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666章 挑拨成功(二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警告你,以后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待在府里,再敢给我出什么夭折子!我绝对不会再看在多年的夫妻情分上放过你!”

  这就是要将江老夫人禁足了。江老夫人无所谓地一笑,禁不禁足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她也压根儿不在意,她唯一在意的就是没能扳倒丽妃那个贱人!

  江利仁匆匆放完狠话,便快步离开,他还得赶紧查漏补缺,将事情解决才行。务必不能让这件事牵扯到丽妃的头上!一丁点都不行!

  三日后,安王带着马玲玉回了安王府。安王见马玲玉的脸色不好,于是劝道,“你也别多想了,父皇一定会查明真相还你一个公道。你现在要紧的是好好保重的自己的身子。你还年轻,咱们以后一定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马玲玉还是不说话,安王叹了口气。失去了马玲玉腹中的孩子,他的心里何尝不难过,可是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难过。

  安王离开没多久,黄思雅就来求见马玲玉。下人问马玲玉要不要见,马玲玉就当听不到,仍然傻乎乎地,双目无神地看向远方。没能得到马玲玉的准确吩咐,下人就让黄思雅进来了。

  黄思雅见到马玲玉没了半条命的模样,心里暗自高兴。终于有人跟她一样的痛苦伤心了。这可真是好啊。黄思雅只觉得好高兴啊!她的长生半死不活,每一次都在跟阎王爷做斗争,她活得有多苦多累啊,她有多伤心难过啊。就该多些人来陪伴他们母子一起受苦才是。

  黄思雅心里高兴不已,面上却是一片凄楚,她坐到马玲玉的床边,红了眼眶,低声道,“王妃姐姐你怎么成了这样?之前见你还好好的,我真是万万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三天啊,你就——王妃姐姐,我知道你心里的苦。

  咱们当母亲的怎么可能舍得孩子受苦呢,只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啊!我的长生身子不行,几次病危,每一次,我的心都跟刀割似的,只恨不得代替长生受苦。姐姐如今失去了腹中的孩子,您的心不会比我好受。这些我全都明白。姐姐,您真的是太苦了。”

  马玲玉忽然闭上眼睛,两行热泪不期然地落下。

  黄思雅拿帕子为马玲玉擦脸上的泪水,呢喃道,“姐姐,恕妹妹多嘴说一句,你腹中的孩子没的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太医院那么多太医都检查不出原因。说酒水菜肴没有任何问题,就是王爷,我还有太孙妃身上也都被检查过了,可还是没有问题。

  姐姐,有一句话,其实妹妹我不知道当讲还是不当讲。”

  黄思雅说着偷偷注意马玲玉的表情,见她虽然闭着眼睛,实际上却在竖着耳朵在听,“其实也是妹妹我听人说的。说姐姐你这胎的确是滑的莫名其妙,既然不是别人害的,那是不是有人克姐姐你呢?姐姐之前一直好好的,可是一坐到太孙妃身边却立即没了孩子,这未免也太古怪了吧。姐姐,你说是不是太孙妃克了你的孩子呢?”

  马玲玉忽然睁开眼睛,定定盯着黄思雅,似乎是想看到黄思雅的心里去。

  黄思雅任由马玲玉看着,脸色不变。

  “你到底想说什么?”好久,马玲玉才沙哑着嗓子问。

  “姐姐你这话问的就有意思了。什么叫我想做什么?姐姐,我是什么都不想做,这话您相信吗?我只是想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你。姐姐,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自己腹中的孩子是怎么没了的吗?

  姐姐,我曾经也十月怀胎过。那时候长生在我的肚子里,我经常会想等长生出生后会是怎么样的?他是小小的,但他一定会是世上最可爱的孩子。而我也会当世上最好的母亲,将我能给的一切全都给我的孩子。”

  黄思雅说着,脸上浮现出慈爱的母性光辉。

  马玲玉心中一动他,黄思雅算是说到她的心上了,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可能全天下的母亲在怀上孩子后,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也不例外。

  “所以当我的长生被人害成了一个病秧子,不能健康快乐地成长时,我的心才会那么痛。简直恨不得将害了我长生的人千刀万剐!让他们给我的长生赔罪偿命!姐姐,你想必也有这样的想法吧。”

  黄思雅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

  马玲玉眼底浮现出恨意。

  “我就知道姐姐你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姐姐也一定想为自己的报仇吧。”

  “你是说太孙妃害了我的孩子?我要是没记错,你跟太孙妃有仇吧。你之前跟太孙妃的五堂兄定亲,可是你嫌贫爱富,想要毁掉亲事。结果却是你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最后你的同胞兄长被害的得了脏病,而你黄思雅也身败名裂。虽说是你害人在先,可是你这种人是不会想是自己先动了歹心要算计别人,你只会想到是太孙妃害了你。我说的对吗?”

  马玲玉在得知自己要嫁给安王,她自然要将安王府的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是吗?黄思雅这个为安王生了唯一儿子的女人,马玲玉更是让人好生了打听了。

  黄思雅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忽而她又笑了,“对!全都对。姐姐果然是厉害,想来是没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姐姐。不过姐姐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你可曾想过你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姐姐,没有人害你啊!你没有被下药,也没有人撞击你,你的身子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就在你坐在太孙妃身边的那一刹那,才多久的功夫啊,有几息的功夫吗?好像就是那眨眼的功夫,你的孩子就没有了?你自己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虽说后宅里害妇人流产的手段是层出不穷,可是说真的,我是真没见过这样的手段。我除了能想到姐姐你是被克的,其他的,我是一点都想不到了。”

  马玲玉没有附和黄思雅的话,双手却悄悄紧紧抓着被子,似乎恨不得将所有的怨所有的恨全都发泄出来。

  “姐姐就当我是在挑拨离间吧。可是姐姐不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吗?姐姐自个儿还是好好想想吧。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只提醒姐姐你一句,想想你那可怜的孩子吧,他就连出娘胎看一眼这美丽世界的机会都没有啊!我一直当我的长生可怜,但他好歹出了娘胎,也好好见识过这美丽的世界了。哪怕死了,我也认了。倒是姐姐你的孩子——呵——我就不说什么了,免得让姐姐以为我是在挑拨离间啊!”

  黄思雅说完,又叮咛马玲玉好好保养身子,便离开了。

  黄思雅一离开,马玲玉的贴身丫鬟立即对马玲玉说,“王妃娘娘,您可不能听侧妃的挑拨离间啊!侧妃是自己跟太孙妃有仇,现在见您的孩子没了,所以故意往您的心上戳刀子,想要挑起您和太孙妃的争斗。娘娘您可千万不能上了侧妃的当啊!”

  马玲玉双眼无神地盯着床顶的大红幔帐,喃喃道,“我知道她是在挑拨离间。可是你不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吗?她说的其实很对啊。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我的孩子怎么就忽然间没了?为什么就在我坐到太孙妃的身边,我的孩子就没有了?这样的事情正常吗?不正常!

  我的孩子真的是被太孙妃给克的吗?还有是丽妃主动提议的,你说丽妃是不是事先知道太孙妃克我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她才故意那么说的?

  没错,一定是这样。真是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啊!以前一直当丽妃在后宫是个隐形人,现在我才知道丽妃也是厉害的很,一出手,不就把我的孩子给害死了!

  没错,我的孩子就是丽妃害死的,还是被太孙妃给活活克掉的!”

  马玲玉越说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心里的恨意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那股子怨恨几乎要冲出胸腔,让她恨不得立即咆哮!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明知道对方是在不怀好意,可是你还是会按照对方想的去想,因为你迫切地需要一个途径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恨。

  黄思雅正是抓住了马玲玉这种心理,所以才成功挑起了马玲玉对乔伊灵的恨。至于又挑起了马玲玉对丽妃的恨,黄思雅就不在意了,这事情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马玲玉恨丽妃也好,不恨丽妃也罢,这对她来说无关紧要。她要的就是马玲玉恨上乔伊灵!

  安王回来去看马玲玉,正想开口安慰马玲玉几句,谁知马玲玉立即抓着安王的手,神经叨叨,“王爷,咱们的孩子是被太孙妃给克死的!还有丽妃肯定知道这件事,所以她才会提出让我坐到太孙妃的身边。我们的孩子就是丽妃和太孙妃害的!王爷,你要给我们的孩子报仇啊!”

  安王听得莫名其妙,“王妃你这是怎么了?这会儿怎么尽说胡话。在本王离开后,谁来看过王妃了。”安王不相信马玲玉是能自己想到这些,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一定是有人撺掇的。

  “启禀王爷,您离开后,就只有黄侧妃来看过王妃。”

  提起黄思雅,安王就忍不住皱眉,“黄思雅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她和太孙妃有仇,她是故意挑起你对太孙妃的恨!你别上了她的当!”

  安王真是后悔了,怎么就没好好提醒黄思雅,让她安分一点。原以为长生病成那样,黄思雅那个亲娘忙着照顾孩子都来不及,怎么还有工夫继续挑拨马玲玉。女人果然是不能小看,只要一会儿不注意,立马就会闹出麻烦。

  马玲玉根本听不进去安王的话,这会儿她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不是的,我知道黄思雅是在挑拨我。但是她的话还是有道理的!王爷,我们的孩子就是被太孙妃给克死的,还有丽妃肯定是事先知道,所以她才特意提出让我坐到太孙妃身旁。王爷,您要为我们的孩子报仇啊!王爷,我们的孩子就连出娘胎的机会都没有,他太可怜了!”

  马玲玉说着崩溃大哭。

  “你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本王从小在皇宫长大,本王知道后宫女人互相之间落胎的手段有多厉害。太医查不出来,并不代表没有!咱们要做的就是查出真正害你落胎的凶手,而不是你在这里胡思乱想!”

  马玲玉不可置信地看向安王,喃喃道,“王爷,你难道是不愿意为我们的孩子报仇吗?”

  安王一阵头痛,“你要本王怎么为孩子报仇?你难道是要本王将你这番无稽之谈去告诉父皇不成?父皇也不会信的!王妃,以前精明聪慧的你去哪儿了!你如今怎么也变得如此愚蠢!王妃,本王知道你才经历了丧子之痛,你心里很难过。但是正因为这样,你才要赶紧振作起来,赶紧找到害孩子的凶手。这才是你该做的。”

  “我知道把这番话告诉父皇,他是一定不会相信的。但是咱们可以自己去报仇啊!王爷,您想想太孙妃害的我们没了孩子,那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也毁了她的孩子,我——”

  “你疯了!别说东宫重重把守,你根本没有机会伤害到阿瑾和阿瑜,就说你真的能得手。难道你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本王告诉你,本王做不出来!本王已经尝够了亲子受尽折磨的痛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丧天良的事情,本王是不会做的。本王也不会让你去做!你为孩子积点福吧!王妃!”

  安王说着,皱眉站起身,又叮嘱了下人好好照顾马玲玉,便去找黄思雅了。

  安王来时,黄思雅正在哄长生。黄思雅的脸上挂着慈爱温和的笑容,远远望去,这是一出很美的场景。可是安王看着却觉得恶心!

  “去将公子抱去耳房。”安王轻声吩咐。

  等到长生被抱走,安王抬手就给了黄思雅一记重重的耳光,黄思雅的脸都被打到一旁,嘴角沁出了鲜血。

  “黄思雅,你可真是不死心啊,到了这田地你还要继续兴风作浪,挑拨离间!本王看在长生的份儿上,给你三分脸。可是如今看来,本王真是大错特错!你这样的贱人,本王就不能给你什么好脸色!稍不注意,你就开始作妖,你好大的胆子!”

  “妾身不知自己做了什么,还请王爷您明言。”黄思雅淡淡道。

  “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还真说的出口。你难道没有去王妃的面前挑拨离间?你难道没有在王妃的面前说不该说的?黄思雅,你真以为你有长生当护身符,本王就不能动你吗?”安王阴森森地说道。

  黄思雅淡淡一笑,“妾身是去找王妃说了一些事情。不过妾身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在挑拨离间,妾身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至于听不听那得看王妃娘娘的。不过见王爷您那么生气,看来王妃是将妾身的话听进去了。妾身真的想问王爷您一句,难道您就真的没有怀疑过吗?

  王妃的孩子没得那么莫名其妙,除了是太孙妃克的之外,我真的是想不到第二个原因。王爷您说呢?”

  “闭嘴!本王是不会听你的蛊惑!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你的屋子里照顾长生,不许再离开房间半步!否则本王要你死!”安王说完,狠狠一甩袖子,携带着浓浓怒气离开。

  黄思雅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她要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她不在意能不能出去。只希望马玲玉能有本事一点,让乔伊灵也尝尝那刻骨的丧子之痛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