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认真的吗?灵梦?”

    “当然是认真的,相信我,这样肯定能轻松地赚钱!”

    “哈......”

    看着兴致满满的灵梦,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这个方法听起来不仅坑爹而且不靠谱,但是貌似......已经现在阻止不了这个掉进钱眼里的家伙。

    “放心吧,虽然是心血来潮,但是我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了。”

    瞧见武也那几乎明白地写着拒绝的表情,灵梦信心十足地拍着自己平坦的胸脯。

    “交给我吧。”

    “......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听听吧。”

    阻止不了就索性不阻止了,这是武也多年来和博丽神社的巫女相处得出的心得。

    “你知道‘铃奈庵’吗?”

    “嗯,以前去过一次,好像人之里的一家书店吧?”

    “没错,那你知道‘阿加莎克里斯q’吗?”

    “......什么啊这个,听起来像是外星人的名字。”

    “啧啧啧。”

    摇晃着手指,灵梦用一副“你很无知”的表情看着武也。

    “这可是幻想乡内最有名的作家哦,《这也全都是妖怪干的吗》可是绝赞的悬疑作品,你居然不知道?”

    “抱歉,在下只是一个外界的人类而已。”

    “哼哼哼,没关系,我已经想好了,只要把你说的那什么‘邪王真眼’的故事记录下来然后卖给她,绝对能够赚到大钱!”

    “诶......”

    是的,你没有听错,灵梦想出来的简单的赚钱方式,那就是让利用武也唯一可以带入幻想乡的东西——他的记忆。

    刚才武也提到的关于小鸟游的中二病给了灵梦很大的灵感,她打算用那些胡编乱造的“设定”还有“故事”去赚钱。

    虽然心情上武也倒是蛮想支持一下,可是貌似这个方法仔细想想全是漏洞啊。

    “那个啊,灵梦,虽然你的想法好像挺不错的,可是你也说了,人家毕竟是著名作家,你这样直接拿着素材去找他,真的会被接受吗?而且退一万步说,你认识他吗?”

    武也很直接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一次灵梦居然是真的想好了一切。

    “认识啊。”

    灵梦很是淡定地说道:

    “那个阿加莎克里斯q的真名叫做稗田阿求哦,你记得这个人吗?”

    “稗田阿求?”

    武也皱了皱眉头,思索了片刻,然后眼前一亮。

    “哦哦,你说的是那个人之里名门稗田家的幼女?就是超级有钱的那个人?”

    “嗯,嗯......”

    本能地,灵梦感觉武也似乎是刻意强调了什么奇怪的部分,不过暂时她还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

    “没错,就是她,只要找上她然后把这些素材卖给她就能换到钱了!”

    “......”

    你是巫女吧?是巫女对吧?是神社的正统巫女吧?既然是巫女的话,就给我从神社的角度去想点正常的方法啊!

    “怎么了?武也,被我的奇策惊呆了吗?”

    “......差不多吧。”

    确实是被惊呆了,只不过是被其他的方面呢。

    灵梦那眼中的金光就差快要把武也给闪瞎了,看来似乎是不能阻止了。

    “那就拜托你了哦,武也!”

    “......啊啊,我尽力吧。”

    兴趣缺缺地应了声,听着灵梦口中不断念叨着“赚个大钱”,武也嘴角抽抽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好奇地问道道:

    “对了,灵梦,既然是用伪造的笔名进行创作的,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

    “嗯?你问这个啊。”

    灵梦意外地瞥了眼武也,然后毫无节操地嬉笑道:

    “你看,这个月的《这也全都是妖怪干的吗》不是延期了吗?我忍着不住好奇所以就让魔理沙发挥一下她的职业特长去作者哪里看看能不能提前借来看看,然后就......哈哈。”

    “......”

    喂,我说,这是犯罪吧?你身为博丽的巫女去做这样的事情真的好吗?还有,那个黑白,稍微给我有点正常人该有的常识啊!

    “听我说啊,魔理沙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还没有写完的第三卷,然后阿求那家伙还在嘀咕着什么‘啊啊,想不出故事来,该怎么办啊’这样的话。”

    丝毫没有罪恶感的灵梦很是激动地更武也诉说着她“借”来的趣闻。

    “你看你看,是不是刚刚好,这样说起来的话,我是不是还做了次好人,我可是特地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给予帮助了哦,雪中送炭诶,酬金应该会给很多吧?”

    “......”

    这不叫雪中送炭反而应该叫趁火打劫才对吧?

    “嗯嗯——我真是个好人,还是个天才,嘿嘿。”

    灵梦自卖自夸了好一会,看见一旁没有丝毫波动甚至还想要笑的武也,这才想到这个“天才的方案”最重要的部分还没有落定呢。

    于是她带着讨好的笑容突然凑近了武也。

    “我说啊,武也,嘿嘿,我们是好朋友对吧?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那种类型。”

    “虽然事实好像是这样没错,但是.......你的笑容太恶心了,稍微给我离远一点啊喂!”

    “嘿嘿嘿。”

    灵梦的双眼早已失去了正常的焦距,写着“金钱”的瞳孔已然不是普通的言语所能打动的。

    “武也,平常你来神社的时候,我都是用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你的,对吧?”

    “明明是用去年的茶水......”

    “那,那还有团子不是吗!”

    “你刚刚还说让我付钱来着。”

    “呃,那,那是开玩笑啦,哈哈哈。”

    故作正经地咳嗽两声,看来商机难得,灵梦似乎已经不打算在纠结所谓的节操了,虽然她本来就没有这东西。

    “咳咳,就是这样,武也,为了博丽神社的未来!万事就拜托你了!”

    “不要说的那么大气啊,明明就是为了你自己的**不是吗!”

    “都,都一样啦!”

    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瞎话,灵梦把武也推进了内间,一边将他的睡衣找出来递给他,一边催促他换上。

    “好了好了,武也,我已经等不及了,你赶紧回去帮我把那些故事完整地记录下来然后带过来!”

    “喂,喂——我说灵梦,就算要让我去记录那些‘故事’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我才刚刚过来啊,算下时间,现实世界里还是大晚上吧?”

    “这么好的机会不会永远等在哪里的!晚上也正好,武也!加油吧!”

    “加你个大头鬼的油啊!我又不是真的在做梦,你以为说醒就能醒的啊!”

    “放心,这个问题就交给我解决吧。”

    说着,灵梦随手从宽大的袖口里掏出了几张平时退治妖怪用的符札,顿时武也的心头冒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喂,灵梦,那是......?”

    “不用担心,武也,一瞬间的话,你是根本不会感觉到的疼痛的!”

    “喂喂喂,红白,你该不是打算用那个......?”

    “武也!咬紧牙关!”

    “你这个......!”

    “二重弹幕结界!”

    轰——!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博丽神社的后院涌起了打量的烟尘,而那烟尘的中心,被爆炸变成一片焦黑的大坑里,已然空无一人。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里的武也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同时嘴上还不忘那句还未说完的——

    “混蛋——!”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