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276章 乔伊灵得救(一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伊灵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跑,但她根本逃不出去。

  乔伊灵只要去到门口,掀开帐帘,她的脚步只要往外踏出一步,立即就会有人把她请回去。帐篷外,乔伊灵粗略估计,最起码有二十多人看守她。

  乔伊灵不知道是不是该夸斯木里看重她,居然让这么多人看着她。乔伊灵算了算自己手上的药,想弄倒所有人跑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心情不好,但乔伊灵还是每天都逼着自己吃吃喝喝,晚上绝对不熬夜,该睡就睡。身体是自己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想逃走,身体必须好。

  乔伊灵每时每刻都盼着祁云能来救她,可惜见不到祁云的人。

  才过去七天,还有三天,祁云一定会出现的!不到最后一刻,乔伊灵坚决不愿意放弃。

  斯木里每天都会来看乔伊灵,大多时候都是斯木里自己在那里说话,乔伊灵只是静静听着,什么意见都不发表。斯木里爱说就说呗,她不在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这一天的斯木里跟以往很不一样,他很兴奋!眼底涌动着无与伦比的兴奋还有疯狂。乔伊灵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引起斯木里如此疯狂。斯木里现在的疯狂更像是对权势的渴望。好像下一刻,斯木里就能打败突厥二王子,夺回草原政权一样。

  不会吧。乔伊灵心里狐疑不已。那突厥二王子能发动政变成功,这就说明突厥二王子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斯木里这么快就能重振旗鼓,一举赢过斯木里?乔伊灵听着怎么觉得那么玄幻。可能是她想错了,斯木里兴奋的原因不是她猜的这个。

  “我原想着在这里和你举行婚礼,未免太委屈你了。你是本王子的王妃,草原未来的女主人。我们的婚礼应该在草原王庭举行才是。现在机会来了,敖台(突厥二王子)那个蠢货马上就要成为本王子的手下败将!到时候本王子会和你在王庭举行最盛大的婚礼!你会是草原最尊贵的女人。”

  还真被她猜中了,那位突厥二王子真的那么没用?轻轻松松地就被斯木里打败了?

  这跟乔伊灵没多大的关系,斯木里怎么样,说实话和她没关系。不对,斯木里要是输给突厥二王子,最好连命都没了,那就——

  这么一想,乔伊灵心中暗喜,但是没一会儿,那点喜悦之情就被压下去了。

  斯木里死了,她怕是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她指不定被会送给突厥二王子,甚至是被斯木里手下的人霸占。无论是哪种情况,乔伊灵都不高兴,同样的死路一条。

  斯木里见自己说了大半天,乔伊灵却没丝毫的反应,眼底浮现不悦之色,“你难道不高兴?你很快就会是草原上最尊贵的女人!”

  高兴你妹!要不是顾忌着不能以鸡蛋碰石头,碰了以后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乔伊灵真心恨不得骂死斯木里。

  忽地,乔伊灵下巴一痛,原来是斯木里强硬地抬起她的下巴,逼迫自己和他对视。

  “本王子告诉你,你乔伊灵注定了是本王子的女人。你别在想什么有的没有的。更别想逃,有本王子在,你这辈子都别想逃走。”

  乔伊灵不开口,不止是因为开口了没什么好处,更多的是她下巴被捏得生疼,根本说不出话来。

  斯木里松开乔伊灵下巴,粗糙的手指不停在乔伊灵粉嫩的唇畔间来回摩擦,乔伊灵想避开,但是她的后脑勺被斯木里紧紧扣住,她避无可避!

  “这嘴唇瞧着真诱人,尝起来味道一定很好。”

  乔伊灵的洗高高提起,身子僵硬着,动也不敢动,一个变态会做出什么是你想不到的。乔伊灵现在有些怕斯木里要提前生米煮成熟饭。这是她万万不想的。就算逃不脱被畜生糟蹋的命运,但乔伊灵不想这么亏,斯木里敢欺负自己,她就一定会要了斯木里的命!尽管到最后她也一样会死,但是乔伊灵不在意了。

  “好好在这里待着,等我夺回王庭,到时候我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娶你。”斯木里眼底闪过一丝可惜,恋恋不舍地松开乔伊灵,仿佛错过了什么绝佳的美味。

  乔伊灵这会儿死死控制着自己,她担心一个人忍不住她就会吐出来!乔伊灵敢说她要是真的吐了,这斯木里怕是真的会恼羞成怒地直接要了她。所以乔伊灵拼命忍着。

  斯木里离开了,乔伊灵才瘫软下身子。乔伊灵也不知是该祈祷斯木里死,还是祈祷斯木里活得好好的。好像两样她都不期待。因为无论斯木里怎么样,她的下场都不会好。乔伊灵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祁云能来救她。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真是太坏了。

  外面的号角声响起,想来是斯木里开始召集人马。乔伊灵有些奇怪,斯木里哪来的自信认为他一定能赢了突厥二王子,成为草原王庭的新主人?

  乔伊灵在心里想了许多,但还是没能找到一个答案。她一直被困在帐篷里,什么信息都获取不了,根本无法自己猜到事实。不过这些也不重要,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祁云啊祁云你赶紧来救我啊!

  斯木里离开了,乔伊灵的日子还是这样过着,唯一不同的就是没有斯木里在她面前晃悠,不用被他触碰,不用听那些她根本不想听的话。这算是唯一的好处吧。

  又过了三日,乔伊灵不知道斯木里这仗打得怎么样,一场战争应该不会那么快结束,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吧,当然要是能拖得更久一点,那就更好了。

  于是乔伊灵更盼望着祁云能来救她了。这样转眼又过去三天,今天总算是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乔伊灵刚刚醒来,外面一片刀剑碰撞声,还有嘶吼声,鲜血四溅,她的帐篷也被染红。

  乔伊灵连忙起身,她在这里根本不敢宽衣睡觉,每天都穿戴得整整齐齐,她就是担心哪天会有什么突发情况,穿成这样也好逃命。

  乔伊灵偷偷将自己身上携带的毒药、蒙汗药一股脑地拿出来。这可能用不上,可能是为敌人准备的,也有可能是为她自己准备的。

  忽然帐篷的帘子被掀开,露出的那张俊脸是乔伊灵朝思暮想的,乔伊灵水眸瞬间溢满了泪水,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祁——祁——祁云!”

  祁云手中握着染血的剑,剑尖正滴着一滴一滴的鲜血,他洁白的衣裳上也染上了鲜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祁云扔下剑,快步来到乔伊灵面前,一把将她抱住,“是我来晚了。你受苦了。”

  乔伊灵依偎在祁云怀里,同样伸手紧紧抱着祁云,这些天的彷徨无助还有害怕有了宣泄口,她终于忍不住痛出声,“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好害怕!我害怕自己等不到你出现。”

  这一刻,乔伊灵放下了身上竖着的刺,她终于流露出自己的害怕无助,她是真的害怕啊!她不怕死,不怕苦,她怕的就是沦落成男人的玩物,真要落到那个地步,乔伊灵深感她不如选择直接死了的好。直接死了也好过落到那最不堪的地步。那是乔伊灵万万无法接受的。

  “不会的。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祁云抱着乔伊灵的手陡然用力,这些日子他又何尝不害怕。他最怕的是当他找到人时,等待他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这是祁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他无法想象,他再也见不到那跟狐狸似狡诈的女子,再也见不到她那狡黠的笑容,再也看不到她精明自信的眼神,再也……

  好在,老天是眷顾他的。她还在!她还在!

  等韩飞扬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祁云和乔伊灵相拥的场面,他此时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辣眼睛!

  “咳咳——”韩飞扬毫不客气地煞风景。

  可惜祁云和乔伊灵两个此时实在是太激动,一时间都没听到韩飞扬的声音。

  “咳咳咳——”韩飞扬咳嗽的声音更响了,这会儿终于惊动了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祁云不悦地瞪了眼韩飞扬,乔伊灵有些不好意思地离开祁云的怀抱,她在这方面的脸皮还是有些薄的。

  “瞪什么瞪!我心情不好!为了救乔伊灵,你多少计划被打乱。你让好不容易安插在柔然和鞑靼的细作唆使时两部首领,让他们帮助斯木里跟突厥二王子争权。你明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候,咱们的原定计划是让斯木里和突厥二王子鹬蚌相争,到时候在趁机挑起草原诸多部落内乱。但你就为了一个女人,把这一切都给毁了!

  祁云,我对你很失望!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曾经跟我说过什么,你还记不得自己的理想,记不记得自己的志气!为什么我在你身上都看不到这些东西了呢!”

  韩飞扬很生气,不止是是对祁云的,更是对乔伊灵的。乔伊灵就是一个红颜祸水!自己这表弟被她迷惑的快要不要江山爱美人了,就连斯木里那蠢货,他都去攻打王庭了,居然还为了乔伊灵留下一百勇士,他真是够看重乔伊灵的。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不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别的好处,韩飞扬是什么没看出来!尤其是韩飞扬现在正是对乔伊灵恼火的时候,他是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只看出乔伊灵的不好。

  “我如此行事也并非全是为了伊灵。我之前想着先让斯木里和突厥二王子争斗,再挑动柔然和鞑靼等部落,使草原陷入一片混乱。这固然不错。但是现在柔然、鞑靼和斯木里联盟攻打突厥二王子,这时柔然和鞑靼后方必然空虚。柔然和鞑靼名下也有众多小部落,柔然和鞑靼对这些小部落向来是剥削严苛,趁着他们大肆出兵,后方势力薄弱,我已派人游说他们,不提劝说所有小部落反了,但是只要能有一半,这就足够了。

  到时候草原陷入一片内乱纷争,无论谁要统一草原都得付出不少的代价,就算草原到时一统,也必定元气大伤。五年之内,我定会发兵草原,彻底将草原人打趴下!”

  韩飞扬闻言若有所思,不能不承认祁云的想法很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妙了。但是在看到祁云身边的乔伊灵,韩飞扬的心情再次不好了,终究还是为了这个女人改变了原定最好的计划。

  “草原最大的马场在王庭西北方向五百里外,靠近库洛河上游河流处。那里饲养的战马是草原最矫健、威武强壮的。如今斯木里在和突厥二王子内斗,马场那儿的守卫怕是不严,趁机抢几匹种马,再毁了那马场不是难事。”

  “你怎么知道的!?”韩飞扬大惊!突厥为什么难对付,一是因为突厥人身体健硕,几乎一个突厥人都能抵撒上两三个天启人了,再加上突厥人勇猛,这样突厥人和天启人的作战能力是更加不能比了。还有就是突厥的战马好,天启的马跟突厥比起来,那就是突厥人和天启人身材的比较了。

  草原辽阔无垠,谁知道他们会将马场设置在哪儿。这些又是秘密中的秘密,反正韩飞扬查过,但是也只是查到几个小马场所在的位置,根本没什么用。突厥王庭的马场啊,还是最大的马场,其中的价值,韩飞扬都不敢去想。惊讶过后,韩飞扬就是好奇乔伊灵是怎么知道的了。还有库洛河,这不懂的人怎么可能喊出这河的名字。

  乔伊灵又不是看不出韩飞扬的嫌弃不喜,她没有热恋贴人家冷屁股的习惯,韩飞扬不喜她那就不喜她,乔伊灵也没想去讨好韩飞扬,“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马场在哪儿我告诉你们了,信不信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这就不关我的事了。”

  “我信。表哥,我们总共带来了五百人,你抽调一百人去毁了那马场,最好能带回几匹好母马,若是不能,最低也要毁了那马场。”祁云沉思了片刻,他选择相信乔伊灵。

  韩飞扬还想开口,万一乔伊灵是在胡说八道呢?或者她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是假的,那又如何是好?但是在看到祁云脸上的凝重后,他不敢说话了。反正做决定的是祁云,他爱信就信吧,他不管了。

  “我这就去。”韩飞扬转身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乔伊灵是和祁云共乘一骑,乔伊灵靠在祁云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她彷徨无措的心也渐渐安稳。没有了威胁,乔伊灵终于有功夫开始想自己回去后的处境了。

  祁云将乔伊灵护在身前,细细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乔伊灵静静听着,对祁云处理事情的本事,她得说一句佩服,很周到很全面。她受了重伤,命悬一线,身边只有外婆和她的丫鬟照顾,关于她被掳走的事情没有一丝一毫传出去。

  是啊,她被掳走的消息没被传出去。但她被掳走是事实,祁云知道,祁昊也知道,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现代尚且无法完全不在意女子的贞洁名声,礼教森严的古代更别提。祁昊怎么想,乔伊灵可以不在意,但是祁云呢?祁云就真的不在意吗?乔伊灵现在是看不出祁云哪里在意,可能是祁云掩藏的太好了,或者是真的不在意。但就算祁云现在不在意,谁又能保证祁云以后都不在意。

  一年两年的可以不在意,但是十年八年呢?祁云还可以什么都不在意吗?乔伊灵不确定,也不敢去赌。因为赌的太大了,她赌不起。

  草原的夜晚是寒冷的,这一刻的乔伊灵忽然有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她忍不住双手环绕住自己,似乎这样能给她一点温暖,一点勇气。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2点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