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北勉强站起身来,脑子里却飞速的想着该如何逃走。

    硬碰硬?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求救?此时月黑风高,风声阵阵,再说自己出来本就不为好事,慕容风三人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仍被蒙在鼓里。

    “你想反抗吗?”唐很冷冷的说道。

    他确实希望慕容北反抗,这样自己反倒多了几分乐趣。

    猎杀活物往往比宰杀死物来得更刺激。

    “反抗?哼!没想到堂堂唐门长老居然暗地伤人,实在是有辱唐门的名声!”慕容北凛然说道,头皮却一阵发麻,冷汗直流。

    叶无心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了慕容北一眼,不屑的笑了一声,这种伎俩他再熟悉不过了,只是想利用“不怕死”再多活一刻而已罢了。

    从刚才唐很救他来看,唐门五毒已经不再是敌人了。叶无心虽然没见到慕容雪,但这个消息也是得以他开怀而笑了。

    “叶公子不想看看这人是怎么死的吗?”唐很看起来完全没有将慕容北放在眼里。

    “这个嘛、、、、、、”叶无心想起慕庄四公子合围秋无痕,控制花落尽,利用慕容雪这些事,刚刚踏出的脚步又退了回来。

    他要把这场戏看完,虽然自己也是一个被人骗来的观众。

    “欺人太甚!”慕容北拔剑而起,一招“飞月横渡”直刺而来,目标不是唐很,而是叶无心!

    虽然慕容家的“风雷四阵”十分了得,但此时单凭慕容北一人,连剑法十分之一的威力都不到。

    还未等他近身,唐很身形变换,飞起一脚踢向慕容北手腕。

    这一脚看似随意,却化解了这一招凌空直刺。

    叶无心的头发被迎面来的剑气撩动,但脚步却未移分寸。

    唐很心中暗自赞叹:果然不是一般人。

    叶无心看着唐很异样的眼光觉得很不自在,他其实并不是全然不怕,而是自己武功全失,慕容北这一剑凌空而来,速度极快,他显然是躲不过而已。

    “雕虫小技。”唐很又回到原地,似乎对付慕容北根本没必要出手一样。

    “老头儿!你他妈欺人太甚!”紧接着又是一剑。这一剑比上一剑来势更猛,剑气绵密却姿势优雅,当真有几分真本事。

    唐很冷笑一声,双掌交错,随后伸臂出指,只听得“噔!”一声,慕容北的剑尖便被死死地夹在了食指与中指之间。

    “还给你!”唐很力从内起,直至手中,只听“啪”一声,长剑断为两截,只留半截夹于手指间,随后冲着慕容北面门扔去。

    慕容北冷汗直流,他想到唐门之人善于用毒,没成想原来这掌上的功夫也练到如此火候,不由心生惧意。

    叶无心站在后面说道:“不知疯癫和尚的少林绝学一阳指可否与阁下一拼?”

    唐很没有说话,这招力道虽足,但比起百年指法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慕容北翻身落地,手中持有断剑,脸色凄惨,衣衫不整,寒风袭来,更是凉入骨髓,煞是狼狈。

    忽然慕容北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提着短剑便向唐很扑过来。

    “找死!”唐很暗运掌力,想快速结束这场战斗。

    “啪!”一掌拍在慕容北胸前,忽然唐很急忙撤掌,觉得事有不妙。

    低头看时,手掌心已发黑,慕容北已跳出十丈之外。

    “卑鄙!”唐很说道,面色惨然,显然这毒并不好对付。

    “滋味如何啊?没想到堂堂天下第一毒门唐门长老居然败在了我的手里。”慕容北狂吐鲜血,但却也在狂妄的笑着,脸上写满了得意。

    叶无心觉得慕容北会死的很惨,因为最得意的人往往也最愚蠢。

    “你觉得这毒能杀了我吗?”唐很似乎并不担心。

    慕容北道:“此毒名为‘冷铁’无色无味,入血则融,世间没有人能解得了此毒,除非神仙下凡!”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这毒的来历吗?”唐很淡淡的说道。

    慕容北的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他忽然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而眼前这个人也绝非是一般的江湖人士可比。

    “这毒原名‘暗香’,本是用来救人的,没想到。唉!”唐很一声长叹。

    慕容北已经不想在说话了,不打断唐很他或许还能多活一会儿。

    紧接着唐很又说:“二十年前,我研制了此毒本为疗伤之用,没想到半道碰见了慕容无极,他以剑法闻名,而我以制毒取胜,于是我便将这药赠与无极老头儿。”

    “这药是你研制的?!”慕容北已经彻底的绝望了,自己用他制得毒药来杀他,这当真是太可笑了。

    “慕容无极创慕容山庄,没想到此物也传了下来,还改名‘冷铁’,当真是有意思啊!”唐很眼神犀利,欣然说道。

    慕容北此时此刻如同被人浑身上下浇了一盆凉水,呆若木鸡,沉默不语。

    叶无心也笑道:“聪明人看来都活不长。”

    唐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将瓶中之物洒在脚下那条花蛇身上,道一声:“去!”

    只见花蛇速度极快,如同一条闪电从地面上飞了过去。

    慕容北还未回过神来,花蛇已僵到了他的脖子上,两颗獠牙已刺入了他的咽喉之中。

    不过慕容北并未当场丧命,只见那花蛇随后又掉头回来,乖乖的爬如袖中。

    “啊!”一声惨叫响彻周围,却又四散在强劲的北风中。

    暗色的光辉下,只见慕容北脸色慢慢变黑,最后居然如同一块黑铁一般,四肢极力的向外张着,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他一样,紧接着下半身开始腐化,而且在慢慢往上移。

    慕容北残留的目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消失却无能为力,想喊却喊不出来,越使劲儿,毒血蔓延的越快。

    最后便化为一滩血水,奇怪的是此时空气中却传来一阵淡雅的清香,唯美而纯。

    叶无心从来没见过这样残忍的死法,心中顿生不忍,慕容北虽然作恶多端,但这种死法未免、、、、、、

    唐很却面色平静,如同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世上再不会有慕容北这个人了!”唐很道。

    叶无心走过去,只见地上痕迹全无,暗香浮动,根本找不到半点痕迹。

    “暗香浮动如黄昏,越美的东西,越残忍。”叶无心忽然想起了慕容雪。

    “快走吧,老夫可不想惹祸上身。”唐很转身而走。

    叶无心心中不解:“离恨水为什么要骗他呢?他想杀自己,还是想杀慕容北?”一路沉默不语而归。

    慕容家三公子此时还在睡梦中,并未想到会发生此种事情,一声鸡啼,天泛起了鱼肚白,天亮了、、、、、

    [笔趣阁手机版 m.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