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杂声伴随着混乱,蜥蜴族族长阿克苏站在高处瞭望战况,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混乱。夜晚呼啸的冷风在他身旁肆意鼓噪,阿克苏的心也如身体一样冰冰凉凉,写尽了瑟然。

    四十年前……正值壮年的阿克苏继任族长,虽然他也颇有实力,但他在蜥蜴族内的声望并不高,只因他为人做事不够霸气。

    水栖兽人也是兽人,兽人以力量为尊,跟人发生争执时人类会用嘴来发言,而兽人以拳头来说话。谁的拳头硬谁就有理,弱者要么乖乖听话,要么就滚,这是兽人奉行的基本准则。

    阿克苏却时常违背这一准则。

    湖心岛及周边的水域只有这么大,随着人口增加,蜥蜴族与两栖鱼人发生了领土纠纷,身为族长的阿克苏率众与两栖鱼人展开激战,两栖鱼人败退,蜥蜴族全族欢庆,因为赢了就可以拥有新土地了。

    然而身为族长的阿克苏却浇了他们冷水。

    他说:由于是蜥蜴族活动范围增加而侵占了鱼人族活动空间,蜥蜴族愿意归还侵占的土地,而鱼人族作为战败方愿意赔偿蜥蜴族相当多的食物以及物资,双方愿意达成同盟关系?

    同盟关系是什么鬼?开了一个大玩笑!!

    兽人强者为尊,强者就该吃好吃的,就该睡漂亮女人,就该拥有肥沃的土地,凭本事抢来的东西凭什么要还给弱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大自然的铁律,弱者的一切都可以被强者抢夺,只要强大的一方想抢,弱者的一切都可以为强者所有。弱者就该去死,别提什么平等关系了,只会令人发笑。

    弱小的鱼人族凭什么可以与强大的蜥蜴族成为同盟,更别提鱼人族遭受其他种族入侵时蜥蜴族还要出兵援助了,强大的蜥蜴族干嘛要去拯救本应淘汰的两栖鱼人,让他们去死就好了!

    至于两栖鱼人提供的赔偿物资只缓解了族内部分人员的怨言,另一部分人则规规矩矩的按照族内传统向阿克苏提出了单挑请求。

    ——赢了就可以成为新族长!就可以将这令人不爽的垃圾族长踢下位去!

    然而阿克苏就是阿克苏,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在决斗中始终能够胜出。

    实力是阿克苏当上族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后,阿克苏的行为越来越受族人诟病。

    他对族人的要求越发严格,对外却软的一匹,他与其他水栖族群能不战则不战,避免不了的作战虽然都取得了胜利,但胜利过后得到的好处却始终不如人意。

    只有阿克苏他自己清楚的盘算着,他们蜥蜴人的人口在增长,而其他水栖种族三天两头相互征伐,整体实力并未增长。

    时间就在阿克苏狼藉的骂声中一点一点过去了,七八年后,蜥蜴族的人口终于达到现有土地所能容忍的极限。

    阿克苏即刻伙同两栖鱼人一同攻破了蛇人族领地,吞并其土地,驱逐其族人。

    蜥蜴族自阿克苏上位以来,从未一次性获得这么多的土地、获得这么多的物资,但阿克苏还是被骂。

    因为阿克苏放逐蛇人时,给了他们一定粮食(这是在浪费)、一定物资(浪费粮食和物资),甚至还接纳了一部分愿意归顺的蛇人(收纳碍眼的弱者?),并严令蜥蜴人不得欺负他们,要对他们一视同仁(可笑!),他还与两栖鱼人平分了战争所得(蜥蜴人是主力,干嘛要与拖后腿的两栖鱼人平分战利品)。

    不少族人觉得他昏庸,又是一波决斗请求,正值壮年的阿克苏又一次一一击败了他们。

    虽然阿克苏的风评愈下,但蜥蜴人发展中的的各项矛盾都被他处理的相当微妙,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坏,日子确实过的一年比一年好一点,所以没有多少人集结起来发动“政变”。

    更况且蜥蜴族发展中的新问题出现了。

    随着蜥蜴人占领了蛇人族领地,蜥蜴族与其他水栖种族的冲突一下子变得繁多起来。

    在湖心岛这个小圈子里,相互征伐是时常发生的,今天这一族赢了,另一族吃点亏,明天另一族赢了,这一族吃点亏,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像阿克苏这样一下子发难,攻破另一个族群,侵占其土地其一切,驱逐其族人的事情可是很少见的,周边种族对壮大起来的蜥蜴人特别紧张。

    而有的种族在怀疑:蜥蜴人一下子吃掉蛇人族这么大的地盘,他有实力守住吗?于是各种方式的旁敲侧击,各种似虚还实的摩擦与试探,阿克苏想要继续他的装怂政策,对外和缓,对内严谨……

    ……但是这次不好使了。

    由于蜥蜴人一族已经壮大起来,头脑简单的蜥蜴人心中已经升腾起了骄傲感,很多族众不能容忍外族的挑衅与侮辱,特别是刚刚成年的一众年轻人。

    这些平均年龄十几岁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以前的困苦日子,他们是在蜥蜴族不断的壮大期间成长起来的,对本族的爱与骄傲比寻常人更重。族长阿克苏的约束命令只能影响到族内二十五岁以上的壮年人,而一二十岁的愣头青却是约束不到的。

    他们不断的与外族发生械斗与冲突,互有胜负,取胜的时候家里大人们会为他们感到高兴,会鼓舞并激励他们,输的时候家里大人就不高兴了,会护犊子了。年长的父辈受族长阿克苏约束不能参加对外冲突,这种十几人的小冲突也不行,父辈就指使家里稍微年长一些的哥哥去给弟弟们出气。

    与周边外族的冲突与械斗越来越多,年轻一辈中越能打的人越受追捧,这里面最闪耀的新星就是麦肯登——阿克苏之子麦肯登!

    麦肯登比任何年轻人都强,打起架来比任何年轻人都狠,对外冲突中比任何人都勇。

    族人都在背后侮辱阿克苏,阿克苏不以为意,然而麦肯登不行。麦肯登比任何人都了解父亲的强大,也比任何人都尊敬阿克苏,他不能忍受族人对父亲的侮辱,他在以自己的方式为阿克苏挣气!

    小有名气的麦肯登已经被大多数年轻人所尊敬,但这还不够,蜥蜴族的中坚力量,那些中年人还当他是个孩子。好在,证明他已经长大的机会来了。

    ——两栖鱼人有了心思。

    蜥蜴人策划袭击了蛇人族,占有了蛇人族领地,得到了莫大好处。两栖鱼人虽然从旁辅助并在战后得到了一定犒劳,但与蜥蜴族所得相比就差劲多了。

    两栖鱼人找到阿克苏,想要将蜥蜴人所做之事如法炮制一遍。两栖鱼人想要攻打部族稀少但拥有一片河滩的水牛族。

    阿克苏皱眉,告诉两栖鱼人水牛族个体强大,能以稀少部族占据一片河滩不是没有缘由的。

    然而两栖鱼人财迷心窍,冲阿克苏叫嚷着拿同盟条约说事,说蜥蜴族拿完好处就翻脸不认人了云云……

    无奈的阿克苏只能应允两栖鱼人的出兵请求,但也提出了条件:蜥蜴人打蛇人族时,蜥蜴人是主力,两栖鱼人只是从旁辅助;现在两栖鱼人要打水牛族,两栖鱼人得为主力,蜥蜴族不能为主力,只能从旁辅助。

    蜥蜴人同意出兵让两栖鱼人喜出望外,头脑简单的两栖鱼人压根没有细想,在他们的感官里,两栖鱼人与蜥蜴人加起来数量都有水牛族的**倍了,拿人堆都堆死水牛族了,怎么还能输?

    于是,湖心岛水域一场意料之外的战役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