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之名门嫡妃 第257章 豫王妃寿辰(二更)

一秒记住【鸿彩小说网 www.7659bik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水景山庄的账本就交给你了。”祁云直接将这任务交给韩飞扬。

  “等等,那水景山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让我怎么去找?我自认为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啊。”

  祁云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韩飞扬,“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还要问我?你只要查查祁昊每次去水景山庄一般都在哪儿待得时间长,然后你不就可以大体确定范围了。在确定范围后,你找东西不就方便多了。要是到这地步了,表哥你还找不到,那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表哥你了。”

  韩飞扬沉默了,“放心,账本我一定会找到的。不过祁然手中的账本在哪儿?”

  “我怀疑在梅思思手上。”

  “咳咳——咳咳咳——”韩飞扬表示自己被呛到了,好一会儿才停止咳嗽,“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梅思思?不可能吧,祁然跟梅思思的感情不好啊。祁然回到王府后,只在他两个姨娘的屋里过夜,从没见他去梅思思的屋里过夜。我看祁然从得到梅思思后,这心就冷了,怕是对梅思思也没什么稀罕的了。

  好,就当祁然很喜欢梅思思。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会交给梅思思呢!他不担心出什么问题?不可能吧。”

  “爱不爱,有时候不止是用眼睛看的。表哥你未免太过武断了。还有我刚才也说了,我只是猜的,这猜的到底准不准,那还不一定。指不定我就猜错了呢?表哥你还是好好关心你要找的账本,这才是正经的。”

  韩飞扬这会儿得意了,“表弟,这一次我怕是要先你一步拿到账本哦。表弟啊表弟,你是不是感到很苦恼啊?”

  祁云再次用看傻子的眼神看韩飞扬。没一会儿功夫,韩飞扬脸上得意的神色一凝,他读懂了祁云眼里的意思。祁昊将账本藏在水景山庄,这还是我告诉你的,又不是你自己猜出来的,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韩飞扬想想自己的确是没什么好得意的。

  “那豫王手里的账本呢?”

  “不知道。这回我连猜也猜不准了。谁知道豫王将他手中的账本放哪儿了。可能是贴身带着,可能是放在书房,还有可能是放在哪个旮旯缝里。这都是有可能的。你要问我具体的,我真不知道。豫王手里的账本,能拿到当然是最好的,要是拿不到,那就算了。能拿到两本已经是极好极好的事。锦上添花虽然好,但还是别去冒险。豫王那只老狐狸不是祁昊和祁然这样的青涩萝卜能比的。”

  韩飞扬赞同地点头,“等拿到水景山庄的账本,要不要再做一本假的放进去?”

  “这个主意不错。表哥有心了。就这样做吧。”

  花园这里

  祁昊和杨芸嫦就这样走着。杨芸嫦时不时侧头偷看祁昊,眼底情意四涌,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怕是都能看出杨芸嫦对祁昊的情意。

  作为被杨芸嫦直接盯着的人,祁昊的感触当然更深。

  可惜祁昊一点都不觉得高兴,相反十分厌烦。这种没经过自己允许,就硬被人凑成一块儿的感觉,真真是十分不妙。起码祁昊十分不喜欢,满园的春色,微风拂过带来的香气,不仅没有使祁昊的心情好转,反而更加郁闷。

  祁昊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杨小姐,本世子该好好谢谢你。若不是你救了母妃,母妃如今怕是还要受那非人的折磨。”

  杨芸嫦低着头,语气柔和,“世子言重了。小女能为王妃做点事,是小女的荣幸。当不得世子的一句谢。”

  “不,你当得起。你很当得起。杨小姐你是个很好的姑娘,你美丽温柔,善良懂事,你真的很好。只是杨小姐也该知道本世子是有未婚妻的,人无信不立,这个道理想来杨小姐也该明白。本世子不想当那不诚之人。杨小姐你懂本世子的意思吗?”

  杨芸嫦粉脸瞬间变白,心里却涌起滔天的恨意。乔伊灵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世子就这么喜欢乔伊灵!

  杨芸嫦现在什么都不能说,只以沉默对祁昊。

  祁昊也不生气,杨芸嫦到底心仪他,自己的话似乎是有些太重了。杨芸嫦难过地说不出话来,这还是很正常的。

  “杨小姐是聪慧人,你应该明白本世子的意思。杨小姐救了母妃,甚至割肉入药。母妃还有本世子都是打从心里感激杨小姐的。杨小姐可以放心,本世子的话绝对是算数的,母妃可以收杨小姐为义女,本世子也会把杨小姐当成妹妹,甚至是亲妹妹一样对待。杨小姐在本世子心中的地位不会比媃嘉低。

  本世子可以亲自为杨小姐挑选一个如意郎君,并且送上最丰厚的嫁妆。”

  杨芸嫦藏在宽大袖中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她真是恨死了!祁昊这是在羞辱她嘛!

  心里恨得几乎想咆哮,想要杀人,杨芸嫦脸上的表情却是愈发的楚楚可怜,美眸含泪,欲落不落,这样的杨芸嫦才更加让人心疼。

  祁昊忍不住在心里反思,他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但话已说出口,祁昊并不后悔。

  “杨小姐来王府也很久了,女儿家的还是早点回家的好。”

  杨芸嫦长而尖锐的指甲几乎刺破了手掌心,但是杨芸嫦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怎么会痛呢!她受到的羞辱还有她心中的痛意是远远超过手上的痛。

  接下的日子,杨芸嫦还是每天都去豫王府,祁昊那里既然靠不住,那她就要死死抓住豫王妃这个救命稻草!

  其实最好最有效的法子是直接解决了乔伊灵。杨芸嫦就不信了,要是乔伊灵低落泥地,没有资格嫁给世子时,世子还会眼巴巴地想娶乔伊灵吗?杨芸嫦不相信,男人总是嘴上说着自己有多么多么的深情,实际上男人最是薄情不过。

  这一日,杨芸嫦来豫王府,正好迎面撞上了一娇艳妩媚的女子,这正是张姨娘。

  张姨娘是认识眼前的人,不就是豫王妃面前的红人杨芸嫦嘛!虽然张姨娘打心眼里看不上杨芸嫦这上赶着的贱样儿,但是人家现在厉害,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姨娘能招惹的起的,所以她很老实地给杨芸嫦见礼,接着不等杨芸嫦开口,自己起身跑了。

  张姨娘自从碰到乔伊灵那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怪人,她对这些人是真的都怕了。大面上不出错,然后直接跑路,这才是最正确的。

  “这位是——”杨芸嫦有些好奇,看打扮是已经嫁了人的。但应该不是管家娘子之类的,瞧着像是姨娘。

  “她啊,她是大公子的张姨娘,十分受宠。杨小姐不必在意。要说张姨娘之前也是最嚣张跋扈的,谁知道她现在成了现在这样。想来是被打怕了。”领路的丫鬟笑着为杨芸嫦解惑。

  “被打怕了?”杨芸嫦只当王府的主子看张姨娘不规矩,所以动手打了她。

  “是被乔小姐打得。那位乔小姐可真厉害,据说她当时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给了张姨娘四下耳光,打得张姨娘的脸都肿了,好几天都见不了人。咱们都以为张姨娘这么受宠,大公子肯定会为张姨娘讨个公道呢。谁知道大公子什么都没做,那位乔小姐打了人就打了人,什么事都没有。倒是张姨娘从此见到乔小姐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一见到就远远的跑了。”

  领路的丫鬟说起这事,自己都觉得好笑,忍不住笑出声。

  杨芸嫦也笑了,这的确是蛮有意思的。乔伊灵那女人的确是蛮有意思的。

  张姨娘吗?杨芸嫦心里隐隐有了计较,嘴边勾起一抹算计的弧度,转瞬即逝,好像从来不成出现过一样。

  转眼就到了豫王妃大寿的日子。

  魏老夫人中毒后身子虚弱,所以她就不参加了。而魏大夫人牛氏从魏雅娴死后,精神就有些不正常,恍恍惚惚,整天都抱着个枕头摇晃,嘴里喊着“雅娴、雅娴、雅娴。”

  大家都知道牛氏怕是疯了。魏大老爷魏源好歹念着这么多年的夫妻之情,为牛氏请了大夫诊治,只是大夫也说了牛氏的病是心病,除非解了心结,否则牛氏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牛氏的心结是什么,大家都一清二楚。牛氏的心结除了魏雅娴还会有谁。只是如今魏雅娴已经死了,牛氏的心结怕是一辈子都解不了了。

  魏大老爷魏源也只能吩咐人好好的伺候牛氏让。其实牛氏这样也好,沉浸自己的世界里,最起码她能忘记魏雅娴已死的事实。

  所以魏家女眷只有魏二夫人韦氏、魏三夫人陈氏还有魏雅柔。

  魏雅柔穿着羽蓝色的晚烟霞紫绫子如意云纹衫,梳着扁平的发髻,用一只云纹白玉簪挽发。没有过多的首饰,衣裳也是清丽雅致。这样的打扮将魏雅柔小家碧玉的特点展现的淋漓尽致。虽没有牡丹芍药的艳丽妖娆,一眼就能夺人眼球,但是也别有一番楚楚动人之感。乔伊灵瞧着的确是很不错。

  “二表姐今日打扮的很漂亮。”乔伊灵不吝啬地夸赞。

  魏雅柔羞涩一笑,“在表妹面前,我可不敢称美女,那真是要贻笑大方了。”

  乔伊灵很美,这一点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见。哪怕是豫王妃、杨芸嫦或者是万铃儿,她们都够讨厌乔伊灵吧,但那些人也不能吧承认乔伊灵的美丽,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乔伊灵是个丑八怪吧。她们不是也只能用狐媚子来形容乔伊灵,这从侧面上不也说明乔伊灵的美貌吗?

  “美也分很多种。像表姐如今这样的,不正是楚楚动人、小家碧玉的美吗?”

  “多谢表妹夸奖了。我能入了表妹这样绝色美人的眼,看来我今天的装扮还是挺成功的。今日的衣裳首饰都是母亲赏给我的。”

  乔伊灵笑笑,不再多说什么。

  豫王府

  今日是豫王妃的寿辰,豫王府可以说是十分热闹。门前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一眼望去,处处都是红通通喜洋洋一片。就连豫王府门口的两座石狮子也披上了大红的绸缎,瞧着喜庆极了。

  进了豫王府后,魏二夫人韦氏和魏三夫人陈氏自然是找跟她们年龄相当的夫人聊天交际,乔伊灵和魏雅柔则是去了和她们年纪相仿的小姐圈子。

  此时,这些小姐都三个一起,五个一群的在聊天,其中有个圈子特别大,只见一群大约十多人的少女都围绕着一个女子,颇有众星拱月的感觉。而被众人围着的人是杨芸嫦。

  只见杨芸嫦梳着百花髻,发髻上插着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手拿一柄半透明刺木香菊轻罗菱扇,身着一袭鹅蛋的菊纹上裳,下身套着深兰色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裙,打扮的耀眼夺目,如一颗盛世明珠绽放着自己的光芒。

  乔伊灵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巧,在乔伊灵收回眼神的那一瞬间,杨芸嫦凉凉的眼神正好和乔伊灵撞上。

  这一撞,犹如火星撞地球,火星四溅,噼里啪啦。

  短短的一瞬间,乔伊灵和杨芸嫦各自收回视线,好像方才那短短的对视根本不存在。

  “乔伊灵你也来了。”身穿大红绣裙的段明月提着裙子朝乔伊灵跑来,但是在看到乔伊灵身边的魏雅柔后,渐渐放缓了脚步,显得十分端庄。

  魏雅柔不在意一笑,“我看那儿的花儿很美,我去那儿看看。”说着了,魏雅柔离开了。

  段明月凑到乔伊灵身边小声嘀咕,“你这位表姐很识趣啊。我记得以前在宴会上你这表姐都没什么存在感,反而你那位大表姐——咳咳——咳咳咳——当我没有说啊!”段明月想起魏雅娴已经死了,她现在提起魏雅娴不是勾起乔伊灵的伤心事嘛!

  乔伊灵早就不介意魏雅娴了,段明月提不提的,她也无所谓。至于段明月说的魏雅柔,没存在感,识趣——

  “你看到杨芸嫦没有?现在的杨芸嫦可得意了!你看到她头上那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了不?”段明月自知失言,连忙开始转移话题。

  “不是瞎子应该都能看得到。”杨芸嫦头上的步摇可谓是富贵精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夺目。

  “那是豫王妃赏给杨芸嫦的,据说是豫王妃嫁给豫王时,那时候老豫王妃还活着,在豫王妃进门后的第一天敬茶时赏给豫王妃的。价值什么暂时不说,光说这意义就够不一样吧。”

  乔伊灵点头,是很不一样。豫王妃的婆婆送给豫王妃进门的见面礼啊!这意义够大了,给人以无限的想象啊。

  “还有还有!你看到杨芸嫦正在炫耀的镯子了不!那也是豫王妃赏给她的。据说那彩色翡翠镯子是豫王妃的母亲送给她的,从豫王妃嫁进豫王府起,她就一直戴着。据可靠消息,这彩色翡翠镯子是豫王妃打算送给她未来儿媳,是要一代一代传下去当传家宝的!你看杨芸嫦那得意样!我瞧着真是不舒服。”段明月说着抖了抖,语气里满是嫌弃。

  “你知道的好多啊。”乔伊灵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段明月。

  段明月摆了摆手,“这叫什么多。我方才说的在庐州贵女圈里都快传遍了。你不知道那才叫不正常好不。你没看到这么多人都围着杨芸嫦拍马屁啊!对了对了,你看到那穿蓝底红花裙子的人了不?她叫吕悠心,最近她可出名了。听说她往杨府跑得最勤快,对着杨芸嫦那叫一个鞍前马后,简直是比丫鬟还要丫鬟了!最近大家聚在一起总会提起她。虽说吕家门第不高,但吕家不总是自称是书香世家吗?这就是书香世家的风骨?谗言媚骨吧!”

  ------题外话------

  啦啦啦,我的预感非常准,今天开始加更,加到30号啊。三更在晚上8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