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领个证》 第74章 一个出墙一个出轨

都说女人擅长约会迟到,不过李琳儿可没有这个习惯。旁晚六点半,她准时到达江云稀给她安排好的相亲地点。

“喂,这个座位已经有人订了。”李琳儿一点也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一个嘲笑过她没有男人的要的男人,此刻看见他竟然霸占了她和人相亲的桌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严炎原本胡乱的翻着一本杂志,听见熟悉的女音,抬眼一看,赫然就是那个说要用黄瓜茄子强暴他的女人!

老妈子千叮万嘱的警告他,尽量少说话,不准把今晚的相亲约会搞砸了,所以他自认为脾气极好的回答:“我不是人么,这桌子就是我订的。”

李琳儿心里咯噔一下,继而古怪的问了一句:“那么,你是叫严炎了?”

严炎把目光定格在她脸上,面无表情的道:“你是李琳儿?”

他就是她今晚相亲的对象啊?李琳儿顿时觉得没有必要继续了,却听见严炎突然笑出声,道:“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

“有缘也是孽缘!”想起江云稀的警告,李琳儿只得硬着头皮坐下,反正一场来到,就且听听他说什么吧。

严炎一点也不奇怪她的态度,更没有绅士的咨询她想吃什么,忌吃什么,而是自顾自招手让服务员拿来餐牌直接点餐。

李琳儿沉默的坐着,她想不出跟这个无聊的男人有什么好聊的。没错,她就是认定这个男人无聊,而且十分十分的无聊!

服务员走后,严炎把目光投到她的身上,道:“听介绍人说你是一位网络作家?”

江云稀这小妞真能吹,李琳儿正要谦虚一番,却听见严炎又继续说下去:“这年头会写几个字的,都以为自己是大文豪,其实写出来的都是让人看了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东西。”

他的语气是不屑的,甚至,李琳儿觉得他还带着鄙视的,饶是她告诫过自己要多给江云稀面子,不能搞砸这次相亲,也禁不住怒火蹭蹭蹭的上来,反驳道:“那么你呢,听说你家里是富三代?我要是你妈,当初知道生了你这么个游手好闲的儿子,还不如生件叉烧呢,像你这种不以啃老为耻反而为啃老为荣的人简直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严炎听了她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仿佛李琳儿刚才说的不是贬低他的话,而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怎么这么热的废话。

就这样,两人又开始沉默了,不过李琳儿不肯服输,怒眼一直瞪着他,一直到开始上菜。

很丰盛的五菜一汤,李琳儿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却听见严炎忽然冷不丁的冒了一句话:“我很好奇像你怎么会出来相亲呢?”

李琳儿拿着筷子的手停顿了一下,她有点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于是反问道:“那么你呢?”凭着他英俊的相貌,应该有大把多女孩倒追他才对,他又为什么来相亲?

谁知严炎压根就不理她的话,而是一副名侦探柯南的样子,老神在在的分析道:“我猜你这种女人出来不外乎是两个原因,第一个:纯粹就是来蹭饭的,吃一顿饭就说不合适挥挥手拜拜;第二个:你在家里早放着一个备胎了,不过你又不太满意,所以出来相相看,看能否还有机会钓到金龟婿,若是能钓到更好的,你就会把家里的那位给踹了。”

“当然了,我看你也不像是特意来蹭饭的人,所以应该是我猜的第二种,所以可以这么说,你是来出墙的。”

听着严炎的高谈阔论,李琳儿“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冷冷道:“那你是来出轨的吗!”

“我不是,我是优质的单身男,你,出墙我也不要。”严炎说道。

卧槽,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男人?

李琳儿气得脸色都发青了,她实在想不懂眼前这名衣着得体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么多恶毒的推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端起桌子上的水杯照着他的脸泼过去,然后淡定的拿起自己的包包,回敬他一句:“你,出轨我也不要,回家撒泡尿照照自己,自以为是貌比潘安,其实就是一头自傲自大的蠢猪!”

想想觉得还不过瘾,又回头补充道:“我真替你妈悲哀,养一头猪三十年不知道胖成什么样了,养你估计连一百五都不到,当猪卖都没人要!”

服务员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一桌,有点不明白好好的二人怎么吵起来了。

靠,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拿水泼他!

严炎见到她已经埋完单走人,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去,却被一名服务员大声喊住。

“什么事!”严炎冷冷瞪着那个喊他的女服务员。

女服务心肝抖了抖,低着头答道:“先生,刚才那位小姐说你们是aa制的,她只给了一半的钱,所以……”

该死的女人!严炎狠狠的瞪着李琳儿的背影,可又不想让人看成他是吃霸王餐的男人,只好先埋单。

李琳儿满肚子的火,开着车在街上胡乱转着,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她才想起刚才只顾着气,忘记吃饭了。

电话响起,她把耳塞塞进耳朵里,江云稀的声音传出:“琳琳,怎么样,相亲散了吗?”

“早散了。”

听得出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江云稀连忙追问是怎么回事。

李琳儿只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相亲的严炎就是那天在红绿灯开车追着她的神经病,还把刚才严炎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给江云稀听。

“不会吧,真有这么嘴贱的男人啊?”江云稀听了也连连觉得惊奇,又道:“不过这么说来,你们好像挺有缘的。”

“去,谁跟他有缘谁倒霉,我可不想成为一个倒霉的人。”李琳儿倾吐完烦躁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江云稀在电话那头咯咯的笑着,又道:“那我再留意留意……”

“别,”李琳儿连忙制止热心的江云稀,语气极其认真的说道:“小妞,说真的,我很满意现在一个人的生活,想熬夜就熬夜,想喝酒就喝酒,想逛街就逛街,没人管我,自由自在多潇洒呀,你就别给我留意什么了,我要什么时候真想找男人了,你再帮我留意,现在我是真不想。”

江云稀在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她知道李琳儿现在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悠悠叹了口气,道:“那好吧,不过你不准不开心,遇到烦恼要记得跟我说哦。”

“嗯嗯嗯,你现在可是我的老公,不找你找谁。”李琳儿嬉笑着。

“去你的……”江云稀也被她的心情感染,笑了。

转眼又到了冬天,江云稀已经搬进陆家大院住了快半年了。

陆秦风提议要带着她搬出去住,可陆妈妈驳回了他的这个要求,江云稀以前一个人住总觉得家里冷清,现在跟公公婆婆住一起,她反而觉得十分高兴,梅姨对她也很好,她觉得家里热闹点看起来才像个家。

夜晚,江云稀抚着平坦的小腹,她跟陆秦风都那么久了,而且他那方面又总是欲求不满的,按理说早该怀上了,可她的肚子怎么就迟迟没有动静呢?

陆妈妈虽然嘴里什么也没说,对她也一样好,可是她能感觉到的,陆妈妈每天总是以各种补身体的名义炖汤给她喝,其实她是想抱孙子了。

陆秦风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宝贝老婆躺在床上皱着眉头抚摸着小腹,走过去亲亲她,然后问:“老婆,在想什么呢?”

“老公,我想宝宝了,怎么我还没有怀上啊?”江云稀觉得好委屈,除了例假来,他每天都在她身上耕耘,怎么就没怀上呢,烦哦。

“小傻瓜!”陆秦风低笑出声,亲昵的碰了碰她的鼻尖,说道:“就算没有宝宝,我也一样爱你。”

他没有跟江云稀说,是怕她会胡思乱想,当时她出车祸后,医生就告诉过他,他老婆的子宫也受到创伤,以后恐怕很难怀孕。这个消息陆妈妈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她认为既然自家儿子认定了这个儿媳妇,那她也必须全力支持,她总认为多喝点补汤就能给儿媳妇补回来的。

可江云稀傻乎乎的什么也不知道,肚子迟迟没有动静,她开始怀疑她身体是不是出现毛病了。尤其是上个月例假居然推迟了一个星期,害她偷偷高兴了半天,结果一星期后例假来了,她又伤心了。

这个月例假虽然推迟了两天,可上次推迟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怀上,所以这次推迟也是理所当然的。

陆秦风见她仍旧是蹙着眉,忍不住嘿嘿一笑,道:“看来为夫得继续努力播种啊。”说罢直接扑了上去,一边用手解开她睡衣一边用手挠她的腰,她顿时笑出了声,道:“你……赶紧住手啦……”

第二天,江云稀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毛病出在哪里,也跟陆妈妈说了,希望陆妈妈能陪她一起去。

她是这么想的,反正陆妈妈把她当女儿一样疼了,就算她身体有什么毛病也不能藏着掖着的欺骗,所以反正陆妈妈有空,跟她一起去是最好的。

可陆妈妈不是这样认为,她认为事情大条了,连忙想劝住她,说找家庭医生来看看就行了。

可江云稀说什么也不同意,因为家庭医生是个男的,她要去正规的大医院找个专业的女妇科医生看看。陆妈妈没办法,只好在出门前打了一个电话给陆秦风,儿子,你宝贝老婆非要去医院做检查,你自求多福吧。

江云稀的倔强陆妈妈是见识过了,若是她知道他们全都瞒着她子宫受到创伤的消息,后果……陆妈妈不敢想下去。

到了博爱医院,江云稀先看了一下就医指南,然后开始挂号,今天的人特别多,这也为陆秦风赶来争取了时间。

他刚到话还来不及说,医生就已经喊宝贝老婆进去了,他不顾众多女同胞讶异的眼光,在诊室门口抱着她,哄道:“老婆,我们回家去吧。”

“不行。”江云稀当然不肯,其实她对陆妈妈背着她鬼鬼祟祟的打电话给陆秦风这事表示出怀疑,忍不住问道:“你跟妈妈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有。”陆秦风连忙保证,他不想她生气。

“哎,你们还看不看啊?”正在排队的女同胞不乐意了,她们也排了很长时间了,他们若是不看可不要耽误时间啊。

江云稀一脸的狐疑,不过此刻她的心思都在医生上,走进了诊室。

医生也没怎么询问,听她说例假今天推迟了第三天,直接就开了单子让她去验血,她怒了,“医生,我是检查看我有没有怀孕的。”

那医生是名中年妇女,她淡定的回答:“若是抽血结果出来你没有怀孕,才能做其它检查。”

于是,江云稀没辙了,尽管她认为她遇上了庸医,可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又不愿意重新再排另一个医生的号,只得让陆秦风交钱,然后去抽血。

陆秦风的心情都十分纠结,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说态度坚定的江云稀,倒是陆妈妈教导他,一会儿自家宝贝儿媳妇说什么,他都认错,这是夫妻相处金条格言,老婆永远是对的。

抽血结果出来,hcg的结果是57,这个是什么概念?江云稀不懂。

不过她不懂,不代表陆妈妈不懂,兴奋、激动、感谢,各种心情都汇聚在一起,然后告诉也是一脸不懂的儿子,道:“秦风,小稀怀上了,哈哈~”

“怎么可能这么巧呢,我这么久都没有怀孕,今天想来医院检查就怀上了?”江云稀不相信。

可事实胜于雄辩,拿着结果找医生,医生直接告诉她,她怀上了,问她要还是不要,她的回答当然是要。

她怀上了这个消息,陆妈妈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自家老公,然后又打电话给纪老爷子,所以当江云稀从诊室出来的时候,实际上家里所有人都知道了。

陆秦风一直呵呵的笑着,似乎没有从升级为准爸爸的喜悦中恢复过来。

据说前三个月是危险期,所以这怀孕的前三个月,她几乎可以用足不出户来形容。

终于,在冬去春来时,她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五个月了。

后花园中,各种鲜花盛放。江云稀双手小心的放在扶栏上,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米白色的宽身长裙,衬得她白嫩的肌肤越加的红艳丰腴,肚子也是大得圆滚滚的,医生说了,她肚子里有两个宝宝,所以会比别人怀孕五个月时候大许多。

一双大手从后方揽来,将她稳稳当当的捞进怀里,陆秦风的下巴就靠在她的颈窝之间,柔柔的喊道:“老婆。”

“老公,”江云的双手覆盖上他的大手,道:“肚子都五个月了,我想去c市看看爸妈,告诉爸妈这个好消息。”

“好,我们马上就动身出发。”陆秦风笑道。

“可是,我怕妈会不同意。”江云稀犹豫道。

“没事,妈那边我去说。”陆秦风亲吻了一下她的红唇,柔声道:“老婆,我是你老公,你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我一定会为你排忧解难的。”

c市墓园。

江云稀几乎是半靠在陆秦风的身上,陆秦风把手中的两束鲜花分别放在纪云秀和江剑澜的墓前。

“爸,妈,我和秦风来看你们了。”江云稀的眼眶红红的,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她现在还怀在肚子里呢,就已经感受到做人父母有多么的不容易。

“爸,妈,公公婆婆都对我很好,很疼我,梅姨也很疼我,女儿现在真的很幸福。我怀孕了,双胞胎哦,再过几个月,两个宝宝就会从我的肚子里出来哦,我和秦风一定会努力保护好宝宝的。”

说着,江云稀的眼睛渐渐染上了雾气,又道:“爸,妈,你们也会为我高兴吧。”

墓地空旷,间中吹过一阵微风,带走些许尘埃,记忆依旧,却再也见不到父母活生生的样子。

“老婆……”陆秦风将她拥进怀里,轻声道:“爸妈长眠在这里,可你还有外公,还有舅舅,表哥,还有我,还有爸爸妈妈,梅姨,我们都是你至亲的人,我们都陪着你呢。”

“嗯,是呀,我还有你们,你们都是我至亲的人。”江云稀破涕为笑,虽然留下了滚烫晶莹的泪珠,却也是因为心中幸福,她用手抚着肚子,又道:“还有一对宝宝,宝宝也是我最亲的人。”

陆秦风揉了揉她的发丝,对着墓碑道:“爸,妈,请你们放心,我会一直都爱小稀,珍惜小稀,疼爱小稀,一辈子都不会变。”

肚子越来越大,江云稀感觉自己的行动越来越笨拙了,两家的老人更是开心的合不拢嘴,尤其是陆妈妈和梅姨,她们每天总是不厌其烦的研究各种补品,就差没让江云稀吃到吐。

天大地大,孕妇最大。尤其是孕妇的情绪是最善变的,身为江云稀的老公,也身为宝宝们的准爸爸,陆秦风可没少被江云稀折腾,皆因她一会儿说想要吃烧烤,一会儿又说想吃某家的卤水鸡腿,一会儿又说想吃点酸的,一会儿又说要吃甜的,可等他买回来,她又摇摇头,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现在又不想吃了。

最让他觉得崩溃的是:江云稀经常在下半夜饿醒了,非要吃他亲手做的面条,等他满心欢喜的做好出来,他的宝贝老婆又呼呼睡着了。

每天早上,陆妈妈都亲自去熬老母鸡汤,这些老母鸡可都是她和老公亲自下乡下跟农村人购买的走地鸡,保证纯天然不添加激素的。

江云稀则坐在后花园里看书,原本她想看李琳儿写的小说,可陆妈妈以电脑有辐射为由,把她这一项活动剥夺了,她只能乖乖的看童话故事和成语共事,想等宝宝出生之后就可以念给他们听。

“少夫人,来,先喝个鸡汤。”梅姨端着一碗鸡汤出现,上面还热腾腾的冒着热气,看样子是刚熬好就盛出来的。

“好。”江云稀冲梅姨笑了笑,尽管她其实并不想喝鸡汤,不过每次还是会乖乖的喝下去,因为这个是爸妈的心意。

原本后花园只有长椅没有桌子的,不过陆妈妈看她似乎很喜欢在在花园坐着晒太阳,就特意命人打造了一个小圆桌,原本是方便她放点啥的,没想到现在倒方便她喝汤了。

江云稀勺了一小勺子的鸡汤放到唇边轻轻吹了吹,然后喝下去,道:“梅姨,你和妈妈做的汤是越来越好喝了。”

“你这孩子就是会哄人。”

自从丧夫失子之后,梅姨认为人生都是灰暗的,幸好她遇到了善良了陆妈妈和陆爸爸,更有幸能融入他们的生活,一开始她还害怕少夫人会嫌弃她这个老婆子,没想到的是少夫人不但没有嫌弃她,还经常称赞她做的饭菜好吃,她很高兴。

“梅姨,你先回去吧,汤太烫了,我等凉会儿再喝。”

梅姨确实和陆妈妈在研究晚餐怎么做才更营养丰富,所以她也没有推迟,道:“那好,少夫人你慢慢喝,喝完了把碗放在桌子上就行,我一会儿会过来收拾的。”

“好。”江云稀报以甜笑。

梅姨前脚一走,江云稀就努力的瞪视着碗里的鸡汤,过了好一会儿,眼睛瞪累了,碗里的鸡汤依然一滴没少,她只得硬着头皮一勺一勺的喝了起来。

陆秦风刚进来就看见她拧着眉头然后还不停往嘴里送汤的动作,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走过来。

“老公,你回来啦。”江云稀抬头。

“嗯。”陆秦风最近回来的时间是越来越多,现在御风集团和长鑫控股合作,生意更是蒸蒸日上,就连他在美国开的公司,也在职业经理人的打理下,生意也开始红火起来。

他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空碗,道:“老婆,你不想喝这鸡汤了吧,不然我去跟妈说说。”老实说,要他这么天天喝,他早吃不消了。

“不要。”江云稀吧唧了一下嘴,舌尖上似乎还停留着鸡汤的味道,说道:“妈说了,多喝点鸡汤我和宝宝都好。”

“可是你明明就不想喝了。”陆秦风心疼的蹲下身子,大手抚上了她圆滚滚的肚子,想到这是他跟宝贝老婆的孩子,他的眼里满满的流淌着柔情,温润如水。

“可是妈也是为了我好,你要是跟她说了,她会不开心的,你就让她为未来的孙儿尽心意吧。”

陆秦风把头贴近她的肚皮,她的手轻轻抚上陆秦风的头,这一幕画面好温馨好美。

“老婆,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娶到了你,让你成为我老婆。”陆秦风感恩的说。

“老公,我现在,很幸福,谢谢你。”江云稀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那样,感觉自己的心柔软得不可思议,肚子里的宝宝,还有宝宝的父亲都在一起,这种感觉好奇妙。

“老婆。”陆秦风忽然兴奋的抬起头。

“怎么了?”江云稀一时适应不了他情绪变化的速度。

陆秦风的脸上洋溢着兴奋,像孩子般的大声而骄傲的说道:“刚才孩子们动了,他们在踢我呢。”

江云稀无语了,宝宝们经常踢她呢,这有什么好兴奋的。

“老婆,”陆秦风站起来坐在她旁边搂着她,笑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宝宝们来到这个世上了。”

闻言,江云稀才笑了,答道:“嗯呢,我也是呢,真希望宝宝们快点出生哦。”

暖暖的阳光照在陆秦风和江云稀的身上,发出最耀眼的光芒,那是幸福的光芒。

待她的肚子已经八个月的时候,陆妈妈简直可以用寸步不离的跟在儿媳身边来形容,就怕她想喝水了吃东西了之类的。

江云稀的腰身原本就属于纤细的类型,所以当那八个月的肚子搁在她的小腹上,简直就像是吹气球一样,仿佛下一刻,宝宝们就会将她的肚子撑破。

不是她矜贵,实在是宝宝们都很调皮,经常踢她的肚子,所以她行动十分不便,走路时梅姨和陆妈妈都经常紧张得搀扶着她。

后花园里,她坐在长椅上,圆桌上摆满了花花绿绿的毛线,还有一些没有成形的小孩衣物,这些都是她跟着陆妈妈学做的。

她有模有样的拿着长针,看着那针脚在手下穿梭,红红绿绿的颜色,是她为她肚子里未出生的宝宝织毛衣。

陆妈妈也在旁边为她的宝贝孙儿织着袜子,梅姨则是听见有人按门铃,起身去开门了。

“小妞,姐来了。”兴奋的嗓音从屋子那边传来。

江云稀顺着声音望去,果然看到了闺蜜李琳儿。

李琳儿见到陆妈妈也在,不敢造次,立即乖巧的打着招呼,梅姨随即奉上茶水。陆妈妈笑眯眯的把空间留给她们两个年轻人,和梅姨进屋子里。

李琳儿见她们一走,立即笑眯眯的坐到江云稀的身边,看着她手里的长针和小毛衫,不可思议的道:“小妞,我说你行呀,居然学会了干这个。”

江云稀也是嘻嘻一笑,道:“当你有天也要做母亲的时候,你就会愿意为了宝宝,什么都想学的了。”

“啧啧,反正我手笨,铁定是学不来这个了,还不如去买来呢。”李琳儿道。

“你想想啊,你的宝宝,可以穿上你亲手织的衣服,那多温暖啊。”江云稀一脸向往。

李琳儿托着下巴瞅着她,笑嘻嘻的道:“瞧你是越来越有当妈的样子了,小妞,你说我以前咋就没发现你会这么贤良淑德呢?”

两人又说着悄悄话,陆秦风回来了,也没有过来打扰。

宝宝们九个月的时候,听医生说双胞胎一般都会早产,江云稀早早就搬进了妇幼保健院待产,随行的还有梅姨和陆妈妈,她们两个负责照顾她的起居饮食。

果然,才搬来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江云稀的肚子开始出现阵痛。

陆妈妈赶紧给儿子打电话,挂了电话又赶紧通知纪老爷子他们。

带他们赶来医院的时候,陆秦风想跟着进去,可疼痛中的江云稀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她觉得生产孩子的过程中一定是血淋淋的,她不想让陆秦风看到那个画面。

于是,陆秦风只得眼睁睁看着宝贝老婆被推进了产房,看着产房的门合上,然后双手交叉,回坐在走廊的座椅上,两手交叉的死紧,连额头都在沁汗,老婆生产,他比她更为紧张。

即使是隔着一扇门,依然有痛苦的呼喊声从产房里传来,她的呼声一声比一声高,直喊的坐在座椅上的他,焦躁不安,陆妈妈和纪老爷子也隐隐的透露出担忧的神色。

呼喊声依然在继续,最后变得有些声嘶力竭,陆秦风起身,烦躁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一刻也不得闲,心里像是几千只爪子在挠着他的心似的。

陆秦风一直在转来转去,从这头转到那头,纪不凡最先看不下去了,喊道:“秦风,你这家伙不要转来转去的,转到我头都晕了!”

陆妈妈也出声安慰他,说道:“秦风,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痛一痛,等孩子出来就没事了,你别担心啊。”

“妈。”

谁知陆秦风竟没有为母亲安慰的话而停下来,而是转的更快了,着急的说道:“小稀她都进去一个小时了,怎么还叫喊啊。”

“我当时生你还痛了一天一夜呢。”陆妈妈继续安慰他。

“可是……”

“行了。”陆妈妈起身拉住他,阻止他的胡思乱想,道:“你就别瞎担心了,来,坐下来,跟妈一起等,”

陆秦风刚想坐下,却听见宝贝老婆疼痛的喊声再次响起,他的屁股才落到位子上,又吓得立马弹起来,抓着他妈的手,紧张道:“妈,小稀疼呢。”

在场的人都抽了抽嘴角,尤其是纪老爷子和纪云天,他们会心一笑,秀儿的女儿得到幸福了,陆秦风是真正疼爱小稀的。

陆爸爸也想开口安慰儿子,可是见老婆都劝不住,只好安慰的拍了拍老婆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想当初她生孩子的时候,他也像儿子现在这般的焦躁,旁人安慰根本没有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