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难逃:神君,别缠我》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尾声(下)

视野被泪水冲花,那只木马,模糊了又清晰,女人的手白净,修长,细腻,看不出丝毫暴虐痕迹,嗅不到丝毫滥杀的戾气。

但就是这样一只白净修长细腻的手,翻为云覆为雨,搅动战局,如果没有这只手的主人兴风作浪,他不会沦落此境,更不会失了青鸟。

“阿臣……”

寒少宇在如血残阳里念了一声,风吹动远处的竹林,发出细腻的沙沙声,如同雨落,遮掩一切暴行。

他没有回答女人,甚至没有看女人一眼,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再回神儿的时候,已飞出几丈远的距离,左手扼住蚩方的脖颈,显出的龙爪死死扣进那厮皮肤里,巫血的味道充斥鼻间,搅起他体内的暴虐,而右手高举,同样显出龙爪,细腻的白鳞一路从指尖窜上小臂,而蚩方的脊背牢牢靠在一侧被压弯的青竹上,瞪大眼看他,手里的弓箭掉落脚旁,瞪大的瞳仁里倒影出他的眼睛。

左瞳黝黑,右瞳碧蓝,怒目而视,龙牙显现,蚩方眼里的他不是战神,而是疯子。

寒少宇嗅着空气中血的味道,鸟儿的血的气味,混合着蚩方的血的味道,一个带给他剜心的疼痛,一个却只让他觉得痛快。

透过皮肤,他看到蚩方脖颈深处的血管,里头的血液奔涌,诱惑他落下爪子将那处撕开,是为鸟儿报仇也罢,是为自个痛快也好,反正只要撕开了,心痛或许是会好受一些,他落下爪,不知是否因为惊愕,蚩方那厮竟然呆呆看他毫无抵抗,仿佛认命赴死一样。

“二哥!”

龙爪撕开蚩方喉咙的一霎,他听到尖叫,听到女人竭嘶底里的哭号,这一声,如落雷一般响在耳畔,瞬间的震惊之后,痛苦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

“你……”

“你是不是我二哥?”

寒少宇侧头,黝黑如同入了魔的左瞳盯着女人,女人屈膝跪在地上,黑袍大半裹满了泥浆,

那只陈旧的木马被捧在心前,女人仰面望他,泪流满面,遮面的黑纱被摘掉,露出一张白皙而漂亮的脸,他从那精致的五官长相中,看到了母亲和父亲的影子,瞬间错愕,然后是泪流满面,得失瞬间,心绪翻涌,不过几炷香的时辰,命运又狠狠将他玩弄了一次。

“你是……”只发声这二字,其余话语碎在风里,只有嘴唇在动,描绘着他想说的形状,也不知动了多久,终于将埋藏于心底千年的名字念了出来:“墨嫣。”

女人哭了,屈膝跪在地上,如同小孩子般的低声呜咽,不知是喜极而泣,还是悲极而号,寒少宇缓缓转过头,动作缓慢地好像脖颈被人钉死一样,他看着被他牢牢扼住喉咙的蚩方,实在无法接受一切:他的亲妹妹真成了倒贴的赔钱货,嫁入憎他恨他的九黎部落,为蚩尤的后嗣传宗接代生了两个儿子,而他的亲外甥,杀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墨嫣……”

龙爪落下,白鳞消退,蚩方顺着青竹滑落瘫倒在地,左瞳复原,寒少宇微微垂头,紧握的手藏于袖中攒成了拳头,未消下去的指甲划破了手掌,血沿着袖摆滴落,慢慢汇成了一条血线。听到嫣儿唤他的一瞬间,寒少宇还是有杀掉蚩方为鸟儿复仇的冲动,可看着亲妹妹痛哭的样子,想起他当年孵化她的场景,到底他还是寒少宇,怎样都活不成杨戬,再说……他杀了蚩方,杀了自己的亲外甥,老天爷就会垂怜他,他的阿臣就会回来吗?

命数如斯,一切在那支诛神箭射出之前,就已成定局。

寒少宇很聪明,苍溟虽不喜欢他驳斥,却从来承认他天赋极高,所以他想得通这些道理,并接受得很快。

“为何是你……”可嘴上还是固执询问,“你让二哥怎么办?你说……你让二哥如何是好?”

世间,最大的笑话不过如此,他的亲外甥杀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他活不成旁人,所以选择宽恕,可原谅是不放过自己,记恨是不放过别人,他曾狠厉说如果非要择一,他会选择第三条路,他一定会斩草除根,换旁人,的确是能做到的,念个“杀”字,便能催逐月将一干牵涉人等全部杀个干净,可现在怎么办?这牵涉人等,是亲妹妹,是亲外甥,这要让他怎么办?

“对不起……”

嫣儿在哭,寒少宇转身,看着他的亲妹妹一手将陈旧的木马宝贝似的捧在心前,一手揉着眼睛,同兄长相似的漆黑的瞳仁,眼周已被揉得通红,他的目光,由悲怆突然变得柔和,勾了勾唇角,对嫣儿笑了一下,脸上泪光不减,此前他并不相信一个人笑的时候,还能控制不住眼泪不停地流淌。

“你知他是我……”心痛极近窒息,还是咬唇说了出来,“你知他守了二哥多久?你知他守了二哥多久才等来相守?才守了多久?不足……一年,两千年换来不足一年,毁了,全毁了!”

“二哥对不起……”

嫣儿哭声不减,将木马捂在心前,对他匍匐在地,余光看到蚩方也笔直跪了下来,表情还是不可思议,似乎怎么都不会想到一直记恨的仇人,会是母亲惦念的亲舅舅。

寒少宇心中无比苍冷,凡间的说书先生们都不敢随意编造的故事,竟然被老天爷如此编造在他的身上。

他突然想起蚩尤当日骑着恶马,在战前夸耀他那黑丑动人的亲妹,试图说服自己同他妹妹成亲。

“寒少宇,我说你,你是战神,我妹也骁勇,你的血脉同我家的融合为一,生出的必定是乱世英雄!说不定是比你我都厉害的大英雄!”

想起这句,他想蚩尤这是成功了,发生在嫣儿身上的事情,会不会从她凑巧入九黎巫部开始,就注定是一场阴谋,蚩尤那老儿得不到他的血脉,可得到了他家的血脉,得到了他亲妹妹的血脉,虽然蚩方这小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比他比那老儿还厉害的大英雄,呸!什么英雄!就是个孽障。

嫣儿的道歉声不绝于耳,寒少宇在时断时续的哭声中仰望,如血残阳照进他眼睛里,他闭上眼,清泪滑落,绝望的情绪如海潮席卷,将他彻底淹埋。

“阿妹啊,你这诛神箭……诛神!更诛了你二哥的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搜索一下最新的:《皇上,压死算工伤不》 《高魔地球》 《御用兵王》 《将军的傲娇小公主》 《追寻之恋》 《本王命不久矣》 《极品通灵系统》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狼与兄弟》 《女相长遥》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 《花月笙笙冷》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