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439章 韩国公出马(一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祁云和太子妃说了没多久,就有宫女来禀报,韩国公请太子妃和祁云去韩国公府。

  太子妃眉头一跳,韩国公世子夫人前脚刚来,后脚才走没多久,而她才跟祁云开口,韩国公就来请她,这之间要是没关系,太子妃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母妃,外公邀请,您去吗?”

  太子妃心里愈发慌张,别看太子妃嫁人都几十年,连孩子都到能成亲的年纪了,可实际上,太子妃还是很怕自己的父亲。

  韩国公年轻的时候一直忙着打仗,很少有功夫能待在府里。所以带韩国公、韩二老爷还有太子妃的是韩国公夫人。韩国公偶会会跟他们聚在一起,他对两子一女都非常严厉,哪怕太子妃是个姑娘家,韩国公也是一样的严厉。这样严厉了几十年,韩国公在他孩子的心目中就只剩下严厉一个印象了。韩国公,太子妃还有韩二老爷都很怕韩国公。哪怕这些年韩国公都没什么机会对他们严厉。

  “母妃就不去了。你去吧。母妃还要处理东宫的事务,没时间去。”太子妃竭力控制住心中的慌乱,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祁云没有戳穿太子妃的色厉内荏,很平静地告退离开。

  而乔伊灵这里,乔伊灵狠狠指责了韩国公世子夫人,几乎是将韩国公世子夫人的脸都撕下来,这让韩国公世子夫人如何不恨。

  韩国公世子夫人目露恨意,借着丫鬟的手撑起身子,颤巍巍地伸手指着乔伊灵,“这就是乔家的家教不成!本夫人今日真是长见识了!乔伊灵你别忘了,本夫人可是你的长辈!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嘛!”

  乔老太爷也觉得乔伊灵的话有些不太适合,正想开口间,乔子诺一个眼神过来,乔老太爷顿时明白,乔子诺是让他不要开口。于是乔老太爷不说话了。

  “我知道自己的话很难听。但我说的都是实话。韩国公世子夫人请你扪心自问,你自己说说,我刚才的一番话是否有道理。是不是说中了你的心。”

  乔伊灵那清澈灵动的眸子似乎能看到人的内心深处,韩国公世子夫人下意识地避开乔伊灵的视线。她哪怕再不想承认也不能不承认,乔伊灵的话没有错。她的儿子是被她给逼走的,她如今千方百计地想让女儿给皇太孙做妾,终有一日,她是会后悔的。

  妾是那么好当的吗?何为妾,立女妾!妾天生就是低人一头!哪怕太子妃是雨桐的亲姑姑,但太子妃又能护住女儿多少?当正妻的想磋磨小妾,这难吗?不难!比如她是怎么磋磨韩国公的几个妾室,很可能乔伊灵就会这么磋磨她的女儿!

  一想到那场景,韩国公世子夫人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韩国公世子夫人几乎站立不稳,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倒下,要不是丫鬟死死扶着韩国公世子夫人,她几乎下一刻就能倒下。

  “乔伊灵你狠,你太狠了!你连那一点点的奢望都不愿意给我!你就这样残忍地将我最后一点希望都给打碎!好!好!难怪皇太孙看中你啊,你的确跟一般女人不一样。你比一般女人要狠多了!我佩服你!”说到最后,韩国公世子夫人狞笑出声,看向乔伊灵的眼神不知是赞赏,还是恨毒了。可能那样都有吧。

  乔伊灵不为所动,淡淡开口,“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实话?实话?实话!哈哈——哈哈哈——好!好一个实话啊!”韩国公世子夫人狞笑出声,狰狞恐怖的笑声瞬间充满了房间,闻之令人心跳一快。

  这时,有管事在外高声禀报,“启禀老太爷,老爷,韩国公派下人来请韩国公世子夫人回韩国公府,还请五小姐也去韩国公府。”

  韩国公世子夫人身子一软,这会儿是真的彻底软下去了。

  出手了!出手了!出手了!

  此时韩国公世子夫人心里就只剩下这一个念头,韩国公府真正的主人韩国公冷眼旁观了这么久,他终于出手了。

  韩国公府

  乔伊灵和韩国公世子夫人到时,韩国公的屋子里已经围了不少人。韩国公和韩二老爷在,公孙如玉,韩二夫人林氏,还有韩飞勋、小林氏也在。就连据说在床上几乎奄奄一息,快没命的韩雨桐也在。祁云比乔伊灵和韩国公世子夫人早到一步,他也在。

  祁云给了乔伊灵一淡淡安心的眼神,乔伊灵回以一笑。这一幕正好落在韩雨桐眼中,这让她更是怒火中烧!表哥从进屋起,就没有往他这里看过一眼,相反乔伊灵一进来,表哥的视线就一直追随着她。老天爷为什么这样不公平!乔伊灵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表哥满心满眼都是乔伊灵!

  韩雨桐看着光彩照人,如出水芙蓉的乔伊灵,眼底嫉妒更盛,相比之下,她韩雨桐现在是落魄难看极了。韩雨桐忽然从心里产生一种自卑感,现在的她人不人鬼不鬼的,根本没法和乔伊灵比,表哥看到这样的她,怕是会更加厌恶。

  韩家二房的人也一直在心里嘀咕,犯事的明明是大房,父亲把他们喊过来做什么。但是韩国公喊了,他们也只能来了。只希望这把火不要烧到他们身上,尤其是韩二老爷,他又想起了小时候被韩国公教训的场景。

  “云儿,你母妃呢,她怎么没来?”直到乔伊灵和韩国公世子夫人来了,一直沉默的韩国公才开口。

  “母妃正忙着东宫事务,所以无暇前来。母妃还要我替她向外公你致歉呢。”

  韩国公嗤笑一声,“你母妃这么忙?行!我这里当爹的也很久没去东宫见过女儿了,改明儿个我亲自去东宫见你母妃。别我亲自到了东宫,你母妃还是不愿意见我。”

  “这自然不会。外公能亲自去东宫见母妃,想来母妃会很高兴的。”祁云也想太子妃被韩国公好好教训一下。实在是太子妃开口让他纳韩雨桐为妾,真的是触犯到了他的底线。

  韩国公“嗯”了一声,他也不继续去看祁云,转而看向了面色苍白,冷汗直流的韩国公世子夫人,“老大媳妇,听说最近你半条命都要没有了?”

  被韩国公问到话,韩国公世子夫人连忙回答,“儿媳最近的身体是有些不好,但是绝对没有这么严重。”

  韩国公可有可无地点头,“是吗?老夫也是这么想的,你怎么可能半条命都没了呢?老夫看你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好好的,你要是身体不好,怎么能又去东宫又去乔家。连着去了两个地方,你是一点都不累啊。不止是连着去了两个地方,你还连着说了两番话,求了两次人。这样的你身体哪里会不好呢。你这身体分明是好的不行啊!”

  “父亲,儿媳是——”

  韩国公一抬手,阻止韩国公世子夫人继续往下说,“老子最不喜欢的就是听解释。别跟老子说什么你有这样那样的苦衷,也别说什么你都是不得已,你也不想这样。”

  韩国公世子夫人到了嘴边的解释顿时咽了回去,难堪地低下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韩国公狠狠下了面子,这让韩国公世子夫人如何不恨呢!

  “是不时觉得老子太狠了?是不是觉得很丢脸啊?老子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下了你的脸。你心里除了难堪,怕是还恨死老子了吧。”

  韩国公的话顿时说进了韩国公世子夫人的心头,但韩国公世子夫人当然不能承认,“儿媳没这么想。儿媳万万不敢对父亲有什么怨言。”

  “是不敢,而不是不会。”韩国公淡淡说道,“老李去拿面铜镜过来,让雨桐那丫头好好照照她现在是什么样子。我看雨桐是对人不人鬼不鬼没有太深刻的认识。让她好好照照自己的脸蛋,我看她才知道什么叫人不人鬼不鬼,她现在这样就是!”

  韩雨桐浑身一震,难堪羞辱的泪水瞬间溢满了眼眶,她似乎承受不住韩国公这凌厉羞辱的话语,下一刻就会彻底倒下。

  “父亲,雨桐还是个孩子,您为何——”韩国公世子夫人哪里能见女儿被这么羞辱,连忙开口为韩雨桐说话。

  “你闭嘴!是不是嫌老子说话不好听?是不是嫌老子太无情太冷血,对自己的亲孙女也一点情面都不留!老子今儿就告诉你们!人的面子不是靠别人给的,而是要靠自己去争!韩雨桐,你知道自己姓什么吗?你给老子说,你姓什么!”韩国公如刀子一般锋利的眼神射向韩雨桐。

  韩雨桐抽噎着,死死咬着泛着青色的嘴唇,小声回答,“我姓韩。”

  “大声点!你是哑巴!你不会说话啊!你给老子大声说!”韩国公狠狠一拍椅子的手柄,声音陡然拔高了两度。

  韩雨桐用尽全身的力气,扯着嗓子喊,“我姓韩!我姓韩!”

  韩国公世子见状有些不忍,“父亲,雨桐身体不好,您——”

  “老大你也给我闭嘴!”

  韩国公世子悻悻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韩雨桐你知道自己姓韩啊?老子以为你不知道自己姓韩!老子以为你已经忘记了自己姓韩!韩家这么多代,就没出过你这样没出息的姑娘!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好像不能嫁给他,天都塌下来了!韩雨桐你还是太年轻了,你不知道什么是天塌下来,你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苦,真正的痛!

  你以为你那点小女儿心思有什么大不了的吗?老子告诉你,你的这些痛,这些苦,在老子眼里那就是可笑至极!老子就一直冷眼看着你怎么作,老子就想看看你到底能作到什么地步!

  结果你韩雨桐是一点都没让老子失望啊!你韩雨桐作到最后连给云儿当妾都想的出来!你好!你好!你真是太好了!你说你配姓韩吗?韩家的列祖列宗要是知道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儿,他们怕是在地下都不能闭眼!”

  韩雨桐浑身一震,好像有一重锤狠狠砸向她,不止是砸向了她的身体,更是砸向了她的心魂,让她根本无法承受。

  见着韩雨桐大受打击,似乎下一刻就会晕倒的样子,韩国公世子夫人心疼不已,撑着身体跪下,“父亲,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这个当娘的没能教好雨桐,您要怪就怪我吧,您别——”

  “老子还没说你呢,你自己倒是主动站出来吧。你说的很对,是得怪你!老大媳妇,你就生了一子一女,可你看看你两个子女如今都怎么样了?飞扬被你逼着娶亲,现在他直接离了京城,飞扬这么大的教训你是一点都没记在心里啊。就是你的自作主张,脑子不清楚害了飞扬,现在你又开始害雨桐!你到底还想害几个啊!你给老子说说!”

  韩国公世子夫人想说,她没有害人,她怎么会害自己的孩子呢!可她要辩解话在在触到韩国公那冰冷无情的眼神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心里是不是不服气啊?做妾?雨桐能有这样的想法,老子就够生气了,没想到你个蠢货居然还能被说动!老大媳妇你跟老子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以为妾是好做的不成!你忘了老大那些妾室在你手底下过得是什么日子了?你忘了你是怎么害妾室流产,怎么铲除她们了?”

  韩国公世子顿时看向韩国公世子夫人,韩国公说的这些,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乔伊灵见状挑眉,韩国公世子看来是个糊涂的,连自己的枕边人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啊!

  “看什么看!现在才知道看,你早些时候干什么了!你媳妇儿糊涂,你更是个糊涂虫!你媳妇儿干得这些事,这都多少年了,你居然一点都没察觉!老子都替你臊得慌!你还有脸看你媳妇儿!”韩国公没好气地朝着韩国公世子狂喷。

  韩国公世子被喷的低下头,讷讷不言。

  见韩国公世子低下头,韩国公继续狂喷韩国公世子夫人,“老大媳妇你干得那些事儿,老子全都知道,没一件老子不知道的。不过老子也不喜欢那些妖娆不安分的妾室,庶子庶女什么老子也不喜欢,她们有本事保住孩子,那是他们的本事,没本事那就只能怪她们自己。这是你们大房的事,老子一个大男人没兴趣管,也不会插手。

  老大媳妇,您明知道做妾要受主母磋磨,你怎么就愿意让雨桐去做妾呢?你是不是想着云儿好歹是雨桐的亲表哥,太子妃是雨桐的亲姑姑,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样,他们也会善待雨桐是不。我告诉你,善待是不够的!在后宅要是得不到男人的心,那什么都免谈!云儿,今儿个你就锣对锣鼓对鼓地告诉雨桐,说个清楚明白,免得这丫头继续钻牛角尖!”

  韩雨桐死灰般的目光顿时涌起希翼之色,怯怯的,小心翼翼地看向祁云。她要的不多,真的,她要的不多,她只要表哥那一点点的爱就可以了,哪怕没有爱,有一点点的怜惜也可以。或者——或者表哥不要全盘否定她,韩雨桐也心满意足了,她要的真的不多。

  可惜祁云注定是要韩雨桐失望了。

  “表妹,我爱的女人只有一人,那就是我未来的妻子。而对你,我只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亲妹妹的那种,我对你的感情不比飞扬对你少。但那只是对亲妹妹的。雨桐这些日子看你如此糟践自己,其实我的心很痛。我不明白我记忆中爽朗大方的妹妹怎么成了这样子,是时间改变了你,还是什么改变了你?”

  ------题外话------

  更新恢复到上午9点37,下午2点了哈!之前欠过一次,会找时间补上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