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再一次打开,从外边走进来两个人,是释天生和陈辛娜。

    屋里,黄海涛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手中夹着一根香烟,淡淡的烟雾从暗红色的烟头上袅袅升起,很快便消散在空气之中。

    “黄伯伯,您还好吧?”没有象以前那样跑过去不由分说把香烟抢下来,陈辛娜有些担心地小声问道,她知道,此时黄海涛的心情一定非常沉重,吸烟也是在释放压力。

    “......还好。人已经带走了吗?”没有看两个人,黄海涛的目光一直盯着窗外天边瓢过的浮云轻声问道。

    “是的。我们看着他们上的警车。”陈辛娜答道。

    “外边应该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吧?”黄海涛再说,他可以想象的出,大天白日,堂堂中天集团的总经理被警察公开带走,那将会形成什么样的反应。

    “是的。”陈辛娜点头。这些情况不需亲眼去看,就算用脑子想想也会知道。

    深吸了一口烟,黄海涛将烟雾缓缓吐向空中。

    “......天生。”黄海涛忽然叫道。

    “啊......噢。”这几个月来一直都被称做春明,今天突然叫回本名,释天生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有点不习惯了吗?呵呵,谢谢你。”黄海涛笑了起来。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杀害黄春明的主使者已经抓到,自已也的确该恢复身份了。

    “为了我的家事,你隐姓埋名,冒着生命的危险,这份情谊,实在是让我很难用言词来表达。”黄海涛郑重说道。

    “黄伯伯,您不要这么讲,那样太生远了。”释天生连忙答道。

    “呵,倒也是。好了,春明的事儿算是告一段落,再往后就是警察和法院的工作了。那么你呢?你有什么打算?”黄海涛笑笑问道。

    “我......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不自觉地望了陈辛娜一眼,释天生迟疑答道。

    任务完成,现在自已已经还是中天总裁的公子,中天集团的未来接班人,还有资格和这样优秀的女人在一起吗?

    “黄伯伯问你,你看我干嘛。”陈辛娜白了他一眼,口中嗔怪道,似乎在对他的迟疑感到不满。

    “呃......”释天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呵呵,既然你还没有打算,不如我给你一个建议如何?”黄海涛大声笑了起来。

    “噢,您说。”释天生有点儿发窘。

    “虽然现在你恢复了原来的身份,不过,在之前几个月的工作中,你已经用出色的成绩证明了你的能力,所以,我希望你继续在中天工作下去,事实上,从你答应替春明洗雪冤情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你当做春明了。”黄海涛认真说道。

    “......,我知道,我会努力做到和春明一样。”释天生答道。

    “呵呵,当然,既然你要做到春明一样,那么有一件事儿是你必须得做的。”黄海涛笑道。

    “什么事?”释天生问道。

    “呵呵,春明最大的希望就是把你旁边这个人娶回家,那么你愿不愿意呢?记住,这可不是命令,而是你自已的选择。”黄海涛意味深长地问道。

    “黄伯伯!”陈辛娜娇羞叫道,虽然这是早晚都会谈到的事情,但她一个女孩子被人家当面问起这种事儿,怎么会不感到害羞?

    “啊.......,这个呀,我当然愿意了,只是辛娜.....辛娜她愿不愿意呢?”释天生也被闹了一个大红脸,低下头也不敢看别人,口中小声答道。

    “蠢呀你!这还用问吗?!”又羞又气,心中还有几分甜蜜,陈辛娜狠狠在释天生腰间掐了一下儿,随后扭头跑出了办公室。

    “哈哈,看来还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呵呵,还不快去追。”黄海涛看到小两口甜蜜的样子是哈哈大笑,催促着释天生。

    “呃.....,好。”被人称为蠢通常是很难堪的事情,但现在,释天生只觉得幸福,在黄海涛的笑声中转身追出了办公室。

    ;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