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506章 继续求情 夺宗正(二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良娣越说越恨,手下撕扯着苏婉仪头发的说越发用劲,真恨不得将苏婉仪的头发一下子全都拔下来!

  苏婉仪痛得面色扭曲一片,挣扎地想要脱离黄良娣的魔掌,但是黄良娣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黄良娣和苏婉仪两个居然完全没发现祁枫和祁阳的到来。

  苏婉仪心里发了狠,也开始破罐子破摔了,“你少把所有事情都算到我头上!这一切能怪我嘛!是!是我撺掇你出手,但你有本事就别被我撺掇成功啊!黄良娣啊黄良娣,你与其怪我,你不如怪你的家人无用!一个小小的乔跃都对付不了,你说他们还能做什么!黄家人倒霉那是他们活该,输给乔跃,我要是他们,我早就找块墙壁自己撞死了。黄良娣你居然还有脸为他们诉苦,我真真是不知道黄良娣你是哪儿来的脸!”

  “去死!去死!你个贱人去死!”黄良娣被苏婉仪的话气得心头火起,手上愈发用力,只恨不得立马弄死她收下的人。

  祁枫和祁阳听到现在,也算是将所有的一切都弄明白了。

  “二哥,现在怎么办?总不能一直任由他们一直打下去啊。”祁阳无奈说道。

  祁枫深吸一口气,“先分开她们。”

  祁枫说着上前去分开黄良娣和苏婉仪。但是祁枫忽略了一个疯狂女人所能爆发出的力量。现在的黄良娣简直是比疯妇更疯妇,比神经病更神经病。祁枫一个大男人的力气一时间居然还没有黄良娣一个女人大,这可真真是见鬼了。

  “枫儿你别管!今儿个,本良娣一定要弄死苏婉仪!本良娣要苏婉仪死!”

  祁枫几乎要制止不住苏婉仪,于是喊了祁阳,“三弟,你还不快过来帮忙!”

  “哦!哦!”祁阳说着也上前帮忙,不过他不敢去碰苏婉仪。苏婉仪再怎么样也是祁枫的妻子,他一个小叔子哪里好去碰嫂子。

  集了祁枫和祁阳两个人的力量,终于是分开了苏婉仪和黄良娣。祁枫抓着苏婉仪,祁阳护着黄良娣。

  “你给我松手!松手!本良娣今天一定要杀了你!苏婉仪你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黄良娣在祁阳的怀里张牙舞爪,祁阳的脸上都被划了好几道口子。

  “够了!你闹够了没有!”祁枫忍无可忍地大喊。

  黄良娣被喊得懵了,一时间忘记了挣扎,好一会儿,黄良娣才痛哭流涕,“枫儿,你这是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你心里现在是不是只有苏婉仪这个贱人,完全没有我这个当娘的了!老天爷啊,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我这生的都是一群什么孩子啊!”

  祁枫一把将苏婉仪扔到地上,都说女人不讲理时很不讲理,以前他不相信,可是这会儿他信了!

  “母妃你够了!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不成?母妃啊母妃,我早就跟你说了,苏婉仪就是个扫把星,你听谁的,也不能听她的!你为什么就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如今好了。你非要听苏婉仪的,如今连累了外公和舅舅他们,你满意了!”

  黄良娣哭得愈发死去活来,撕心裂肺,这哭声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她伤心难过啊,真的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她的家人——她的家全都被关进锦衣卫的诏狱了!这让她怎么办啊!

  “祁枫,你少把事情算到我头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是黄良娣不同意,我能做什么!这关我何事!”苏婉仪喘着粗气,狠狠开口。

  “啪!”回应苏婉仪的是祁枫一记重重的耳光。

  苏婉仪恨,祁枫比他更恨,“苏婉仪你给我听好了。你有本事就去折腾苏家!别来折腾别人。苏婉仪,我告诉你,说你是扫把星。这话是我说的!你苏婉仪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扫把星!谁沾上你都落不下什么好。我当时真是脑子进水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蠢到白白接手你这个扫把星!”

  “呸!祁枫你当我乐意嫁给你不成?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个庶子,你配得上我嘛!”

  祁枫此时的脑子冷静了一点,暗暗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通,他真是脑子不正常了,要不然怎么会跟苏婉仪讨论起这些有的没有的。

  “来人啊,把苏婉仪带回房间,以后不许她出来!”这就是变相地将苏婉仪禁足了。

  苏婉仪哭着闹着不下去,祁枫没了耐心,“你们都是死人啊!几个人还拉不住她一个人?东宫不留无用之人人!”

  这下子,任凭苏婉仪闹得再凶,她也被几个人镇压地带下去了。

  祁枫看着哭得妆容花了一脸,头上青丝杂乱,衣衫不整的黄良娣,心里无奈叹息,对着桂嬷嬷吩咐,“嬷嬷,去帮母妃梳洗一下吧。这样子成何体统。”

  桂嬷嬷应了一声,很快就有人端来了水盆镜子梳子,桂嬷嬷和几个丫鬟细心地帮着黄良娣梳洗擦拭。

  黄良娣呆愣地坐着,不知坐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枫儿,你外公和舅舅他们该怎么办啊!母妃——母妃的心痛啊!那可是锦衣卫的诏狱啊!诏狱压根儿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你外公年纪大了,他怎么能在诏狱待着呢!”

  黄良娣说着又痛哭出声,她是真的太痛太痛了。

  祁枫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太阳穴,无奈开口,“母妃,您要是一开始没被苏婉仪说动,现在哪儿来这么多事!”

  “你这是把一切都怪在母妃头上了!”

  淑仪郡主扯了扯祁枫的袖子,小声道,“大哥,你就别再继续刺激母妃了。”

  “我不是这意思。现在讨论这些也没用了。母妃,咱们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母妃,你有去找过父王吗?”祁枫问道。

  一说起太子,黄良娣哭得更厉害了,“太子——呵——你父王根本就没打算帮忙,我那么卑微地跪在他面前求他啊,但他还是不同意。不对,你父王不可能不念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是乔伊灵,是乔伊灵!一定是乔伊灵!如果没有乔伊灵,你父王一定会帮忙的!”

  祁阳小声说了一句,“就算没有大嫂,父王怕是也不会帮忙吧。”

  黄良娣泪眼朦胧,狠狠瞪了下祁阳,“你是谁的儿子,你不帮我说话,你反而帮乔伊灵说话!你去当乔伊灵的儿子吧!”

  “好了。母妃你就别再这样小心眼了。我们三兄妹再去找父王。只希望父王能看在我们三人的份儿上,能出手帮忙。”

  黄良娣死灰的双眸瞬间射出希翼之光,“枫——枫——枫儿,可以吗?你父王真的会看在你们兄妹的份儿上帮忙吗?”

  祁枫很想说可以,但他没打算骗黄良娣。现在越高兴,万一事情不成,那到时候就会越失望。

  “很难成功。母妃你心里别抱太大的希望。母妃,你心里也清楚,黄家在内务府贪了多少,以前是没人查,也没人把事情爆出来,那自然是相安无事。可如今皇祖父是下了狠心要查内务府了。不止是黄家,内务府大半的官员都被抓了,就连内务府总管闻隆的家也被抄了。皇祖父的动静不可能小。黄家这次怕是——”

  祁枫终究是没说出太难听的话,但他的未尽之言,黄良娣心里明白的很。

  “在内务府贪的又不止黄家!那么多官员都在贪,皇上难道真的能全部抓光杀了不成!”

  “皇祖父这次可不是全都抓了。”祁阳小声道。

  “滚!滚!本良娣不想看到你们,你们都给本良娣滚!”黄良娣恨透了,她是一点都不想见到这群不孝子。

  “母妃好好休息吧。我们这就去找父王。”去找太子求情,也好过在这里看黄良娣发疯。

  昏暗的密室内,姚氏一张清秀的面容扭曲狰狞得宛若恶鬼。

  “夫人你的心乱了。”坐在姚氏对面的黑衣人淡淡开口。

  “是啊,本夫人的心乱了。你说乔家人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呢?好的真是让本夫人嫉妒了。”姚氏瞬间恢复了平静,语气淡淡,仔细听去,却有说不出道不尽的汹涌诡谲。

  “不止是运气吧。谁能想到乔家的一个庶子竟能有这样的本事。从黄家人找上他起,他就开始布置一切了。黄家的人以为乔跃是瓮中之鳖,殊不知,他们才是乔跃的瓮中之鳖。”

  姚氏冷冷一笑,“说的对。说白了,不是乔跃太聪明,而是黄家的人太蠢。他们吃盐可比乔跃吃的米还多,可结果呢?连个毛头小子都对付不了。这种无用之人活着做什么,就是死了也活该。罢了,不提那些无用的人饿了,提了就生气。咱们在京城的人都退出京城了吗?”

  “才退了三分之一不到。京城最近查的太严了。夫人,您还在京城呢,始终得留点人在京城保护您啊。”黑衣人的语气带了一丝关心。

  “他们有重要的事情做,咱们要做的事情缺人手。本夫人可是阁老夫人啊,在京城谁会怀疑本夫人?他们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手,有了他们,咱们的事情才能进行得更顺利。在京城,他们已经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了。自从除夕宴上杀了那么多人,京城的警备可严谨的紧。轮不到他们做什么了。”

  黑衣人点点头,似乎是被姚氏说服了。

  “本夫人记得乔伊灵的嫡亲兄长乔骏好像是跟韩国公府的韩雨桐好上了,这是不是真的?”姚氏忽而兴味一笑。

  黑衣人一愣,继而回答,“的确,有人撞到乔骏和韩雨桐来往亲密,他们之间似乎是有些不对头。”

  “呵呵——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就乔老爷子那样端正方庄的人,你说他能同意自己的嫡长孙娶韩雨桐?对了,现在乔老爷子还不知道这事吧。找个机会,让他亲眼见见,真期待乔老爷子气得吐血的场景啊。”

  “夫人,您对乔家人关心太多了。其实当初——”

  姚氏面上陡然变色,气急败坏地打断黑衣人的话,“够了!本夫人最不想听的就是当初两个字!是乔家人欠我的!是乔家人欠我的!他们该死!他们该死!以前是乔家人的运气好,本夫人没工夫理会他们,而且他们也不在本夫人面前。可如今,咱们都在京城,该算的账那就好好算一算吧。”

  乔家在京城时,姚氏还跟着苏阁老在地方,等苏阁老进了京城,当上阁老,姚氏正忙着在京城布置,实在是没工夫理会乔家人如何。等到姚氏空出手了,乔家的人都去了安阳,那时姚氏是鞭长莫及。要知道乔家人离开京城时,姚氏可是叹息了好久呢。

  现在好了,姚氏有的是工夫跟乔家人对付。她在暗,乔家人在明,她倒是要看看乔家人能不能受得住她的算计!乔家人能逃一次两次,难道还能逃三次四次不成!她姚氏一定会睁大眼睛看着的。

  黑衣人见姚氏下定了决心,一时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她只是有些担心姚氏会因此魔怔了,现在看看姚氏,她这样子可不是魔怔了。乔家始终是姚氏心里的一根刺,甚至是最深的一根刺。

  御书房

  淮王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卑微地匍匐在章平帝面前。看着跪在下首的淮王,章平帝心里也是叹息不已,但是想到淮王做的事,那一点点唏嘘感慨,瞬间荡然无存。

  “淮王,朕器重你才认你为宗人府的宗正,管理宗亲事务。可你是怎么报答朕的器重?这是留王交给朕的,你在担当宗正期间,以权谋私,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你需要朕一条一条帮你念出来吗?”

  “皇上恕罪,老臣是一时糊涂,老臣——”

  “够了!别说你是一时糊涂的鬼话!你要是一时糊涂,你中间为什么不停手?淮王啊淮王,你可是内务府的财神爷啊,内务府出来的多少贡品,都是你名下的当铺帮忙销赃的。朕都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本事。你不如跟朕说说,你还有什么本事,朕真的很想听一听啊。”

  淮王的头低的更低了。

  “留王原本是暂代宗正一职,但朕看他做的很不错,虽说才能威望的确是有些不足,但他最起码为人兢兢业业,克己复礼。这一点可比淮王你强多了。说来,淮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你一直操劳着宗亲事务,这怕是为难你了。”

  话说到这里,淮王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章平帝这是要夺走他身上的宗正之位!话说的那么好听,可实际上就只是让他主动请辞,保全章平帝的名声!

  淮王好恨啊!哪个位高权重的人敢说自己清清白白,手上一点作奸犯科的事都没有?这压根儿不可能!他只是做了处在他这位置上该做的事情,就算做的有点出格,但他这么多年兢兢业业地办事,就算没有功劳,那也有苦劳吧!章平帝如今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要夺走他的宗正之位,这让淮王如何不恨!

  久久没有听到淮王的回答,章平帝不悦地皱起眉头,“淮王难道是没听清朕的话?还是不满朕的决定。”

  淮王心中一跳,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没个回复,章平帝很有可能会依法办事,到时候自己这一脉怕是要彻底完蛋。

  于是淮王抬头,朝着章平帝感激道,“臣年事已高,早就发现自己处理宗亲事务时,总是有心无力。如今皇上体恤臣,允臣颐养天年,臣感激不尽。”

  对淮王的识相,章平帝还是挺满意的。

  “皇上,臣的不孝子祁颂如今还是半个太监,臣想请皇上赐解药。”淮王趁机提要求。

  章平帝想了想,最终还是允诺了,“稍后,朕就让人把解药送去你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