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主角木有换哈,还是小粽子,另外,这是一个新的起点,六道也理解一些师兄弟们的想法,觉得小粽子这样的情况有些难以接受,想着不看了,吓得六道一大跳啊,恨不得立刻给你们寄刀片哈,言归正传,当六道是读者的时候,遇到书这样的转折,一时间也是不好受,只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六道,六道也会努力的将书写好)

  “贤侄,你怎么会有黑杀令?”刘成义也是满脸骇然,开口询问。

  “我在归来途中,遭遇三个黑衣人截杀,昨夜,又有一个黑衣人前来刺杀我。”陈宗不徐不疾说道,仿佛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之事,一边的陈青瑶却是面色大变,下意识拽紧陈宗袍袖。

  “黑杀楼是杀手势力,有人付钱才会动手,到底是谁要对付贤侄?”刘成义眼神一冷,好友陈正鸿身死,他无能为力,如今竟然有人还要杀害好友之子,不可忍:“是莫家?还是铁山剑?”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两方,斩草除根,毕竟陈青宗的天赋潜力还是不错的。

  “是谁要对付我,我想问一问赵中星执事,或许便知晓。”陈宗忽然将话锋转向不远处的赵中星,完全出乎意料。

  “我……”猝不及防,但赵中星不愧是心思诡秘之辈,立刻反应过来,满脸怒意:“少楼主,如果你知道是谁这么做,尽管说出来,我赵中星第一个不放过他。”

  一言及此,一副信誓旦旦大表忠心的模样。

  “难道赵执事打算杀了自己吗?”陈宗的反问让赵中星瞳孔收缩如针,也让四周其他人面色纷纷大变,这句话所蕴含的意思……

  “刘叔,帮我保护姐姐。”陈宗的声音在刘成义耳中响起,身形却疾奔而出,如同猎豹般的迅疾,眨眼便越过数十米逼近赵中星,白鸿剑出鞘,白雾真气缭绕间,宛似飞鸿掠过长空。

  “飞鸿掠空!”冯平生也是剑法高手,对陈正鸿的飞鸿剑法也颇为了解,此时一看顿时大惊。

  飞鸿剑法是凡级上品剑法武学,没有筑基境七重的修为难以修炼,更难以发挥出威力,但看陈宗这一剑,并非初学乍练。

  一剑带起寒光疾杀而至,赵中星面色骤然大变,完全没有想到陈宗会如此果绝。

  “既然你自寻死路,那就怪不了我了。”赵中星眼瞳深处闪过一丝杀意,暗暗想道,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惊呼:“少楼主,你这是何意,难道你认为是我请黑杀楼刺杀你?”

  一边惊呼,赵中星一边后退,身形虽然魁梧强壮,但速度却不慢。

  赵中星退,陈宗进,一剑掠空,隐隐有尖锐鸟鸣声响彻四周。

  “好快!”四周其他第七剑楼的执事们纷纷大惊,原本他们对陈宗没有那么重视,现在才知道,不愧是天才,不愧是宗门弟子,果然非同小可。

  “赵执事,敢做便要敢当,你无非就是想要执掌第七剑楼罢了。”陈宗一剑疾杀而去,一边开口,声音冷冽如寒水、锋锐似剑。

  “少楼主,你这是在冤枉我,谁不知道楼主在世时,我全心全意辅佐楼主,不曾有二心。”赵中星一边为自己叫屈,一边继续后退:“少楼主,还请快快收手,如若不然,我只有得罪了。”

  “你尽管试试。”陈宗不为所动。

  “既然如此,少楼主,我老赵就不客气了。”赵中星暗暗一喜,却装作悲愤的样子,身形一顿,一掌拍出。

  此时,赵中星和陈宗距离六位楼主已经有数千米远。

  七剑楼的七位楼主都是用剑高手,但其他人并不一定都用剑,如这赵中星,一身所学都在双掌之上,厚粗的手掌像是磨盘般轰爆空气,轰向陈宗。

  “这……”刘成义就要拔剑。

  “等等。”冯平生将之拦住,双眸紧紧盯着陈宗。

  陈青瑶双手下意识绞在一起,满脸担忧。

  强大的灵魂、超强的感知还有超凡境才能掌握的灵识,这些都是对方所不具备的,此外,上一个世界的积累沉淀,更有无以伦比的优势,种种一切综合起来,让陈宗一眼就看出对方掌法当中的破绽,足足有几十处之多。

  循着破绽一剑杀出,磨盘般的掌印顿时溃散。

  这一幕,让几位剑楼之主纷纷一怔,赵中星内心更是震惊。

  自己堂堂筑基境八重修为,对方不过筑基境六重,哪怕是宗门弟子,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少楼主好本事,既然如此,老赵我只能多拿出几分本事了。”赵中星暗暗震惊之余却是大笑道,听起来像是和陈宗切磋一样。

  话音落下,赵中星掌心泛红,仿佛有烈火熊熊,炽烈气息骤然弥漫开去,这一掌,动用了赵中星三成之力。

  暴喝声中,赵中星一掌拍出,逼近陈宗,在即将轰击到陈宗的刹那,火红色的气息在手臂上凝聚,化为一条赤色蟒蛇,蛇头便是手掌,掌心便是蛇口,炽烈红光如蛇芯般的吐出。

  筑基境八重:真气凝形!

  “住手!”刘成义面色骤然大变,身形急掠而出。

  冯平生也在刹那拔剑。

  赵中星先前压制实力,熟料在一掌逼近陈宗的刹那,却催动十成功力全力施为,将大成赤炼掌催发到极致,哪怕是一坨百炼精钢也会在刹那被击碎,何况是人躯,分明就是要致陈宗于死地。

  只是,数千米的距离,无法瞬息跨越,远水救不了近火。

  “杀了他。”赵奇兴眼底有止不住的兴奋,双手不自觉紧握。

  只要杀掉陈青宗,届时第七剑楼之主之位就属于阿爹的,陈正鸿留下的一切也都是自己的,还有陈青瑶,也会成为自己的女人。

  一想将陈青瑶那娇柔的身躯压在身下的场景,赵奇兴忍不住浑身燥热。

  眼看陈宗就要被赵中星全力催动的赤炼掌击中身亡之际,却只见陈宗的身形一跃一冲,恍然间,众人似乎看到一头猿猴以灵巧无比的身形跳跃在树林之中,又忽地一变,化为矫健的猎豹在原野上急速奔行,忽然起来的变化,让人微微一怔。

  赵中星只感觉掌下无人,连忙挥掌横击,却再次落空。

  “飞鸿无踪……”

  似乎有飘忽的声音自天上飘来,传入耳中,余韵无穷。

  一抹白光犀利,将长空切开,却又飘忽不定,轨迹难寻斩切而至。

  赵中星大惊,连忙挥掌抵御,脚步滑退,却怎么也避不开。

  嗤的一声,白光掠过赵中星的脖子后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陈宗的身影也出现在赵中星身后几米处,白鸿剑斜指地面,寒光如水。

  赵中星站定,身形保持挥掌姿势,一动不动,明亮的眼眸却慢慢变淡,脖子上更是出现一道细细的痕迹,猩红色的,触目惊心。

  “这……”追击而至的剑楼之主们纷纷一顿,瞳孔收缩。

  “不……不可能……”赵中星一掌垂落,一手拂过脖子,只感觉有些湿润,抬起手掌放到暗淡的眼前一看,一抹猩红,十分刺眼。

  脚步踉跄倒退两步,而后栽倒,声如击鼓,尘土飞扬。

  “爹……”至此,赵奇兴的美梦方才破碎,瞬间惊醒,大声悲吼中急冲过来,但赵中星气息全无,已然死亡。

  “你这个凶手,竟然杀了我爹。”赵奇兴猩红双眸怒视陈宗,恨意刻骨:“我和你拼了。”

  虽然如此,但赵奇兴却没有动,因为一口寒冽如水的剑便抵在面前。

  “贤侄,你这是为何?”冯平生脸色难看。

  其他人也同样面色难看,毕竟赵中星是七剑楼的人,还不是普通成员,而是大执事。

  七剑楼有七位楼主,也有七位大执事,任何一个身死都不是小事。

  “赵奇兴,将你所知之事一一道来,如若不然,我便将你手指脚趾一根一根斩下,将你双臂双腿斩断,将你口鼻耳朵一一切下,削成人棍放入瓮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陈宗没有回答冯平生的话,反而对赵奇兴说道。

  语气淡然,在强大的灵魂影响下,直逼对方心智。

  以平淡的语气说出狠辣的言语,无形中夹杂着强大灵魂波动的影响,直逼对方心神,此法,唯有足够坚韧的意志强大的灵魂才能抵御,显然赵奇兴不具备。

  别说赵奇兴,就算是周围其他人,如冯平生这等高手,也禁不住头皮发麻浑身寒气直冒,好像真的会如此一样。

  赵奇兴直接吓尿了,尿味让人眉头紧皱。

  “不要……我不要被做成人棍……”赵奇兴哭喊道。

  前一息还是恨意满满要找陈宗拼命,后一息就眼泪鼻涕齐飞,他的心神心志都在陈宗的言语剑锋下被击溃。

  “说!”一字,宛如惊雷。

  “我说……我什么都说……就是我爹找的杀手要除掉你,只要除掉你,第七剑楼之主之位就是我爹囊中之物,陈正鸿留下的一切东西也都是我们的,陈青瑶也会成为我的女人……”吓破胆的赵奇兴一股脑的说出来,还未说完,白鸿剑便已经刺穿其咽喉,一剑毙命。

  冯平生在内的六位楼主和其他的执事们,一个个无比惊骇,尤其是冯平生,更是面目沉冷,冷得让人心惊。

  从赵中星的反应和赵奇兴的话语,便可以肯定,的确是赵中星找了黑杀楼的杀手要杀死陈青宗,如此,他便有很大的机会执掌第七剑楼,进而得到陈正鸿留下的白鸿剑和飞鸿剑法等等一切。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陈宗所代表出来的果绝和桀骜,让冯平生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损,却又不得发作。

  “赵中星父子狼子野心,死有余辜,但此消息封锁,不得外传。”冯平生压下内心的不满和怒意,深吸一口气,凝声宣布道:“陈青宗天赋卓越实力出众,有资格也有能力担任第七剑楼之主,诸位以为如何?”

  “善。”刘成义毫不犹豫的点头赞同。

  “能杀死赵中星,的确很不错,可免去考核。”第二剑楼之主说道。

  大势所趋,陈宗名正言顺的执掌第七剑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