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692章 燕王死(一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江利仁,章平帝连问一问的心情都没有。左不过江利仁是一个野心家,看中了燕王,所以暗地里投靠燕王,和燕王一起暗中筹谋,指望将来得一个从龙之功,也好位极人臣。

  只有祁云和肖赟知道江利仁投靠燕王的原因,野心什么的怕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对丽妃的情才是最重要的。不过这话,祁云没有说,肖赟也没有说。祁云是因为知道章平帝因为燕王的事情伤了心,不忍再伤章平帝的心。而肖赟就更简单了,当臣子的难道要对皇上说,皇上啊,你很有可能被你的臣子戴了绿帽子了!

  不过肖赟觉得江利仁对丽妃也就是一厢情愿吧,丽妃对江利仁怕是没什么。燕王更不可能是江利仁的孩子。皇宫守卫森严,江利仁没有就机会和丽妃做什么,最多也就是江利仁对丽妃心怀不轨,丽妃有没有对江利仁有什么想法,那就不知道了,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

  现在丽妃死了,江利仁的结局左右逃不过一个死字,丽妃更是已经没命,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江利仁毫无疑问地被处死,江家所有人也一同被处死,只有江家最小的两个不到六岁的孙子被留了下来,但是孩子也被编入了贱籍,注定这一生怕是都没有什么作为了。江老夫人在圣旨到达江家后,苦笑连连,还是走到这一步了!还是走到这一步了!江利仁你个畜生,把自己害死了还不够,居然还要连累一家人!你为什么不早点去死!为什么非要害家里人!

  可惜江老夫人再怎么嘶声怒吼,也没有人知道,江利仁也不会知道,只有等到他们在黄泉路上相遇后,江老夫人才能痛快地找机会狠狠骂江利仁了。江老夫人唯一庆幸的是她的两个孙儿还活着,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虽说入了贱籍,但是人还活着,那就有希望。

  江老夫人只希望两个孙儿能平平安安地长大,再也不要牵扯到这些是非阴谋中,这就是江老夫人最大的期盼了。

  江家不到短短的三天就彻底覆灭,而燕王也平静地喝下了章平帝赐下的毒酒死去。燕王府所有人都被圈进在燕王府,终身不得外出。至于在外面的燕王世子,他的行迹倒是很好追查。燕王世子在地方被捉住以后,立即就被押解进京,等到了京城,他也会被关进燕王府,再也不能出来。

  燕王世子还未成亲,而燕王还有两个庶女,柳姬腹中未出世的孩子,这些孩子的前途也是彻底断了。章平帝会不会想起他们,给他们一个归宿这也是未知之数。不过他们的归宿也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哪有人愿意娶叛乱贼王的女儿,就是娶了肯定也不会好好对人家。

  燕王世子更别提,以前在别人眼里,燕王世子还算是一个如意郎君的人选,这会儿谁要是嫁给燕王世子,那就是倒了八辈子邪霉了!

  还有河南那里,河南的官员抱成一团,欺上瞒下,甚至连皇孙都敢杀害,章平帝是容不下河南的人了。于是章平帝下了一道圣旨,命令河南附近的守军大军在河南镇边驻守,又派了钦差狠查河南,凡是被查到的,无论官职大笑,通通被抓起来!章平帝甚至还给予钦差先斩后奏的权力。

  燕王的事情沸沸扬扬的起来,同时也以沸沸扬扬的结果结束。这段时间,京城可以说是风声鹤唳,根本没有多少人敢大声说话,谁不知道章平帝的心情不好,生怕这一个不好就戳到了章平帝的心头上。

  在这个时候,韩飞扬去了东宫。韩飞扬这次来东宫不是看太子妃,也不是去看祁云,而是去看黄良娣。祁枫死前要他转告给黄良娣的话,他要亲口转告,这是他对祁枫的承诺。

  不过这一次韩飞扬的事情办得不是很顺利。

  太子妃正和乔伊灵一起逗阿瑾和阿瑜,两个孩子长开了,相貌是愈发的可爱伶俐,瞧着就叫人心都软了。这两个孩子对着太子妃也总是露出甜甜的笑容,让太子妃更加稀罕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在太子妃心中的地位一度都超过了祁云。

  太子妃和乔伊灵正开心时,下人进来禀报,“启禀太子妃,太孙妃,韩少爷去看黄良娣了,只是黄良娣好像对韩少爷有所误解,她觉得是韩少爷害死了二公子,所以——”

  太子妃和乔伊灵顿时明白了下人的话。

  黄良娣死了儿子,她是可怜的。太子妃平时哪怕是跟黄良娣再不对付,在知道祁枫的死讯时,她也是同情黄良娣的。但是这会儿太子妃真的是同情不了黄良娣,“糊涂的东西!祁枫的死跟飞扬有什么关系。黄良娣也真是糊涂了!伊灵,你跟本宫去看看。”

  乔伊灵和太子妃到时,黄良娣披头散发,双目血红,双手死死抓着韩飞扬的衣襟,“是你——是你——是你害死我的枫儿的是不是!你说是不是啊!

  我知道了,其实害死枫儿的是皇太孙是不是?是皇太孙指使你害死我的枫儿的!我知道皇太孙恨我,他怎么可能不恨我呢。在他八岁的时候,是我主使太监推他下水,差点没害死他!事后,太子也没惩罚我。

  我知道这么多年,皇太孙心里都记着当初的事情呢!皇太孙心里是恨死了我!祁云你恨我就对我黄素媛下手啊!要杀要剐你冲着我来,你为什么要对我的枫儿下手!我的枫儿是你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是不是人!”

  黄良娣说着疯狂摇晃着韩飞扬,她披散的头发也随之飞舞,瞧着愈发的疯癫。

  淑仪郡主和祁阳两个想将黄良娣从韩飞扬的身上拉开,但是黄良娣的动作太疯狂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提到当年的事情,太子妃心里就恨啊!

  “黄素媛你还有脸说!这就是你的报应!当初你也为人母,你却忍心对我的儿子下手!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当年你做的孽,如今全都报应到了你的儿子身上!”

  头发遮住了黄良娣的双眼,透过层层的青丝,黄良娣看清了太子妃和乔伊灵。

  “报应?报应?报应?哈哈——哈哈哈——报应!这都是报应!不!不是!这不是报应!而是你们故意害我的枫儿!你们好狠的心啊!你们有什么就冲我来,为什么要对我的枫儿下手!你们才会有报应!你们害死了我的枫儿,老天爷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你们的报应也一定会来!

  就是老天爷不对你们动手,我黄素媛也不会放过你们!在我有生之年,我黄素媛都会想着报仇,只要给我一丁点机会,我就会报复弄死你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我要为我的枫儿报仇!”

  黄良娣声嘶力竭地吼道。

  “黄素媛你有病!你的儿子又不是我们害死的,他是被燕王的人害死的!如今燕王已经死了,祁枫的仇也报了,你——”太子妃终于听懂了,黄良娣这是将祁枫的仇全都算在他们的头上,认为是他们害死了祁枫。太子妃怒了,不是他们做的事情,他们凭什么要认账!

  “不!燕王是直接害死枫儿的凶手,而你们是推枫儿去死的凶手!怎么,堂堂的太子妃你敢做不敢当啊?韩飞扬是你的侄子,是皇太孙的亲表哥,韩飞扬一定是受了你们的指使,逮到机会就害我的枫儿。你们好毒的心肠啊。”

  淑仪郡主听着黄良娣的话,无奈道,“母妃,我求您清醒一点吧。二哥的死是燕王害的,跟大哥还有——”

  “你住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插嘴,你——”

  “黄良娣你自欺欺人够了没有!”乔伊灵大声将黄良娣的声音压过去,水眸深沉一片,“黄良娣你心里很清楚,祁枫的死跟韩飞扬没有一丁点关系,跟皇太孙没有一丁点关系,跟太子妃更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你胡说!我的枫儿就是被你们给害死的!你们怎么能这么狠!怎么——”

  “你是想找一个让你恨的人吧!燕王死了,你再恨,再想做什么,你都做不了。但是皇太孙活着,母妃也活着,所以你想找一个能恨的人,你想报复是不是?

  不,你不是想报复,你只是心里难受,你找不到宣泄的途径。韩飞扬和祁枫一起,但是韩飞扬活下来了,祁枫死了。你心里难受,你的感受我能明白。但是我只有一句话,你说什么都可以,别说是皇太孙指使韩飞扬害死祁枫的。

  祁枫是自己心甘情愿为了救韩飞扬而死的,这一点你清楚。祁枫愿意为韩飞扬而死,不是他们两人之间有多好的关系。而是祁枫姓祁,是祁室皇族中人,他身上留祁室皇族人的血!

  祁枫说他没有辜负自己的姓,他死而无憾!说真的,在知道祁枫说了这么一句话时,我是真的佩服祁枫的。因为从祁枫的话里我看出祁枫是一个男子汉,他对得起自己身上留的血!他为自己感到骄傲!

  而你黄良娣是祁枫的生母,你该知道祁枫心里想的是什么。祁枫今生最大的骄傲,做的最开心感到最了不起的就是这一件事。你黄良娣现在却是在否定祁枫的骄傲努力。”

  “不!不是!你不愧是太孙妃啊,这张嘴皮子可真是厉害。这些全都是你自己想的,根本——”

  “真的不是这样嘛!黄良娣你拍着自己的心说不是你这样!你可以嘛!黄良娣你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也都是正确的,可是你不敢承认是不是!

  黄良娣你很自私你知道吗?其实你真没有多爱祁枫,如果你爱祁枫,你怎么可能为了让自己有一个能恨的人,就去否定祁枫做的一切,就去否定祁枫最骄傲的事。你这是让祁枫死也不得安宁!

  黄良娣你听好了,你要恨韩飞扬,恨皇太孙,恨母妃,随你。但是你不能以祁枫当理由,因为这是你对祁枫的侮辱,你这是否定了祁枫的一切!在祁枫为韩飞扬而死时,我乔伊灵佩服他,我不允许你玷污祁枫这一生最骄傲最自豪的事情。

  黄良娣你如果真的将祁枫当你的儿子,当成你最爱的儿子。那么你就好好想想你到底该怎么做吧。”

  黄良娣的手缓缓从韩飞扬的衣襟处落下,最后无力地垂在身侧,失魂落魄地倒在地下。淑仪郡主和祁阳见状连忙上前去扶黄良娣,“母妃。”

  黄良娣知道乔伊灵说的都是真的。黄良娣也知道乔伊灵的每句话都没错,她就是心里难受,她想要找一个恨得人!最该恨的不就是韩飞扬!为什么她的枫儿死了,而韩飞扬还活得好好的!黄良娣想通过韩飞扬恨上皇太孙,有一个能恨的人,她下半辈子也能好过不少。

  但是现在乔伊灵的话,让她连恨都不能恨了!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在地下还不得安宁啊!

  太子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他听到了乔伊灵的一番话,脸上已经满是泪痕,他缓步来到黄良娣身边,蹲下身,温柔地用手将黄良娣扑散在脸上的头发一点一点往后撩。

  “素媛,老大媳妇说的很对。不要因为自己的恨,让枫儿在地底下都感到不安宁。枫儿做的很好,孤高兴有这么一个儿子,祁枫配当孤的儿子!配当父皇的孙儿!咱们该以枫儿为荣才是!”

  黄良娣哭着扑进太子的怀里,“我宁可枫儿活的自私,活的不像个男人,也好过他现在就死了!枫儿还那么年轻,他就死了!这是在挖我的心啊!老天爷啊!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而是枫儿啊!”

  太子听着心里酸酸的,他的心里又何尝不难受呢,但是这会儿他还不能表现出自己的难受,“咱们还有阳儿和淑仪。”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黄良娣喃喃说道。

  祁阳和淑仪郡主一愣。

  淑仪郡主一直知道在黄良娣的心里祁枫是不一样的。人的心可能生来就是偏的,黄良娣也是如此。在黄良娣心中,她的三个亲生孩子里,她最爱的就是祁枫。祁枫在黄良娣心中的地位可以说是无人能比。

  淑仪郡主明白的事,祁阳也一样明白。

  乔伊灵看了眼韩飞扬,啧——黄良娣的手下得够厉害,韩飞扬脸上不知道被刮了几道伤痕。

  太子妃也没兴趣继续杵在这里打扰太子和黄良娣,于是喊了韩飞扬去她的宫里上药。

  下人给韩飞扬上药时,太子妃忍不住说道,“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这会儿怎么就傻了。黄良娣发疯你难道就不知道躲啊。还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叫人抓。”

  “让她抓几下也没事,我知道她心里难受。”韩飞扬叹了口气。

  乔伊灵撇撇嘴,没想到韩飞扬还是挺有良心的。

  “以后就别往黄良娣那儿去了。祁枫托你转告给黄良娣的话,你都告诉黄良娣了吧。那以后就没必要去了。别看伊灵的一番话让黄良娣清醒,事实上,黄良娣的清醒可能就是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发疯了。不过她只要不看到你,怕是就不会主动想起来。

  黄良娣生了三个孩子,祁枫是她最爱的一个,也是她最大的软肋心魔吧。”

  想到祁枫,韩飞扬也沉默了。

  韩飞扬重情,他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为他牺牲的人。

  祁枫的话题过于沉重,韩飞扬不想多说什么,转而对乔伊灵说起了吕兰心。

  “原来是吕姐姐救的你。吕姐姐来竟成了怎么都不来东宫看看我。”乔伊灵不禁开始抱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