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少林寺要和我们金钱帮开战?”

    上官金虹面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一双漆黑的眼眸闪烁着冷冽的寒光,心中更是充斥着无边的怒火。

    他感觉自己被设计了。

    少林寺和沈文这一行人合谋害他,李寻欢为了兵器谱排名第二的位置,很有可能也参与了。

    这群人实在太阴险了。

    “这是我们少林寺的十八铜人?”

    庭院内,还有一人比上官金虹更加的震惊,心眉大师目瞪口呆的看着把上官金虹团团包围起来的十八铜人阵,心中有着浓浓的疑惑。

    他在少林寺七大护法中排名第二,少林寺的绝对高层。

    他们少林寺的确也有十八铜人,可是,十八铜人也就对付一些后天境层次的江湖人士。

    而眼前的十八铜人,全部外功大成,甚至还有两个少年,这如何不让心眉大师震惊。

    “难道这是方丈秘密培养的底牌?”

    心眉大师不由暗暗猜测。

    如果只出现了一个铜人,他还可以怀疑是其他势力假冒少林寺。

    可是,眼前足足出现了十八位外功大成的铜人。

    天底下,除了少林寺,还有哪个地方能够培养出如此阵容十八铜人?

    “可是,他们提到的院长又是谁?”

    心眉大师把一双审视的目光投向了沈文一行人,面色惊疑不定。

    “好!”“好!”“好!”······

    上官金虹见没有人回应,不由愤怒的连连叫好,脸庞上更是露出森寒的杀意。

    “你们这是在找死,今天我就大开杀戒!”

    上官金虹怒吼了一声,面色狰狞,黑发的长发无风自动,宛如一头发怒的雄狮,双掌拍向两个铜人,只是距离两人还有三尺的时候,他的双脚轻轻一瞪,突然一掠三丈,从两名铜人头顶上飞掠了过去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眼前的局势太混沌了。

    他根本不清楚到底是会设计他,只有少林寺和沈文一行人?暗中会不会隐藏其他人?

    “你走的了吗?”

    苦乘方丈面色十分平静。

    十八铜人阵如果这么好突破,那还叫阵法吗?

    “嗖!”“嗖!”

    两根铁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上官金虹的前方,漫天的棍影宛如狂风暴雨笼罩住上官金虹。

    “嘭!”

    一个铜人好似金鸡独立,在一个铜人的配合下,一跃到上官金虹的上空,一脚踩在了上官金虹的背上。

    “哪里走?”

    又有两名铜人向上官金虹的双脚抓去。

    “罗汉十八手。”

    四面八方,漫天的掌影,向上官金虹全身的隐**道拍去。

    沈文赋予的十八铜人阵能力,不仅仅武功修炼到了大成,十八铜人阵之间的配合,也是达到了大成境界。

     “伏魔棍法。”

     几乎不需要任何的商量,甚至连眼神都不需要,剩下的十八铜人就拿起了铁棍,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无数的铁棍敲击在上官金虹的身上。

    十八铜人阵几乎在同一时刻向上官金虹发起了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攻击囚牢。

    “咔!“咔!”“咔!”······

    一声声骨骼的断裂声响起。

    上官金虹想要逃走,不仅没有挽救他,反而暴露了破绽。

     “院长,解决了。”

    大约三十息的时间,满头鲜血,四肢抽搐,身体不停抖动的上官金虹,被一个铜人提着一条腿,拉到了沈文的面前。

    地面上长长的血迹,仿佛在叙说刚才猛烈惨烈的战斗。

    “咕噜~”

    围观的人群面色骇然,神色惊恐,吓得连连吞咽口水。

    上官金虹可不是普通人,金钱帮帮主,兵器谱排名第二的高手。

    这么一个强横无匹的高手,三十息不到,就被打成了一条死狗?

    “扔了吧。”

    沈文满意的点了头。

    十八铜人阵的威力,他有了一个更清晰的了解。

    上官金虹如果全力和十八铜人阵一战,说不定还有突围出去的可能。

    谁知道他竟然打也不打,就直接逃了。

    在一个阵法中,想要靠取巧逃离,可能吗?

    这不是主动送一个大大的破绽给十八铜人吗?

    “是院长。”

    十八铜人提着上官金虹扔到了路边,然后纵身离开了数百步,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少林寺十八铜人阵竟然有如此威力?”

    张翠山脸上还残留着一分震惊,之前他们踢翻倚天世界少林寺的时候,也遇到了少林寺十八铜人,结果,被他们轻易击溃。

    “境界差距太大了。”

    张三丰却是看出来了,十八铜人全部是后天境圆满的高手,之间配合又亲密无间,威能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只要不进阵,他们也就是十八个后天境的武者而已。”

    “而且,给我一定的时间,我应该有办法破解十八铜人阵。”

    黄药师沉吟了一下道。

    弹指神通可以远攻,他本人也精通奇门遁甲。

    “既然你们对十八铜人阵都感兴趣,我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从明天开始吧,你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和十八铜人阵对战一次。”

    沈文目光在张三丰、黄药师、张翠山和大雕身上一一扫过,突然笑道。

    射雕世界的少林寺之所以能够成为诸天学院的附属势力,因为少林寺是用来给诸天学院学生陪练的。

    之前张三丰他们的试炼任务到了关键时刻,沈文不好干扰,现在却是斩首成功,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

    张翠山、大雕,“······”。

    刚刚那个被打成死狗的是先天境强者,他们两个就是后天级别啊?

    怎么闯十八铜人阵?

    “好了,李寻欢继续你的婚礼,我们自己找一个位置坐下。”

    沈文也不管张三丰、黄药师、张翠山和大雕此时的心情如何,大步走进李园,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张三丰、黄药师等人一脸苦笑,连忙跟了上去。

    不过,有了之前十八铜人围殴上官金虹的场面,沈文一行人坐在哪里都是全场的焦点,只是这些人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老头子还算见多识广,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诸位,不知诸位何门何派?”

    一个满头白发苍苍,手里拿著旱烟,穿著蓝布长衫的老者,却是面带微笑,淡定的坐到了沈文这一桌。

    作为兵器谱排名第一位的天机老人,他一直暗中监视江湖中各个顶尖人物的动静,以维持武林各个势力的均衡。

    兵器谱排名第三的小李飞刀李寻欢大婚,兵器谱排名第二的龙凤环上官金虹抱着某种目的前来参加婚礼,他怎么可能不来。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李园门前看到了上官金虹被十八铜人暴揍的场面,甚至被人直接扔在了路边,沈文一行人的出现让他感觉到江湖有失去平衡的危险。

    以他的情报渠道,对沈文一行人竟然毫无所知,仿佛凭空冒出来的,因此,他只能现身询问,想要知道沈文一行人所属的势力和目的。

    “年轻人,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大很多,希望你以后也有机会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张三丰见沈文没有回答,就主动回应了天机老人,语重心长道。

    天机老人目光惊疑不定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又回头看了看身后,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面色惊疑不定。

    年轻人?

    是说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