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罗,快点脱离战甲!”

    罗德终究也是军方空军的上校,即使反应慢了一拍,也在托尼焦急的大喊声下反映了过来,立刻开启战甲从战争机器之中逃离了出来。

    没有任何犹豫,托尼立刻保住罗德,身体自行悬浮起来向上加速飞去,在来到半空的时候,一个传送门打开托尼带着罗德钻入其中逃离了开来。

    这个时候,亚伯看了一眼正在撕扯扎克战甲的奥巴代亚,身化黑烟冲上了半空。

    此时,奥巴代亚终于把扎克从损毁严重的战甲里拖拽了出来,他看着闪烁的越发严重的战甲能量核心,猛地把手中的扎克向着外面扔了出去。

    做完这些,奥巴代亚略微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夜空,喃喃自语的说道:“活下去吧扎克,活下去……”

    下一秒,所有战甲,乃至于钢铁士兵的能量核心一起停顿了下来,随即爆发出了猛烈的爆炸,整个斯塔克工业博览会的场地都被爆炸所覆盖,索性这里的人已经被全部疏散,否则此时必然死伤惨重。

    可就算是如此,在纽约市内发生如此规模的恐怖袭击和爆炸,也还是让政府和军方大为光火,奥巴代亚等人被认定全部死亡,托尼和罗德又是以英雄和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尤其是罗德,乃是军方的上校,算是政府和军方最后的遮羞布,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去承担责任。

    所以算来算去,最终责任和黑锅最终落在了贾斯丁?汉默和汉默工业的身上,当然他也不是那么无辜,起码这些事情里面有一半的责任在他身上是一点不冤枉的。

    爆炸发生之后,政府和军方的宣传机器离开展开,并把托尼、罗德,以及不知名的超能者,也就是遮掩身形和身份的亚伯定位于英雄的角色。

    虽说包括罗德本身在内,对政府和军方的这个做法嗤之以鼻,并不在意,可经过新闻的发酵和网络的传播,他们三人在美利坚合众国,乃至于整个世界都越发的闻名起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刚刚结束了战斗的三个人,正坐在托尼的斯塔克大厦之中,三个人各自端着一个杯子,托尼和罗德手里的是酒,亚伯手里的则是雷打不动的苏打水。

    一边喝着酒,托尼一边把手里的冰袋按在脑袋上,那里肿了一个很大的包,如果不是贾维斯扫描过确定没有问题,那么托尼还真要去医院看看了。

    “托尼,这一次的事情应该就结束了吧?”

    “结束了,都结束了,那种战甲本身的爆炸,没有人可以逃得过。”

    “嗯,那么我的战争机器你有时间再给我打造一件吧。”

    瞥了罗德一眼,托尼无奈的点点头,说道:“行,这一次我给你使用最新的技术,连同武器都给你准备好,省着你又找别人动我的东西,搞的不伦不类,然后还被人做了手脚,要是你这一次没有出问题,那咱们三个可能早就把奥巴代亚他们搞定了。”

    “这可不怪我,”话说到这里,罗德一口把杯子里面剩下的酒喝掉,这才继续说道:“行了,我要回去了,刚才的事情我还需要去和上面汇报。”

    转头看向了亚伯,罗德迟疑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亚伯,我会当做不认识你,只说是托尼找你来的,否则以军方的行事风格,你恐怕要遇到很多麻烦了。”

    本来亚伯还想对罗德说这件事情,甚至于亚伯已经做好使用一忘皆空的准备,不过既然罗德这么说了,也为他剩下了一些麻烦,亚伯自然是承情的。

    端起杯子做出了一个敬酒的动作,亚伯和苏打水一饮而尽,这才笑着说道:“多谢了罗德,你帮了我很大的忙。”

    “没关系,不过这一次的敬酒不算数,等你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再敬我真正的酒吧。”

    言毕,罗德对着托尼和亚伯点点头,转身乘坐电梯离开了这里。

    站在电梯里面,罗德一边等着电梯到达托尼的私人停车场开车离开,一边在思索着什么,终于在电梯到达的时候,罗德恍然的点点头,喃喃自语的说道:“嗯,这么看来,应该是睡美人巫婆那种法师吧?黑暗的那种……嗯,今后没事少惹他。”

    与此同时,亚伯打了个喷嚏,皱着眉头揉了揉鼻子,亚伯看向托尼,开口说道:“托尼,你刚才的意思是说,正好收购汉默工业然后借着汉默工业的基础设立研究魔药的公司?”

    “没错,就是这样,当然汉默工业之中很多关于军工的设施或者其他的东西,大概都会被军方自己打包带走,剩下的也只是一些渠道和公司的框架而已,可就算是这样,也绝对要比我们从头开始自己建造方便的多,很多东西都不需要从头开始了,可以直接上正轨。”

    “对于这些我了解的不多,全部交给你了,我就专心复原魔药就可以了。”

    “个人的意见,如果你想让公司赚钱,可以考虑复原一些针对于某些病症,或者卖给军方的某些辅助战斗的魔药,尤其是卖给军方的魔药,如果你能够和军方搭上线的话,虽然有的事情会很麻烦,可很多事情也会变得很简单。”

    点点头,亚伯不得不承认托尼的话是很有道理的,斯塔克公司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可自从结束了军工产业与军方的合作,也受到了来自于多方的压力。

    如果不是托尼钢铁侠的身份和斯塔克工业在神盾局方面的底子存在,使得政府和军方不敢过于压迫,那么现在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一定了。

    “托尼,这个药业公司的事情我管研发,你管经营,这个公司就算是斯塔克公司的下属子公司吧,我需要的只是钱和给我的研究带来的便利,至于其他的诸如名声之类的东西我并不在意。”

    “不想露面吗?”

    “特蕾娅那边解释起来很麻烦,再等等吧。”

    耸耸肩,托尼道:“也好,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吧,只是你要准备好,迟早都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母亲的。”

    “放心,已经在计划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