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彩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叶郝看着德妃那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很是不解地道:“你到底是依据什么而相信自己已经掌控了整个皇宫呢?”

    “难道不是吗?”德妃望了望四周道:“你觉得除了你自己还会有谁来救你不成?”

    “本王并不需要任何人来救,”叶郝摇头道:“反而是德妃娘娘你,更需要人来救!”

    “哼,”德妃冷笑道:“你还是顾着你自己吧!既然卫亲王不愿意自己把小皇子交出来,那我们就只能硬抢了!”

    说完,德妃给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人一个眼神后,那些人便向着叶郝冲了过去……而她自己则退到了一边,欣赏着眼前的一切……

    德妃确实带了很多的人,而且这么多的人对付叶郝确实是够了,就算叶郝再怎么厉害,手中抱着一个婴儿,也无法抵御这么多人……

    就在叶郝渐渐落了下风,而德妃也以为自己快要得手的时候,突然有一把刀架在了德妃的脖子上……

    “住手!”德妃对永生教那群人喊道:“你们快住手!”如果他们再不住手的话,德妃就只能看着自己的脖子惨遭刀割了……

    被德妃这么一叫唤,那些本来要得手的永生教众们不得不停了下来。

    德妃对自己身后的人道:“那个,他们已经停手了,你可以放了我了吧?”

    听到德妃这样说,她身后的那个人果然就收起了刀,把她放了!

    德妃转过身,发现站在她身后的只不过是个不知名的侍卫。此时这个侍卫已经放开了她,她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于是她咬着牙对教众们道:“给本宫继续……”一边说一边指着刚才对自己动手的侍卫道:“连他一起给本宫抓了……”

    只可惜那些人刚想要动手,便有一阵卫兵跑了过来,把德妃和她的那些教众们给包围了!很显然这些卫兵并不是皇宫里的,而是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并且这些卫兵的人数丝毫不比德妃带来的那些永生教众们少!

    “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德妃怒道:“谁让你们进宫的!”

    德妃的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声音回她道:“是我!”

    当那个人走近的时候,德妃不由得深吸了口气!原来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监国公袁老!袁老这个时候来肯定是帮叶郝的了。德妃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教众们,如果此时被袁老抓住,那等待她的将只有死亡!

    于是德妃对身后的教众们道:“都给本宫上!冲出去再说!”

    听到德妃的命令,那些人也知道自己此时凶多吉少,便都拼了命地和那些卫兵对抗了起来,两方瞬时打得不可开交!

    德妃想趁乱逃离开里,可惜叶郝一直盯着她呢!当她想要离开的时候,一转身便被叶郝给拦了下来。

    “德妃娘娘现在想去哪儿?”叶郝看着她道。

    德妃看到叶郝怀里仍然抱着小皇子,心中不由得一动,猛地向叶郝扑过去,直接用手去抢小皇子……

    只不过她的速度再快也没有叶郝的速度快!叶郝只不过轻轻地一个侧身,她便失了重心直接栽到地上去了!

    待她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卫兵跑过来,直接把她给制住了!

    德妃被抓起来,很快她的那些教众们也都被抓了起来!

    看着德妃那一群人被带走,袁老看向叶郝道:“你打算把小皇子带到哪里去?”

    “袁老说哪里话,”叶郝对袁老道:“本王为了保护小皇子差点命丧永生教之手,袁老不但不感激本王,怎么反倒还怪起本王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袁老瞪着他道:“你以为你刚从冷宫出来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吗?我明明看到你想带着小皇子出宫!”

    “出宫也是为了保护小皇子啊!”叶郝脸不红心不燥地道:“袁老也看到宫里有多危险了!本王一开始并没有料到袁老会来救本王,所以才会那么做的。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本王一开始也就不用那么费劲了是不是?”

    见叶郝脸皮如此之厚,此时袁老也不想和他浪费太多的时候。毕竟皇上此时还在享全宫呢。要不是为了小皇子,袁老也不会一进宫就马上到冷宫里来了!

    “你现在跟我去见皇上!”袁老对叶郝道。

    叶郝忙点头,抱着小皇子跟着袁老去了享全宫。

    享全宫里那些红色此时显得特别的刺眼!好像是满地的鲜血把这一切都染红了!此时天边已经有了亮光。当然当他们看到皇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身上其实一滴血都没有!

    “北卫的太子呢?”袁老忍不住望了一圈问道。很显然卫韶此时根本不在这里。

    胡为忙上前道:“袁老,享全宫已经被全包围了,那太子此时不可能会离开这里……”

    “那人呢?”袁老怒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映才当皇上几年竟然就是这样的下场!自己辛辛苦苦地为了叶映,好不容易以为一切都安定下来,自己也好享享晚年,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下场!

    被袁老这么一吼,胡为说不出话来了!其实叶映死亡的消息还是卫韶通知他的,可是他当时忙着派人去通知德妃,竟然把卫韶给忘了!等他想起来的时候,他也已经根本找不到卫韶了!

    不过当时听到皇上猝死的消息后,胡为便马上封锁了整个享全宫。这个卫韶不可能离开享全宫的,除非躺在哪里。

    就像胡为所听到的那样,他也是这样对袁老说了。当胡为进去查看皇上情况的时候,皇上和卫韶两个人当时都是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且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后来唤了太医过来,也没有查出有任何中毒的迹象,因此只能像卫韶所说的那样,皇上是突然太兴奋而猝死的!

    袁老仔细查看了叶映的尸体,确实没有任何的发现。可这仍然无法消除他心中的疑惑,他不相信叶映会这样突然的猝死,更何况他还那么年轻!再说了,他玩男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怎么兴奋,也不会如此!

    想到这里,袁老抬头打量着叶郝。

    此时的叶郝正看着自己皇中的小皇子呢。可能是因为来回奔波的原因,再加上周围吵闹的声音,小皇子这个时候正睁大了眼睛望着什么呢。当然他还那么小,肯定是什么也看不到的。

    “卫亲王,”袁老皱着眉头问叶郝道:“你一点都不好奇吗?”

    叶郝抬起头来道:“有袁老在这里,本王就不插手了。再说本王一向不喜欢研究皇宫里的事情,一切就都听袁老的吧!”

    “是吗?”袁老盯着他道:“来人啊!”突然袁老吩咐道:“把小皇子接过来……”

    “袁老,”袁老的话还没有说完,叶郝便道:“小皇子在本王的怀里,袁老是不放心吗?”

    “我很放心,”袁老对叶郝道:“可是就像卫亲王刚才所说,卫亲王不想管宫里之事,那小皇子此时属于宫里的人,还请卫亲王把小皇子放下再说……”

    “这可不行!”叶郝直接拒绝了,“小皇子确实是皇宫里的人,可他不仅仅是皇宫里的人,更是全天下的皇子!皇上已经不在了,小皇子是唯一的继承人,怎么能只局限于是皇宫里的人呢?”

    “那卫亲王的意思是,”袁老不由得道:“卫亲王要亲自照顾小皇子吗?”

    “是的。”叶郝看向袁老说得很肯定道:“慕莲在临终前已经把他交给了本王。本王也已经答应了她,因此本王便一定要护小皇子的周全。当然了,袁老若是不放心交给本王一个人照顾,自可以派些自己人一并照顾,本王绝没有其他意见。”

    袁老见叶郝已经说得这么直接了,自己也不好在享全宫当着叶映的尸体与叶郝争执,只得暂时先忍了下来。

    接下来,袁老便开始准备皇上驾崩的事情。而叶郝呢则一直住在宫里一刻不离地守着小皇子。

    袁老派人搜查了享全宫,但确实没有搜到卫韶。胡为因为这件事情被袁老狠狠地教训了一番后,还把他给关了起来,说他有失职之责,等皇上下葬后再拿他是问。

    在袁老处置胡为的时候,叶郝抱着小皇子在享全宫绕了一圈。他当然也是想看看卫韶到底有没有离开那里。当他走到浴池那里的时候,他看到浴池里的水某处正冒着小泡泡,于是他便一直盯着那个地方。

    等搜查过的人走了之后,果然卫韶从水池里冒了出来。当卫韶看到叶郝抱着一个小孩子站在那里盯着自己的时候,他倒是被吓了一跳。他以为人都已经走了才出来的,却没有想到叶郝站在那里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让他完全不知道!

    “出来吧。”见卫韶愣在水池里,叶郝便对他道:“搜查的人已经走了。”

    卫韶只得从水池里走了出来。然后又到屏风后面换了声干净的衣服。

    当卫韶走近叶郝的时候,他仔细地看着他问:“你为什么要帮我?”卫韶本来以为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却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下见面!不过不管怎么样,能见一面已经很好了。

    叶郝也望着他问:“怎么,你不喜欢?”

    “我喜欢什么你就会帮我做什么吗?”卫韶反问他道。

    “只要我能做到……”叶郝不由得道。

    只是叶郝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卫韶听到后反倒是笑了。

    “很好笑吗?”卫韶这么一笑,倒让叶郝觉得自己傻得可笑了。于是便紧锁着眉头问道。

    “皇上死了,”卫韶对叶郝道:“现在你想做什么都能做到。”卫韶盯着叶郝道:“如果我说,我不仅要北卫,还要南叶,你会给吗?”

    “不会。”叶郝说得很坚决。这对他来说完全是两回事!

    “怎么,刚才说的话不算话了?”卫韶看着他有点轻蔑地道。

    叶郝回道:“这件事情我做不到。因为之前我已经答应了别人,要让自己怀中的这个小孩子当上皇上。所以你现在所说的我做不到!”

    见叶郝说得如此的认真,卫韶不禁愣住了。他当然是跟叶郝开玩笑的,但叶郝却并没有当这个是个玩笑,反而回答得很真诚,这倒让他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等天亮以后,这里开始布置灵堂,到时候会有很多的官员过来,”叶郝对卫韶道:“你便可以趁乱离开这里了。”

    “不管你怎么帮我,”卫韶想着还是得把话说在前头,便道:“我不会感激你的,以后也不会觉得欠你的人情要还什么的……”

    “这个我知道。”叶郝好像也是这么以为的,“你放心,这些都是我自愿的,你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明明叶郝这样做这样说是为了讨卫韶的欢心,可是卫韶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他现在反倒怀念起之前那霸道而又有点蛮横的叶郝来了。而现在呢,叶郝无时无刻不顺着他的心意,反倒让他的心非常的烦燥不安……

    “那你顺便也答应我一个要求吧,”心里越是不安,卫韶越是想要给叶郝找点麻烦,于是他便对叶郝道。

    叶郝看着他问:“什么要求?”

    卫韶对他道:“既然你已经让我复国了,那就答应在你的有生之年都要不再与北卫有任何的战争……”

    听到卫韶的话,叶郝的眉头皱了皱。他当然知道卫韶这个要求过份了。不仅很过份,而且要求他的时候还很嚣张,这很明显就是在为难他啊!

    叶郝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小皇子,对卫韶道:“你这个要求现在我并不能答应你,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到时候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好好地向小皇子汇报,争取两个国家之间没有战争……”

    “呵,”卫韶冷笑道:“原来卫亲王也有做不了主的时刻啊!”

    虽然卫韶一直在找自己的麻烦,但是叶郝却始终一副不舍的眼神看着他。叶郝心里知道,自己这次放了卫韶走,下次便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了。

    而卫韶呢,被叶郝这么一盯,自己的心里不由得涌上了一种情绪,这种情绪让他心里不仅仅有不舍还有难过。

    卫韶不禁侧过身去,不再让叶郝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他对叶郝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帮助我……”

    当然不仅仅是谢谢叶郝帮助他,可是更多的话他却再也说不出口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怎么说叶郝心里也应该会明白吧。或者说怎么说再多感谢的话,他也无法在行动上感谢他了。

    卫韶以为叶郝会说些什么,可是等了半天叶郝却什么都没有说。卫韶不由得转过头来看向叶郝,却发现叶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你,”卫韶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叶郝却腾出一支手臂来直接把卫韶拉进了怀中,紧紧地抱着他……

    本来卫韶还想着挣扎,不过很快他便放弃了!卫韶发觉自己也是想念这个怀抱的,他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落了下来。

    “我会去看你的……”叶郝在卫韶的耳边低声道。此时叶郝的话不像是一句安慰,而更像是一句承诺。

    卫韶把头轻轻地靠在叶郝的肩上,以回应叶郝的话。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去看他,他只知道他回国后,国家还等着他修复和建设……他以后将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做,有北卫整个担子压在自己的身上,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去等他来看他……

    虽然两人有太多的不舍,可是在临走之前能够见上一面,已经数是足够幸运了。而且袁老可没有排除对叶郝的怀疑,一直派人盯着他呢。

    过了两天的时候,官员陆续进宫,卫韶便趁着这个人多热闹的时候在陆蓉晴的安排下离开了皇宫。

    叶郝把小皇子放在摇篮里,让樱儿看着。这个时候袁老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袁老,”叶郝看了眼摇篮里的小皇子,皱着眉头对袁老道:“您这样不怕吓得小皇子吗?”

    “我不怕吓着他,”袁老气道:“我怕吓不着你!”

    叶郝听了袁老的话不由得道:“袁老为什么要吓我?”

    “为什么?”袁老指着叶郝道:“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你那日在我府上的后花园对我说的话,你说有一天我会求着你……”

    “好像没有那一天……”叶郝摇头道。

    袁老气道:“没有吗?现在皇子在你的手里,兵权在你的手里,你现在可是一手遮天啊!”

    “袁老,”叶郝轻叹了口气道:“难道你不觉得这么大的担子在我的身上,我也很不想吗?”

    “你不想吗?”袁老瞪着他道:“你不想你串通永生教的人杀皇上?你不想你放北卫太子回国?你不想你霸着皇子不放?”

    叶郝认真地看向袁老,知道他已经了解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可是叶郝心里想着,皇上是自己杀的不错,太子也是自己放的,可是慕莲却并不在自己的计划之内,他从未想过要杀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霸着皇子!可是现在除了自己有这个能力,还有谁能把这个重担给挑起来呢?

    “你承认了是不是?”袁老指着他道:“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是不是?你早就想杀皇上了是不是?你只不过也在等着慕莲的孩子出生是不是?那个北卫太子告你谋反一点也没有冤枉你是不是?”

    面对袁老的指责,叶郝现在只能保持沉默!

    “唉!”见叶郝默认了自己所说的一切,袁老气得深深地叹了口气!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就算他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就像叶郝所说的,现在他唯有配合他才能把南叶给维持下去,要不然难道还要逼着叶郝自己登上皇位吗?

    “袁老,”好像看透了袁老的心思,叶郝对袁老道:“我对皇位不感兴趣。你放心,我会好好扶持小皇子,皇宫也还在你的监管之下。只要袁老像以前一样对我,我绝对还和以前一样尽心为南叶……”

    “难道现在我还有别的办法吗?”袁老感觉一下子老了很多。他弯着腰对叶郝道:“我相信你。现在也唯有如此了。”

    见袁老已经默认了事实,叶郝便也松了口气。他当然也知道袁老若是执意盯着那些事情不放,要定自己的罪,那两方冲突起来,可是谁也不会捞到好处的。

    现在两个人达成了共识,那南叶总算还是稳定的。

    袁老在次日便在大殿上宣布了小皇子为太子的消息。自己仍是监国公,而叶郝呢,则封为护国公。择年让太子登基。

    而当天正是卫韶离开南叶的日子。

    马车在皇城外的一片树林里等着,卫韶很快赶到了那里。

    时影站在那里等着他。当他看到卫韶的时候,刚想行礼,却被卫韶给拦住了。

    “能再见面,真是高兴!”卫韶打量着时影道。

    时影的眼圈也红了,他也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卫韶了,或者说他们再也没有希望了,却没有想到,他们还可以再见面,而且回到北卫去。

    “谢谢你,”卫韶转身对护送自己来的陆蓉晴道。

    陆蓉晴看着他道:“太子殿下不用客气,以后还要倚仗太子殿下呢。”

    听到陆蓉晴这么一说,卫韶愣了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此时时谨也站在陆蓉晴的身边。陆蓉晴见卫韶不解,便看了眼时谨才对卫韶解释道:“永生教在南叶已经不存在了。而我也不能继续呆在南叶了。卫亲王知道太子殿下回北卫后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便让我和时谨带着自己的人跟你去北卫。”

    说到这里,陆蓉晴和时谨都单膝跪地对卫韶行礼道:“以后我们便是太子的人了,太子只管吩咐便是!”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陆蓉晴和时谨,卫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回北卫当然希望有人帮自己,况且自己的暗卫已经所剩不多,回去一时也难以活动。不过若是他们两个都跟自己回北卫去,那事情做起来便容易很多。只不过这两个都是叶郝的人,很难说不是叶郝安排在自己的身边的……

    见卫韶犹豫,时影对他道:“他们是卫亲王的人,但是殿下别忘了我们回北卫也是卫亲王帮助的。他应该不是随意拆台的人……”

    时影的话让卫韶深吸了一口气。他又怎么会不相信他呢?有时候就是因为太相信而忍不住去怀疑啊!

    当马车往南叶边境赶去的时候,叶郝正抱着小皇子站在大殿的天台前看太阳。早春的太阳很暖和,一切都像蒙上了一层金黄色。

    叶郝想像着小皇子长大的样子,也想象着再见到卫韶的样子……时间会过得很快吗?叶郝忍不住想着,也许吧!

章节目录

太子为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鸿彩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妖娆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娆公子并收藏太子为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