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珍的话把屋子里的人都逗乐了,又热闹了一阵子,等到贞子她们三人走的时候,不知为何她们都坚持不让菊子上车送她们,菊子只好嘱托梁泉江一定要想办法给她的护照延期签证,,梁泉江知道他更改不了菊子留下来的决心,只好答应菊子想办法做延期签证。

    等到梁泉江把贞子、梅子、桂子送到大连,上了飞机以后,梁泉江又通过别的渠道找了关系,给菊子的护照延期了三个月,不到两个月的时候,菊子央求梁泉江,领着她去北京,找到梁上银河,把菊子的身份证明改变成了永久居住的关系。

    这一年,已经当上县一高教导主任的沈跃跃有意让自己怀孕了,不过,这件事情别人是不知道的,当然也包括梁泉江,不过,沈丛山心里却有数,因为这件事情还是他撺掇的,至于为什么,他自然有他的道理,别看沈丛山是个粗人,但是,却十分信奉遗传基因,他对女儿沈跃跃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地在好,没有好种子也不会长出好苗来,我等着抱外孙子呢!”

    等到沈跃跃真的有了以后,沈丛山又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找了个年过三旬,比较瘦弱和矮小,还没有结过婚的山里男人匆匆和沈跃跃登了记,也不知道沈丛山是如何做通了男方的工作,总之,沈跃跃只是在办理结婚登记证的时候,带着口罩和他见了一面,学校正放寒假,沈跃跃生了个大胖小子,过完了百天,沈丛山给了这个男人一笔钱和一颗五品叶山参,他又领着沈跃跃和那个男人悄悄办理了离婚手续,当然这些都是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的,临分手的时候,沈丛山对那个男人说;“你吃完了这棵老山参也许身子骨就能恢复过来,不过,你可别忘了,要是有人问起来孩子是谁的,你一定说孩子是你的,你还可以告诉别人你和沈跃跃曾经是夫妻,是从小定的娃娃亲,有了孩子以后,因为感情不和才离的婚。”

    那个男人说;“大叔,我谢谢你,平白无故地给了我这么多钱还有一棵宝贝,你放心,我一切都按着你说的办,反正我这辈子也找不了女人,再有这样的事情你老还想着我就成。”

    从此后,沈丛山和他老伴照顾这个孩子,很多人还以为沈跃跃一辈子都没结过婚呢。按着沈丛山的意思,梁泉江给孩子起名字叫作沈畅。那孩子越大长得越像梁泉江,沈丛山格外疼爱他这个外孙子,屯子里的人都把沈畅当成了沈丛山的亲孙子。

    梁泉江六十岁的时候,市里没让他退休,因为按着他的职级可以干到六十五岁,到了六十五周岁的时候,梁泉江又要求退休,上面虽然给他办理了退休手续,市里却又返聘他回到学校继续任教,直到七十岁,梁泉江才正式退休。

    听到梁泉江正式退休的消息后,在北京的梁上银河几次来接赵桂珍和梁泉江,无奈都被他们拒绝了,每次他们都是重复那句话,照顾好弟弟妹妹。

    梁上银河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忙得他年年说陪爸爸妈妈过春节,年年却又回不来,只有在长春的二宝和早早他们经常过来了探望他们这些老人,等到沈跃跃的女儿上中学的时候,早早把她领到了长春,就读于她任教的中学。

    时光荏苒,转眼见过了十年,梁泉江已经八十岁了,沈跃跃提前退休,留在梁泉江身边,给这些个老人洗衣服做饭,等到梁泉江九十岁的时候,人们依然能看到带领身边的女人在山上的百花园里栽花种草,那座百花园里不仅仅是鲜花盛开,草木繁盛,梁泉江还种植了大面积的林下参,上山来游玩观赏的游客,经常花高价抢购梁泉江的林下参。

    这天,梁泉江心血来潮,他一个人在山上寻找他和张大嫂曾经洗过温泉的地方,当他感觉口渴了,正蹲下捧着山泉水喝水的时候,猛然间听到有人和他说话;“施主别来无恙乎!”

    梁泉江定睛一看,眼前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像似个猎人,很面熟,这时候,他猛然间想起来,五十多年前,他寻找神仙洞时曾经遇到过一个猎人,在他的询问下,那个猎人和他说起了自己的奇遇,对,是他,就是他,于是,梁泉江就对那个看似猎人的人说道;“故人为何迟迟才现身?”

    梁泉江话声落地,眼前那个人却不见了,梁泉江还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他眨眨眼睛,接着朝前看的时候,却又发现眼前站着一个身穿灰色僧袍的出家人,梁泉江一眼就认出来,眼前的这位僧人就是自己画像供奉在白云寺里的那个僧人,也就是沈丛山遇到过的那个僧人,看长相,白净脸,方头大耳,身材不胖也不瘦,个子不高也不矮,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

    于是,梁泉江立刻双手合十,弯腰抱拳说道;“难得高僧现身,我想,高僧一定是来为我指点迷津,引我上路的吧?”

    那个僧人听了梁泉江的话,立刻双手合十,说道;“果然玲珑剔透,和我大大有缘,也不枉你在这世上走一回,该是告诉你的时候了,你顺着我的手仔细瞧好了!”

    高僧说话间抬手指向前面的山顶,这时候就见半空中先是出现了一道五彩霞光,彩虹下是一棵高大遒劲的松树和一棵比她略微矮小一些的小松树,这两棵松树仿佛就像母子一样,相依在一处,这让梁泉江立刻想起了自己从前寻找神仙洞时的境遇,他看着那两棵松树,越发眼熟,片刻,他凭着记忆辨认出那棵高大的就是枝干硬如钢的怪异松树,那棵略微矮小的是他信手把松针插入地上,眨眼间就长成一棵小松树的神奇松树。

    梁泉江凝眸细看,接见两棵松树下有一块大青石,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不咸有仙山,洞在飘渺间。若是机缘至,青石板上翻。”

    这个声音如醍醐灌顶,梁泉江机灵一下,等到他再睁目细看之时,两棵松树下隐隐升起了薄雾,霎时,那块

    巨大的青石,翻转起来,上面赫然刻着“神仙洞”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梁泉江惊讶,梁泉江不知所措,正在这时,他身边的僧人轻声细语道;“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如此熟悉,是李清照的词,难道这李清照也是神仙类的人物!想到此,梁泉江福至心灵,他信口拈来,朗声吟道;“虚无一气成仙方,空觉色身觅性王。功满三千丹诏下,超凡成圣步仙乡。敢问师傅姓甚名谁,也是神仙洞中人吗?”

    僧人见梁泉江向他发问,遥指那块巨大的青石高声喝道;“呔,开也!”

    接着一道霞光射出,那块写着神仙洞的巨石一点点裂开一道缝来,缝隙越开越大,惊呆下的梁泉江瞠目细看,就见从青石裂缝中出现的景致和他跟张大嫂的那次奇遇一般无二,潺潺流水,百花争艳,彩蝶飞舞,一处温泉,氤氲笼罩,小桥回廊,若隐若现,眨眼见又跑来一匹梅花鹿,伏在了他脚下。

    见此情景,梁泉江急忙问那个僧人;“莫非那就是神仙洞!”

    问完话,梁泉江转身再看,灰袍僧人已经没了踪影,不过梁泉江的耳畔却回荡着这样的话;“无心无物亦无身,得会生前旧主人。但得此中留一物,灵台聚下红砂尘。”

    仙乐般的声音还在回荡,眼前神话般的景致也时隐时现,梁泉江抬脚想要跑过去,那头梅花鹿闪身不见了,接着一阵大雾袭来,眼前的景致消失了,梁泉江在这片山上一直待到晚上,到了天黑回家的时候,他对身边的女人们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们搬到百花园里去住,那边的房子我已经让人搭建完了。”

    新世纪开始了,芍药屯发展成了近百户人家的大屯子,梁泉江百岁的时候,沈丛山领着芍药屯的乡亲们共同庆贺梁泉江百岁寿诞,这时候,乡亲们发现桂珍和保佳还有王靖雯显现出了老态,菊子却依然不见老。

    从那以后,乡亲们只有在上山的时候,偶尔才能见到梁泉江领着那几个老妪,在山上栽花种树。

    又过了几年,一日,晴天里突然出现了浓雾,在浓雾中沈丛山好像看到梁泉江领着他的几个女人,飘飘荡荡地朝神仙洞走去,等到他也想撵上他们的时候,那番景致却不见了。

    等到第二天,雾气散去的时候,沈丛山去百花园里找梁泉江他们,却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不死心的沈丛山紧接着又跑到白云寺去找主持悟山,却也没了悟山的踪影,悟山的徒弟双手合十,笑着用贾岛的诗敷衍道;“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然后不再说话。

    沈丛山苦笑。

    秋天,到了五花山时节,正在采药的沈丛山突遇一头梅花鹿,他追赶梅花鹿来到了神仙洞附近,隐隐看到神仙洞山门大开,里面恍若世外桃源,潺潺流水,百花争艳,彩蝶飞舞,一处温泉,氤氲笼罩,小桥回廊,若隐若现。

    那头梅花鹿顺着流水跑去,沈丛山紧随其后,刚跑了几步,他隐隐看到梁泉江和赵桂珍、韩保佳、王靖雯、菊子,悟山还有他闺女沈跃跃,正在一片花丛中饮酒赋诗,就听梁泉江吟诵道;“此法真中妙更真,无头无尾又无形。杳瞑恍惚能相见,便是超凡出世人。”

    沈丛山刚想喊;“好个世外桃源!”猛然间,他却绊了个跟头,等到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眼前的景物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沈丛山在这附近建了个木屋,无论冬夏都居住在这里,上山游玩和采蘑菇的人经常能看到他,背着个采药的篓子,在山里采草药。

    写在后面;“亲爱的读者朋友,本书到此打住,如果您觉得这样的结尾过于浪漫,和前面有脱节之嫌,尽可以提出来,付梁青云的qq;3130768218;微信;13604342864;密码;fu9876543;

    不要忘记,接着欣赏付梁青云的第二部长篇连载小说,记得哦,让我们继续相逢在!”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