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彩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刚到美国的时候,江之炎颓了整整半个月。

    手机护照统统被没收,这半个月里,他总是想尽办法,想给温念带去一点消息,可拨她电话,却总是已关机,甚至到最后,都成了空号。

    颓然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直到江立扬那日的登门造访。

    昏暗不见天日的公寓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烟草味,茶几上的烟灰缸,烟头扎堆。江之炎就那样靠在沙发上,对着那噼里啪啦讲着一连串英文的美国新闻发呆。

    “卧槽?”江立扬一脸愕然,他和江之炎差不了多少岁,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这么多年了,他可从来没见过小侄子这副模样。

    江立扬:“你姑姑不放心让我来瞧你一眼,结果你就……这样?”

    江之炎眼皮都没抬,指了下厨房,语气淡淡:“水在冰箱,自己拿。”

    江立扬翻了个白眼,过来扯他:“走走走,洗个澡刮个胡子跟我出去。”

    江之炎岿然不动,啜了口指间的烟:“不去。”

    江立扬居高临下看他一阵,提了下裤腿在他旁边坐下,也点了一支烟:“侄儿啊,咱们男人,看开点,看开了你就会明白,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女人嘛,这个无缘,就下一个。”

    江之炎这下抬眸了,目光疏淡看他一眼:“别把你自己那一套,用在我身上。”

    江立扬噎住:“……你就死心眼儿!”

    “小叔。”他吐了口白烟,“我想回去。”

    江立扬抵触地缩了下脖子:“你可别,老爷子正在气头上,你别惹事。”

    江之炎默了。

    江立扬碾了烟头,突然道:“之炎,有些事不一定要执着于眼前的。”

    江之炎斜眼看过来。

    “她还没有成年,如果你现在和她一起,别人会怎么看?”

    江之炎:“我不……”

    “我知道你不在乎……”江立扬打断,“可是你想过人小姑娘没?你总在她身边,给有心人看去了,会怎么说?她顶得住这些压力吗?说得难听些,年纪轻轻的,和自己家教老师搞在一起,你让别人怎么看她?”

    江之炎眉心一蹙:“我可以等。”

    “是啊,你可以等她长大,等她成年,等她摆脱如今的生活,在延川也是等,在这儿怎么就等不得了?”江立扬说。

    江之炎愣:“可是我……”

    “你害怕?怕她走了?”江立扬哂笑一声,“江之炎,从来都是自信满满的你,怎么到了这会儿,就这么自轻自贱呢?”

    ……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自那以后,江之炎放下一切,全身心投入学业中。

    他每天都在祈祷,祈祷时间快一些,再快一些。

    因为,这样孑然一身,苦苦思念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

    温念,你可还好?

    可还会偶尔……

    想起我?

    ——

    检查出怀孕,是在婚礼的前一周。

    那时候婚期将至,婚礼的琐碎事务越发繁忙,温念和江之炎常常酒店婚庆公司两头跑,虽然江之炎提过全权交予婚庆公司就好,但婚礼这种事温念还是更想亲力亲为,毕竟人生仅这一次。

    天气炎热,加上这阵子太过操劳,温念的身子有些撑不住,精神状态也是恹恹的。那日去完酒店出来,从阴凉的空调处一下转变到外头的高温,温念突然就有些难以适应,脚下一软,差点晕了去。

    幸好江之炎眼疾手快扶住她,见她一脸苍白,心下一慌,抬手摸摸她的脸,问:“哪里不舒服?”

    温念着实没力气,靠在他肩上喘了喘气:“想吐,可能中暑了。”

    江之炎二话不说一把抱起她,驱车直接往医院去。

    温时卿刚好当值。

    进了诊室,见温念一副虚弱的模样,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江之炎扶她在椅子上坐下:“可能中暑了。”

    温时卿伸手探了下她的手温,又惯例地给她把了下脉。

    半晌后,他面上明显一愣,直问:“上个月例假是什么时候?”

    温念:“五号。”

    闻言,温时卿伸手撕了张单子,边写边说:“去妇科找张主任做个检查。”

    江之炎和温念均是一怔,后者这会儿才想起,她这个月的例假推了半个月。

    怪只怪最近太忙,她都没去在意。

    取了单子,两人又赶去妇科。

    下午,检查结果出来。

    江之炎一个人等在诊室门口,心情忐忑地在来回踱步。

    十多分钟过去,温念从诊室出来,手里拿着张单子,一脸呆滞。

    江之炎两步过去,抓着她的手,神色凝重:“怎么了?”

    温念缓缓转头:“有……有了。”她举起手里的报告单,“三周……”

    江之炎面色一滞,随后咧唇难以置信地拿过她手里的报告单,那激动的模样简直难得一见:“我……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

    温念都还没缓过神,见他这么高兴,心里也跟吃了蜜一样甜,笑笑:“打个电话和妈说一下吧?她一定很开心。”

    江之炎牵过她,喜眉笑眼:“我来说,先去你哥那告诉他一声。

    如此一来,温念怀孕的消息在温江两家都传开了。

    大伙儿喜出望外,接二连三的打电话来贺喜。

    第二天中午,恰逢江家家宴,江之炎撇了手头的事务,和温念一块儿前去。

    这是在上次和江老爷子闹了不快后,第一次去江家。

    自前段时日的绑架事件后,林初便看开了,终归还是孩子的人生幸福重要,再加上温念恢复了声音,她心里那点芥蒂,也就此放下了。

    ……

    和江蕴生日那天一样,江家的人齐聚满堂,肖栀和苏莞知道温念怀了孕,纷纷过来嘘寒问暖。

    江老爷子正好从楼上下来,三人听见脚步声,不约而同的噤了下声。

    温念心里还是有些畏惧,但怎么说他也是江之炎的亲人,她不想因为自己而害得江之炎和至亲闹僵了关系,于是她扬了扬嘴角,微笑着轻唤一声:“爷……爷爷。”

    江震拄着拐杖在沙发上坐下,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温念早有所料地扯了下唇,无奈垂眸,正准备转身去后院找江之炎时,江震忽然冷不防开口了——

    “有了身孕,就别老站着了。”

    老爷子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却足以令温念欣喜若狂了。

    她点点头,重重“嗯”了一声,在左边的沙发上坐下。

    肖栀见这似要和睦相处的气氛,自觉拉着苏莞去厨房帮忙了。

    江之炎这时从后院进来,抬眸一看温念和老爷子单独在客厅坐着,心里难免一慌,只怕老爷子又说些不好的话,忙迈步直朝他们过去。

    结果倒是出乎意料。

    走到半途,他就听江震年迈的嗓音从前头传来——

    “婚礼的事让婚庆公司弄就好了,能用钱解决的就别自己操劳了。”

    “学校里到时候能休学就休一段时日,大着肚子去上课也不方便。”

    ……

    温念乖巧的坐在那里,听着老爷子说得这些话,简直觉得不可思议,除了一个劲儿的“嗯”声应和外,哪里还会想去说些其他的话。

    江之炎立在客厅外头,垂眸看着地上光洁的大理石,一时间,安心落意地笑了。

    ——

    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温念肚子渐渐大了起来。闲暇休憩的时候,江之炎常常会趴在温念肚子上,听着里头小东西的动静。

    温念忍俊不禁:“江律师,你老这样听,到底想听出些什么呢?”

    江之炎依然趴着,像个固执天真的大男孩:“听我女儿叫爸爸。”

    温念“扑哧”笑了:“你当她神婴呢?再说,你又知道是个女儿呀?”

    江之炎仰起身:“肯定是女儿。”

    温念:“你喜欢女孩子?”

    “跟你一样可爱的女孩子,我为什么不喜欢?”江之炎眉梢一挑,“而且,我还要抱着她去傅维珩面前,炫耀炫耀。”

    温念:“?”

    江之炎语气平淡:“他家出了个儿子,成天和他作对抢老婆,他快气死了。”

    温念:“…………”

    神,请保佑我生个儿子。

    ……

    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温念受秦沐的影响,迷上了项其琛,在家整天霸着电视看项其琛主演的电视剧《玄武》,完全无视了江之炎的存在。

    被冷落的江律师气愤难耐,不经意的挡到她眼前,温柔道:“很晚了,要不要睡觉,嗯?”

    结果温念眼皮都没动,抬手一把推开他:“你先睡吧,我还没看完呢。”

    江之炎:“……”

    他不服,步子一动又挡住她,一脸严肃地问道:“有什么好看的?那小白脸有什么好看的?”

    温念莫名其妙抬头看他,皱眉:“你干嘛啊?说谁小白脸呢?”

    江之炎今日脾气上来,还就跟她杠到底:“你就说,我好看还是他好看?”

    温念一手推开他,指着电视上俊逸若仙的男人,直言:“他。”

    江之炎:“…………”

    ——

    几年后,温念毕业了,平常除了在家带带孩子和画插画赚点小钱外,偶尔还会去江之炎课堂上坐坐,听听课。

    毕竟,觊觎江老师盛世美颜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某日,送了女儿去程澜那后,温念又得空偷偷跑来江之炎课堂。

    趁着他转身板书,温念悄无声息的从后门溜进去在后排坐下。

    江之炎那视觉是何等敏锐,转身过来瞟见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不用想也知道那人是谁。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装作没发现,继续讲课。

    临近下课,江之炎留给学生课堂提问的时间。一女学生胆大豪放,举手起身便道:“江老师!我的问题有很多,一时间问不完,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此话一出,全场同学讶然低呼,温念坐在后头一脸不忿,咬牙切齿。

    江之炎微微一笑,倒是从容,指了下独自坐在后头的温念,道:“这个的话,你得问问师母,看她答不答应。”

    闻言,众人扭头,目光齐刷刷落在温念身上。

    当事人一怔,扯唇干巴巴一笑:“……嗨……”

    女孩颇是识趣,撇唇无奈一耸肩:“OK,那些问题我觉得我自己能解决。”

    众:“……”

    下课铃刚好响起,同学们收拾了课本,向江之炎道过再见后,陆陆续续离开了。

    温念背着手从最后一排走上来,一脸傲娇地撞了撞他:“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江之炎关了电脑,面不改色:“你觉得你有哪些地方能逃过我的法眼?”

    温念:“…………”

章节目录

他在阑珊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鸿彩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燕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燕七并收藏他在阑珊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