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彩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谷裕华还是在想着林夕,想着她从身边走过的每一条路,每一个影子。

    她就像是韩雪的替代品,大概她自己也知道,但是她从来不说,也从来不向谷裕华解释。

    二零一四年的夏天,早早的结束,九月开学以后,谷裕华就再也没有见到余雪。

    她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消失不见。

    谷裕华见不到她的踪影。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她是没有来上学吗?”谷裕华就站在教室的门口,询问余雪的同学。

    但是这个扎着麻花辫子的女孩,却是一脸的紧蹙,好像是从来没有男生将她逼入绝境一样,所以当一脸焦急的谷裕华找到她的时候,她甚至于羞红了脸。

    “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来找余雪的。”自感有些失态的谷裕华稍微远离了一点身边的女孩子。

    她低着头,摇头,一句话也不说。

    这是第三次了,谷裕华来询问她。

    同时也是第三次,谷裕华失望的摇头离开。

    他也去找过余雪的家,但是那里搬空了。

    于是原本人就不多的街道,便更加的空荡荡的了。

    于是晚上谷裕华就如过去一样的四处游走,好像寻找什么,白天,就在教室里面睡觉,或者课也不上,在晨暮酒吧喝酒。

    他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高中的时候在南城,他不住的在夜里四处寻找,原来也是失去了心爱的人。

    “你这样下去可不行。”许巍擦拭着酒杯,然后看着他。

    谷裕华在大白天就醉倒了,躺在吧台的椅子上,就好像一只口袋,松松软软的。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孩子。

    她剪短了的头发慢慢的留长了。

    脖子上的红斑也渐渐的看不到了。

    她的出现,给了酒吧本就不多的酒客一个醒酒的机会,似乎有不少人,希望自己没有醉,这样他们就可以站起来去搭讪了。

    可惜,半天都喝酒的人,向来都是不愿意清醒的人。

    “小姐要点什么?”许巍招呼客人,但他隐隐觉得,这个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但是他记不得了,大概几天前在这街上见到她过。

    不过她并不想喝酒,只是轻轻的拍打着身边的人。

    “裕华,裕华,醒一醒。”耳边响起的声音很是熟悉,谷裕华不由得呻吟了一下,然后缓慢的抬头。

    恍然间,透过短发的缝隙,谷裕华见到了那个熟悉的红斑。

    “你...你是许晴?”

    谷裕华有些慌张,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她,也是这般羞于见人的模样。

    “好了,在我面前,你不用装作一本正经了。放松一点。”

    许晴柔声说道。

    只是她的眼眸里面,稍微有点不解,好像是疑惑,她仔细的打量着谷裕华。

    直到发现谷裕华眼中的慌乱,窘迫,还有,还有一种让她十分怀念的笨拙。

    谷裕华有些紧张,所以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不过可惜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吧台上面多出来的一个钉子,把他的裤子挂坏了。

    刺啦一声,他的裤子就破了一个大洞。

    许晴忽然感觉有些眼神温热,她忽然想哭,可惜眼前的男孩子已经是个大男孩了。

    她再也不能威胁着他穿上裙子,留下一辈子羞于见人的模样了。

    “好像这场景咱们见过。”许晴失笑道。

    谷裕华不好意思的绕绕头,然后坐下说:“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忘记了。”

    “你不也还记得吗?”许晴摇头到。

    两人沉默了很久,然后,谁不知道到底谁先开口的好。

    最后,还是许晴先开了口。

    “我要走了,大概。”许晴开口,就好像告别一样。

    但是谷裕华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你,你要去哪里?”

    沉默半响,谷裕华才这样说。

    许晴苦笑了一下,随后说:“你这个人,还真的是不懂得告别啊...”

    她很失落,然后质问一般的说道:“难道你连留下这样的话都不回说吗?”

    谷裕华一时间很慌乱,他找不到任何的方式去安慰眼前的女孩子,也找不到任何的方式去说明白自己的心意。

    但是,他的心里已经被另外一个人填满。

    他拼命的想要寻找到她。

    以至于其它人,自己都不在乎。

    “好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她在哪里。”

    谷裕华先是一愣,然后便死死的抓住了她,声音提高,接连质问:“真的吗?她在哪里?你怎么找到他的?”

    “裕华,你弄疼我了!”

    谷裕华急忙放开了她,这时候,他才发现许晴的眼里充满了哀怨。

    同时落下的沉默,好像全世界的雨水都停滞。

    “我对你很失望。”她摸了摸眼角的地方。

    然后继续说道:“白楠不会再来找你了,她已经找到了治疗你的办法,至于余雪的踪迹,不是我找到的,是白楠找到的。”

    “白楠?你认识她?”

    “我不止是认识她。”她顿了顿,然后抱歉一般的说道:“其实一开始,患上以勒的人,我是第一个,然后是林夕,然后是你,然后...我不知道我还要害多少人,我得走了,至少,你能得到治疗。”

    “什么意思?”谷裕华忽然愣住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才是第一个传染源。

    “嗯,这话是真的。”

    然后她拿出一张纸条,上面记载着一串陌生的号码。

    “打通这个电话,你也就知道了,好了,我得走了。”

    她转身就走,也不再有任何的犹豫。

    谷裕华拿着纸条,他很像拨通电话,但是又同时很想追上去。

    他的内心孤独,又寂寞,就好像寂静夜里的的控诉。

    他想打电话给余雪,无论如何他都想要跟她谈一谈。

    “嘟嘟...喂?”

    “你现在在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谷裕华忽然发现,所谓以勒,不过是一种名为孤独的情绪....

章节目录

笑忘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鸿彩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飞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卿并收藏笑忘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