,直接冲进了林氏的怀里,“奶奶!”

  林氏的心慌乱极了,要是东东被送出京城那还说,反正到时候韩国公就算生气,林氏就直接用滚刀肉的回答,东东不在了,有本事就冲着她来!

  可问题是东东这会儿没被送出京城啊!这就有大问题了!

  祁云对韩国公点头,“外公。我今天来国公府可真是热闹啊。以前来国公府都是走大门的,今天心血来潮想走角门,没想到我就这么一次心血来潮,居然就能碰到东东。真是巧啊。”

  韩国公嘴角抽抽,他这个外孙的心眼真是够多的,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既然来了,就一块儿听听吧。”

  祁云当然不拒绝,要是韩国公的处置有所偏袒,当然,偏袒乐乐就行,偏袒东东就不行了。乐乐那里可有韩飞扬和公孙如玉两个。韩飞扬是祁云的表哥,吕兰心是乔伊灵看重的好姐姐。人心是偏的,祁云的心也是偏的,他的心是偏向乐乐的。

  “林氏,你的胆子很大。”韩国公扫了一眼林氏淡淡说道。

  林氏的心猛地提起,在韩国公府这么多年,林氏也算有些了解韩国公了。要是韩国公冲你大声骂,甚至对你凶狠,那说明你在韩国公的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

  比如韩飞扬从小到大被韩国公骂的惨吧,可是韩国公最看重的孙子就是韩飞扬。

  比如韩雨桐那时候自感下贱,倒贴着想给祁云当妾,那时候韩国公也狠狠骂了韩雨桐一顿,那是恨铁不成钢地骂。

  但是这会儿轮到林氏了,就是这么淡淡的一句,没有丝毫的情绪,甚至都没有指责林氏一句,只是这么一说。

  林氏心里清楚,韩国公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气她要将乐乐送出京城的做法!

  但是林氏觉得她没错!

  “公公何必指责我。我不觉得我做错了。看看大嫂,再看看吕兰心,她们两个多厉害啊,对乐乐是喊打喊杀。要是我不把乐乐送出去,我的乐乐还有命吗?

  公公,你就算偏心,也不能那么偏心啊!乐乐是你的曾孙,我的东东难道就不是你的曾孙了?乐乐的身份说白了还不上东东。乐乐的生母不过就是一介商妇,身份卑贱!还是一个嫁过人,不愿意给丈夫守寡的寡妇!

  这么一个女人生下的儿子,怕是连外室子都不如!”

  林氏说这话时,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吕兰心,那话就是在骂吕兰心的。

  “吕姐姐,伊灵在东宫很是想你。等这件事结束,你不如去东宫看看伊灵。对了,还有阿瑾和阿瑜,他们两个还没见过你这个姨呢。”祁云对着吕兰心温润说道。

  祁云对吕兰心的态度非常好,就跟对家人一样。

  吕兰心知道祁云这是在给她做脸,她自然不会不领情,于是说道,“我是许久没见过伊灵了,还真是很想念伊灵,等乐乐的身体好一点,能下床了,我就去东宫见伊灵。还有伊灵生了一对龙凤胎,我一直听人说,但是我还没见过呢。”

  “那吕姐姐去了东宫,可得好好看看阿瑾和阿瑜,他们见到你这个姨,想必也会很喜欢。”

  林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祁云就是在打她的脸!她才说了吕兰心的身份卑贱,祁云这个皇太孙转头就喊吕兰心“姐姐”,还让他的孩子喊吕兰心当姨!这就是在抬高吕兰心的身份!

  林氏好恨啊!恨透了大房不讲亲情,赶尽杀绝,也恨祁云的偏心眼!同样是舅舅,凭什么只跟大房好,对他们二房就像陌生人!

  跟吕兰心寒暄完,祁云才慢悠悠开口,“外公,我是你的外孙,这是韩国公府的家事。按理是我不该插嘴什么的。但是伊灵一直说,她是吕姐姐的娘家人。如今吕姐姐被人欺负了,我要是不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回去后,我都没脸见我媳妇儿了。”

  韩国公嘴角抽的更厉害了,这是当众说他自己惧内?

  “说吧。”韩国公淡淡道,就是他不说,祁云也会继续说下去。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错的全在二房。我承认,东东的确只有四岁,他年纪还小,是个孩子。但是年纪小,是个孩子不能成为他的护身符,让他无所忌惮,做什么都原谅他。外公,你说是这个理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