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639章 当面打脸(一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提起祁枫,太子的脸色就有些复杂了。祁枫之前一直是太子最疼爱的儿子,如今祁枫离开了那么久,没提起时还好,太子的心情还能好一点。但是现在黄良娣直接提起祁枫,太子的心情就不美了。

  “殿下,枫儿都离开了那么久了。您想想枫儿在外面风餐露宿的,他能过什么好日子?您是最疼枫儿的,难道您就忍心枫儿受这样的苦?要是枫儿真的做错了什么,那妾身也就不说什么了,可问题是枫儿什么都没做错啊!当初的事情是苏婉仪算计的,谁知道燕王世子能糊里糊涂地也进了房间,和——咳咳——

  殿下,枫儿都出去快一年了,什么罪也该消了吧。就是皇上,想必他的气也该消得差不多了。现在太孙妃又剩下了一男一女的龙凤胎,这可是大吉啊!父皇心里也是高兴的很。这时候提起让枫儿回来,皇上想必是不会不同意的。”

  黄良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太子的神情,尽量小心措辞,见太子的表情稍微有些不对头,就立马改了话。

  太子叹了口气,然后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如今老大媳妇在大年初一生下了龙凤胎,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想来在这时候跟父皇提起让枫儿回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孤也想枫儿了,孤找个父皇高兴的时候提提这件事吧。”

  黄良娣大喜,愈发小心殷勤地服侍太子。

  太子被黄良娣服侍得心满意足,心情舒爽,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次你还是得感谢老大媳妇,要不是老大媳妇生了一对龙凤胎,孤可不保证自己什么时候能去找父皇说枫儿的事情。”毕竟太子可没有胆子在章平帝面前说令人不高兴的事情。当然太子也没少在章平帝面前说那些他自以为是好事的坏事。

  黄良娣脸上的笑容一顿,她最不想提起的乔伊灵。黄良娣只要一想到乔伊灵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孩子还健康的不得了,心里就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都快难受死她了,太子偏偏还在这里一次两次地提起乔伊灵,黄良娣心情能好那才怪了。

  不过黄良娣能装,她脸上又重新挂上了和蔼甜美的笑容,“是!殿下说的很是。妾身是该好好感谢太孙妃才是,这一次要不是托太孙妃的福气,枫儿怎么可能有机会回来呢?”

  太子对黄良娣的懂事很满意,“你懂事就好了。孤就喜欢懂事的人。孤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不识大体,喜欢挑拨离间的人了。都是一家人,一起好好过日子不好吗?非要一天到晚地闹腾闹腾,有什么好闹腾的。烦都烦死人了。”

  黄良娣的嘴角以不规则的速度抽搐着,她真是想喷太子一口,但是她生生忍住了。

  从太子这里得到了准话,黄良娣的心情好啊,脸上的笑容是愈发的灿烂动人,将太子送出去后,淑仪郡主来看黄良娣。

  淑仪郡主已经很久没有主动上黄良娣这儿了,黄良娣见到淑仪郡主,面上一喜,忙说,“淑仪你来了?来,赶紧进来啊!对了,桂嬷嬷赶紧去准备淑仪喜欢吃的,我——”

  “不用了,我来你这儿不是要吃什么。我来你这儿只是为了恭喜你。二哥要回来了,你的心里是不是很高兴很舒服?等二哥回来了,我和三哥在你心中就更不算什么了。说错了,我和三哥在你严重从来都不算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黄良娣狐疑地看着淑仪郡主,太子才走,淑仪的消息是不是得到的太快了,这根本不正常。是淑仪长本事了,都知道在她的屋里收买人了?

  淑仪郡主太了解黄良娣了,她嗤笑一声,“你少想这些有的没有的。我没那功夫在你的屋子里收买谁。只是你跟父王说话时,我正好来了,不巧,我就躲在后面偷听。只是我没叫下人出声罢了。”

  “淑仪,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我不会害——”

  “说你的好像没有害过我似的。”淑仪郡主皱眉,十分不悦地说道。

  黄良娣一噎,再接再厉地开口,“淑仪,我就错了那么一次!你有必要一直放在嘴上吗?是不是要母妃把这条命赔给你,你才愿意原谅我!”

  “不用了,我不需要你把命赔给我,没有这个必要。还有你也根本不会将你的命赔给我,你惜命的很。既然二哥要回来了,你以后就多关心关心二哥吧,也老是往我的院子送东西。我来你这里就是想告诉你,请你以后别在往我院子里送东西,我那里什么都不缺。”淑仪郡主说完,一甩袖子离开,没有丝毫的留恋,看脚步似乎还有些急切,看她的样子那是一点都不想跟黄良娣有什么近距离的接触。

  看着淑仪郡主冷漠无情的背影,黄良娣的心在抽搐,就来祁枫很有可能要回来的事实都无法让她再次开怀,那颗愉悦的心上似乎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叫黄良娣的心里好不难受。

  再说东风奉了祁云的命令去卫府,因为是过年期间,各部都在休息,卫迅昌也在府里。

  东风是特地当着卫迅昌,罗氏还有卫茵茵的面转述祁云的话。

  东风是知道祁云对卫家人有多不待见,所以这训斥起来是一点都不带客气的,说的话字字带刀,好像重重的巴掌扇向卫家人的脸。

  “卫大人,小的是奉太孙之命来问问,不知道卫家的家风是不是如此开放,这还没出阁的姑娘怎么就那么喜欢个男人搭讪,还是跟一个有妇之夫搭讪。

  可能卫家人都太过热情,尤其是卫小姐这等没出阁的姑娘那就更是热情。太孙让小的转告卫大人,卫小姐的热情着实是叫人吃不消,甚至让人有退避三舍的冲动。京城不比其他地方,更不是外族蛮夷,不通礼仪教化。京城的姑娘虽然大方,但是那大方还是有限的。”

  卫迅昌一张脸气得铁青,东风的话再翻译的明白一点就是,你卫迅昌到底会不会教女儿,怎么就教出一个不知礼义廉耻,见到有妇之夫还硬要凑上去的不要脸女儿!

  东风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是说的有些太过分了,清秀的小脸上难得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可能是小的的话说的太过露骨了,但这是太孙的意思。希望卫大人不要放在心上。太孙还说了,这教导女儿向来是母亲的责任,哪里有当父亲的去教导女儿的。

  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卫大人身为吏部尚书,想来更明白这话的意思吧。希望卫大人能多关注关注自己的后宅,免得出什么乱子那就不好了。好了,小的话也传完了,就不多留了。”

  反正留下,卫家人这会儿也没工夫请他喝茶。不对,东风压根儿就不稀罕卫家人请他喝茶,有那功夫,他还不如去找夏荷,让夏荷多给他做一点好吃的呢。

  东风传完话,心情愉快地离开了,只留下尴尬不已的卫家人。

  罗氏首先炸了,刚才东风在,她不好意思说什么,但是这会儿人不在了,她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啊!皇太孙未免也不给我卫家面子了!真以为他是皇太孙,难道就能这么埋汰人吗?”

  卫茵茵早就在东风开口时,就羞得满脸通红,泪珠滚滚。

  有些事情你做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等你做完,别人再当着你的面嘲讽,你就会很有感觉了。

  “今天你都做了什么?”卫迅昌不理会罗氏,只是问卫茵茵。

  卫茵茵还没回答,罗氏就先炸了,“卫迅昌!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质问茵茵,你这是不相信茵茵吗?茵茵是多懂事听话的孩子,她怎么——”

  “你给我闭嘴!我是在问茵茵,我不是在问你!卫茵茵你给我说。你今天到底做什么了!”

  卫茵茵被卫迅昌吼得浑身一哆嗦,小声回答,“没——没——没做什么,我——我——我就是去点香斋买点心,然后——然后正好碰到皇太孙,于是就上去说了两句话,我真的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

  卫茵茵感到很难受,她是真的没做什么啊,为什么皇太孙要那么对她,她的脸真的都丢光了!被人找上门指着鼻子骂。

  “你听到了没有,茵茵什么都没做,明明是皇太孙小题大做,他就是因为张欣悦的事情看我们卫家人不顺眼,所以才故意下茵茵的脸,他——”

  “你给我闭嘴!”卫迅昌暴跳如雷道。

  罗氏被吼蒙了,回过神后嗓门不禁愈发大了,“卫迅昌你居然敢吼我!现在是你的女儿被人欺负了,你身为堂堂的吏部尚书,难道你都不知道为女儿讨回个公道嘛!你就知道对女儿发火,你还了算什么男人!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在张欣悦那女人的份儿上,所以根本不敢找皇太孙的麻烦,卫迅昌你可真是一个没用的懦夫,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

  “你给我闭嘴!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皇太孙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的很!皇太孙根本不是那种挟怨故意报复人的,最起码在这种关系到女子名声的事情上,皇太孙是不会做什么的!要不是茵茵做得太过分,太让他忍无可忍,你以为皇太孙会故意说什么难听的吗?不会!皇太孙不是这样的人!

  卫茵茵你看着我的眼睛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你说,你在点香斋遇到皇太孙时,你就真的没说什么过分的话?我要听你亲口说!”

  卫茵茵心虚地后退两步,就是这两步清清楚楚地告诉卫迅昌,卫茵茵在心虚!她是真的做了不知羞耻的事!还有卫茵茵对皇太孙是真的存了那种心思!

  卫迅昌抬手,狠狠给了卫茵茵一巴掌,直将卫茵茵打倒在地,罗氏心疼地去扶卫茵茵,转而怒瞪着卫迅昌,“卫迅昌你是疯了是不是!你居然打茵茵,你简直是——”

  “我就是打她了!我要打醒这不知廉耻的东西!”

  “茵茵怎么就不知道廉耻了!”罗氏想都不想地反驳,“皇太孙身份高,容貌好,茵茵喜欢皇太孙怎么了!”

  “屁!卫茵茵你听好了,皇太孙娶谁都不会娶你!这话是我说的,你给我牢牢记住!皇太孙是绝对不会娶你!”

  卫茵茵捂着脸,不服气道,“我有哪里不好的,皇太孙凭什么看不上我!”

  “你有哪里好的?你有哪里能比的上太孙妃的!容貌?家世?还有能力,我没发现你有一样能比得过太孙妃。这些全都撇过不谈,皇太孙也不会喜欢你,他甚至是厌恶恶心你。只因为你是我卫迅昌的女儿!罗氏,你要是为了女儿好,你就赶紧让女儿打消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让她踏踏实实的做人。”卫迅昌吼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罗氏这才将卫茵茵扶起,扶着她一起回了房间。

  罗氏吩咐人打水拿药,小心翼翼地将帕子浸湿,然后一点一点地给卫茵茵擦脸,瞧着卫茵茵脸上的红肿,罗氏的心更疼了。

  “你爹也真是下的了手!你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他怎么能那么狠!你爹就只会冲着家人发脾气,有本事就让你爹去向外人发脾气去!不过茵茵,你爹说的没错,京城里的好男儿那么多,你看上谁不好,怎么就看上了皇太孙。你听娘一句话,你跟皇太孙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你就别想了。”

  “为什么!”卫茵茵对着罗氏不服气道,说话太急,牵动了脸上的伤,看得罗氏又是好一阵心疼。

  罗氏心疼地拍了下卫茵茵的胳膊,“你个傻孩子,你那么着急说话做什么。你还问为什么,你不知道你父亲跟张欣悦那贱人的事啊?张欣悦那贱人惯会笼络人的,皇太孙跟她感情好,肯定不知道听她说了多少咱家的坏话。你说皇太孙能对你有什么好感?”

  别看罗氏跟卫迅昌顶的那么厉害,但是罗氏心里也清楚卫迅昌说的都是真的。卫茵茵跟皇太孙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

  卫茵茵眼里又泛起了泪光,她觉得自己委屈的不得了。

  卫茵茵在家里呆了三天,最后朝罗氏撒娇,她要出去。

  罗氏心疼卫茵茵,放卫茵茵出去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劝卫茵茵,“茵茵,你听娘一句话,爹娘是不会害你的。你这么聪明又这么优秀,将来你一定能嫁一个出色的夫君。要不你跟娘一样,将来也选个寒门子弟嫁了。你也别看不起寒门子弟,你看看你爹多有本事!你有家世,夫家人只会敬着你,再加上你爹提携,他们就会更加捧着你。你听娘的没错,你看娘的日子过得多好。”

  罗氏的日子过得的确很好,卫茵茵从小就是看在眼里的。不过真的要放弃皇太孙吗?卫茵茵的心里有些迷惘。毕竟她见过最出色的人就是皇太孙了,皇太孙也是她的情窦初开啊!

  卫茵茵不禁有些落寞,罗氏见状也不再劝了,又从账房取了三百两银子给卫茵茵,让卫茵茵看中什么就买。罗氏对女儿向来是大方的很。

  卫茵茵带着丫鬟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逛,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儿。

  这时一个孩子来到卫茵茵面前,交给了卫茵茵一个纸条,“姐姐,这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

  孩子说完就转身跑了。

  卫茵茵奇怪地打开纸条,她是真的好奇,有谁会送纸条给她。

  在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时,卫茵茵的脸色一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