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291章 选择 赔偿(二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是曹壮志是吧。你当时是怎么跟本公主说的?说要纳本公主当你第七房还是第六房的小妾?后来又说要把你的小妾和家里的黄脸婆全都休了,只要本公主一个?”寿阳长公主纤纤素手一指跪在地上的曹壮志,声音轻轻柔柔的,可是听在所有人耳里只有一个想法。曹壮志简直是在作死!

  章平帝、曹贵妃、安王还有安阳伯他们得到曹壮志得罪了寿阳长公主,早就急急忙忙地来救人,根本没时间去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骤然从寿阳长公主的嘴里知道真相,一个个被雷得不轻。曹壮志真是疯了,他竟然敢对寿阳长公主说这样放肆无礼的话。

  曹壮志也想哭,他是真的怕了。要是知道自己调戏的是堂堂的长公主,就算再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在章平帝等人没来前,曹壮志就被狠狠打了十下板子。从小到大,曹壮志连手指头都没被人碰过一下,屁股一下子被打了十板子,痛得他差点没死啊!

  曹壮志觉得他以后再也不敢招惹女人了,甚至他现在见到女人都有种心慌慌的感觉,这是被寿阳长公主给吓出心理阴影了。

  “长公主饶命!长公主饶命啊!是——是臣有眼不识泰山,臣是不知道长公主的身份,否则就是再借臣十个胆子,臣也不敢说那话啊!求长公主饶臣一次吧!”曹壮志哭得涕泗横流,不知情的还以为曹壮志是死了爹娘呢!

  “哦?照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是知道本公主的身份,那就看不上本公主了,还要嫌弃本公主了?怎么,本公主是有哪里不好,说给本公主听听啊。”

  曹壮志不哭了,这要他怎么说?不认罪,自己死的快。认了罪,又成了自己看不起寿阳长公主。怎么说都是错,曹壮志觉得自己命苦啊!他再也不要招惹女人了,尤其是漂亮女人,这一个个的都是魔鬼啊!他为什么这么倒霉啊!呜呜——呜呜呜——

  安阳伯既痛恨儿子的无用,也对寿阳长公主充满怨气,但此时的他只能朝着他痛恨的人跪下,“还请长公主恕罪。长公主是天人之姿,小儿这样的俗人又岂能惦记。小儿是被臣宠坏了,又兼之年轻不懂事。这才惊扰了长公主,求长公主看在臣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的份儿上,饶过小儿吧。”

  “曹壮志今年是二十六吧。都二十六了,还好意思说什么,年轻不懂事?难道这是你们安阳伯府特有的?安阳伯你跟本宫说说,在你们安阳伯府多大年龄才算长大懂事?”

  安阳伯脸上悲戚之色一凝,这怎么都不按照剧本进行呢!

  “对了,安阳伯你说你只有曹壮志这么一个儿子?”寿阳长公主又道。

  安阳伯现在也是怕了寿阳长公主了,说话做事真的是太不按照套路来了,但长公主问话不能不答,章平帝和太后还在一旁看着呢。

  “是,臣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还求——”

  寿阳长公主不耐烦地打断安阳伯的话,“停!本公主问你什么就答什么,谁叫你说那么一堆废话。本公主不想听。皇兄啊皇兄,这安阳伯是被你宠坏了吧,看这恃宠生娇的,他怎么就不懂看主子的脸色,硬是喜欢自说自话呢。”

  章平帝讪讪一笑,不做任何辩解。

  “是臣多言,求长公主恕罪。”安阳伯强忍着心头的恨意,一字一句地回答。

  “你只有曹壮志一个儿子,本公主要是真的要了曹壮志的命,你安阳伯怕是恨死本宫了,怕是连生吃了本公主的心都有了吧。让本公主想想,现在母后和皇兄还活着,你自然是不敢。要是安王当了皇帝,呵呵——你们第一件事就是要了本公主的命,给曹壮志报仇是不是?”

  安阳伯大惊,“臣不敢,臣岂敢有这样的念头!”

  安阳伯是真的害怕了,寿阳长公主做事说话是一点行迹都没有,谁都不知道她下一刻会说什么会做什么。还有寿阳长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她真的会要了壮志的命?还是故意给安王挖坑,让皇上不选安王?无论是哪一样,都足以让安阳伯心惊胆战。

  太后一听寿阳长公主的话,顿时眼神冷冷地看向安阳伯,曹贵妃还有安王。

  安王顶着太后不善的眼神开口,“侄子哪里敢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姑姑算什么啊,安阳伯可是你的亲舅舅。俗话说的好啊,外甥可是舅舅半个儿子。有些事情啊,咱们心里都知道,再说什么场面话做什么?平白地叫本公主觉得好笑罢了。”

  这回轮到安王词穷了,他对寿阳长公主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这种滋味儿真是太憋屈了。

  “好了,本公主也不为难你了。本公主就问安王你一句话,本公主要杀曹壮志,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寿阳长公主正了正神色,一本正经地问。

  曹壮志一听自己要死,吓得惊叫一声晕倒了。

  “姑姑,其实表弟也没做什么,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他是不知道姑姑的身份,否则——”

  “别说了。说这么多也就表达一个意思。在你心里,我这个姑姑什么都不是,安阳伯府的人才是你的亲人。别说我这个姑姑什么罪都没受,就是我真的被安阳伯府的人害死,你还是什么都不会说。安王你是这个意思吧。你的意思本公主已经完全明白了,也完全理解了。外甥果然是舅舅的半个儿子啊!”

  “不是,如果姑姑——”

  寿阳长公主摆了摆手,不想听安王的话,她转而看向跪在地上已经晕过去的曹壮志,眼底划过一丝轻蔑,“安王有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曹壮志到底是没做什么,要是就这样要了他的命,这似乎是有些残忍了。本宫也有些不忍啊。”

  安阳伯眼底升起希翼之色,冲着寿阳长公主磕头,“长公主仁慈,求长公主饶恕小儿!臣感激不尽!”

  “曹壮志的命,本公主是可以不要。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怎么惩罚曹壮志呢?本公主得好好想想啊!”寿阳长公主做沉思状,忽而她兴奋地拍手,“有了!本公主身边还缺一个服侍的人,就让曹壮志来服侍本公主吧。不过服侍本公主的除了宫女就是太监了,那就阉了曹壮志吧。”

  安阳伯面如死灰。

  曹贵妃终于也朝寿阳长公主跪下了,再不跪下安阳伯府唯一的独苗苗就彻底完了,“安阳伯府就壮志一根独苗啊。求长公主饶过壮志吧。”

  章平帝对曹壮志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但是他是真的心疼曹贵妃,一直沉默的他终于忍不住要开口了。

  寿阳长公主瞥了眼章平帝,似笑非笑道,“怎么皇兄忍不住了?我就说,这妹妹哪里有宠妾重要。我受多大的委屈都没事,你这宠妾只是跪一下,皇兄你就心疼的不行。皇兄啊皇兄,这就是你嘴里说的,在你心里,除了母后,我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你所谓的重要?那我可真是长见识了。”

  “没有!没有!朕没想开口。寿阳你该如何就如何。朕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除了曹壮志,还有你,你叫什么来着?是叫曹珠珠是吧。”

  被点名的曹珠珠也是吓得腿软,她也是真的怕了。她以前认为无论犯了什么事情,安阳伯府还有曹贵妃都能保住她,现在她知道了,这是大错特错的想法!没见曹贵妃和父亲都冲人跪下了,还不一定能保住自己哥哥的命,那她呢?

  “你说你们曹家人就是王法,王法就是你们曹家人。本公主多年没进京,怎么不知道天启的江山换人了,不姓祁,而是姓了曹啊!皇兄你可能好好跟我说说。”

  章平帝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不是不知道曹家人仗着曹贵妃和安王的势横行霸道,但是看在曹贵妃和安王的份儿上,他到底没怎么下狠手整治。这倒是纵的曹家人愈发的横行无礼,连他们曹家人就是王法这样的话都敢说了。

  “没有!没有!是——是——是臣女胡说八道的,求长公主恕罪啊!”曹珠珠吓坏了,这会儿除了认罪,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胡说八道?我看你说的就是真心话吧。是不是觉得下一任皇帝一定是安王,你们曹家以后就是皇帝母族,所有人都得让着你们曹家,否则就是死路一条啊。”

  这话当然是真的。是每个曹家人的想法,但是这只能在心里想想,每个人都知道但是不能说出来啊!

  “你个逆女!果然是你娘那无知蠢妇把你宠坏了,连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皇上明鉴,臣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想法,至于这逆女胆大包天,放肆无礼,冲撞了长公主。还请皇上直接处死这逆女!”安阳伯当机立断,立即就选择了最有利于他的法子。

  曹珠珠不可置信地看向安阳伯,前一刻还对她温柔和蔼的父亲,这一刻竟然要她的命!怎么会这样!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女儿果然是没儿子值钱啊。刚才死命保着儿子,这会儿眼睛都不眨地把女儿推出来。行了,闹到这儿,本公主也算是看了一场好戏。这样吧。本公主给几个选择,你们自己选。第一个,杀了曹壮志和曹珠珠。第二个阉了曹壮志,让他跟曹珠珠一起伺候本宫。第三,本宫可以允许你们花钱赎罪啊。”

  前两个方案,安阳伯府是不可能同意的,但是第三个安阳伯愿意啊。

  “第三个,我安阳伯府愿意选择第三个。”安阳伯忙不迭地开口。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安阳伯果然识趣。本公主也不是多贪心的人。你放心本公主要的不多的,一口价十万两。”

  十万两对安阳伯来说有些多,但是想到曹壮志是他唯一的儿子,安阳伯同意了。

  见安阳伯点头,寿阳长公主又淡淡加了一句,“黄金。十万两黄金。”

  安阳伯差点没晕过去,“十万两黄金,就算是搬空整个安阳伯府也没有这么多钱啊!求长公主——”

  “安阳伯府有多少钱,本公主不说全知道,但是心里还是有数的。你们仗着曹贵妃和安王得了多少钱,用不用本公主给你们算个账?要是需要,本公主可以跟你好生唠嗑唠嗑。”

  章平帝看向安阳伯的眼神顿时不对了,他是知道安阳伯府仗着是曹贵妃和安王敛财,但他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多问。但是能拿出十万两黄金,这敛财敛的是不是太过分了。安阳伯府果然是上不得台面啊。

  “别喊穷啊。只要你再敢喊穷,那本公主就当你放弃你儿子和女儿的命了。本公主就在一和二里随便选了。挑中哪个是哪个。”

  “臣是否可以只选壮志,珠珠她——”少一个人,是不是能少出点钱?安阳伯在心里想着。

  曹珠珠心死如灰,同时恨透了安阳伯府所有人。就因为她是女儿,平时能对她千宠万宠的,到了关键时刻,她就是被舍弃的一个!甚至只要能多省点钱,她的父亲就毫不犹豫地舍弃她!她好恨啊!她要报复,她一定报复!

  “不行,要赎就一起赎。不赎就一起不赎。说真的,本公主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重男轻女的。既然重男轻女,那就别享曹贵妃和安王的庇佑啊。曹贵妃不也是女的。”

  “好。十万两黄金。”安阳伯闭着眼,心痛万分地开口。

  “本公主知道十万两黄金是有些多,也不要求你一下子就能拿出来。这样吧,本公主给你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一到,要是还没钱,那就别怪本公主直接要了你宝贝儿子的命。”

  “是。臣定会在半个月内集齐十万两黄金。”

  寿阳长公主微微满意了几分,“唉,本公主这一到京城就遇到这糟心事,心里可真是痛快。赶紧走赶紧走,看到你们这几个惹人生气的,本公主的心情就不好。”

  曹贵妃和安王行礼告辞,安阳伯带着昏迷的曹壮志和曹珠珠离开。章平帝倒是想留下来,但是寿阳长公主看他也正不顺眼,别过头不看他。章平帝讨了个没趣,对着寿阳长公主和太后讨好一笑,回去继续批奏折去了。

  等人都走了,太后才苦口婆心地开口,“你刚才怎么就那么不饶人。你怼安阳伯也就算了,怎么也不给曹贵妃和安王一点脸。哀家这么多年也算看清了,你皇兄这么多女人里,他唯一真心爱的就是曹贵妃。安王又是你皇兄最宠爱的儿子,他登上大宝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你怎么就这样把人给得罪光了呢!”

  寿阳长公主无所谓笑笑,“得罪就得罪了。我有什么好怕的。我这辈子就一个人,赤条条无牵挂。我啊早就看开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我就是要随着自己的心意活,谁的脸也不给。敢叫我不舒服,我叫她更不舒服。

  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呗。安王能不能登上皇位那还不一定呢,现在别说得这么早。就是退一步说,安王真的当了皇帝。那时候要是没人护着我,有人给我脸子看,或者我不能顺心遂意的活,我直接抹了脖子。我这辈子也活够了。”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太后大惊。

  “实话啊!母后是不是当太后当得太久了,连实话都不能听了。我早就活够了。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该死了。可我没死,我还好好活着,那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我要开心地活着,要嚣张得意地活着。哪天要是不能这么活了,我直接死就成。”

  太后老眼里瞬间溢满了泪水,没多久泪水滚滚而下,“是哀家对不起你,是哀家对不起你啊!”

  寿阳长公主嘲讽一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