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沨挑了个距离法坛相对近的地方盘膝坐下。不消片刻,大队弟子开始鱼贯而入,上千个蒲团一会功夫就坐的满满当当。看来这五年一次的盛会是人人不想错过的。

    此时天色已晚,黑色天空浩如大海,点点繁星如同游鱼一般,点缀其间。一轮明月高挂枝头,清冷却又皎洁的月光撕破夜空投射到仙音石上,巨石四周还立着六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都有一个巨大的明珠,闪闪发光,将这琴鼓峰不得会遇到些埋伏,便小心谨慎的运起了玉屏风诀,往沧澜峰而去。

    约莫奔袭了一盏茶工夫,江沨身影一闪,躲进了山道旁的一颗老杏树上。上树后他还觉得有点不保险,便又从储物袋中取出那件轻纱裹在身上。然后屏气敛神,静待追兵到来。

    约莫等了一炷香的功夫,还真来了一人。此人蒙着面巾,身着黑衣,身材高瘦。江沨此刻并不敢放出神识,怕对方觉察到。只是远远地观测着。那黑衣人到了此处便放出神识将方圆数十丈范围内仔仔细细的探查了一番,确认无人后,只见他取出一只灵兽袋。袋口对着地面轻轻一掷,紧接着一阵霞光便从灵兽袋中流出,须臾间竟窜出一只獐头小兽。只见这头小獐就地打了个滚,正要逃跑。那黑衣人扬手飞出一物,正好套在獐子的颈脖上。

    虽在夜晚,但江沨却在树上看得真切。那套在獐子脖子上的是一个环状法器,那环套一上身就如附骨之蛆一般紧紧黏在小獐的脖颈上,紧接着环套上忽然生出许多细刺深深扎进獐子的皮肉里,那獐子一阵吃痛,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但却发不出半点声音。那些尖刺虽扎进皮肉里,但却不见半滴鲜血流出,如同一只吸血怪物一般,大口大口吞噬这小兽的精血。

    小獐扑腾了几下,便体力不支的瘫软在地上,过了一盏茶工夫,那环套好似吸饱了兽血变得十分殷红光亮。黑衣人掐了一个法决,一道灵力打出。那圆环顿时炸裂开来,化作一团血气笼罩在小獐的头部。

    不一刻,那头獐子晃晃悠悠的又重新站了起来,它使劲摇了摇头,猛地睁开双眼,只见两道红光从眼中迸发而出,一股森然之气陡然间自这弱小的身体中散发开了。

    那黑衣人见状,立时单膝跪下,小声口诵:“恭请师尊借体将临。”

    他话音刚落,蓦的转过头去,直向十余丈外的山道望去。

    “阁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难道真要我动手请么!”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你是何人,深夜闯我山门,受何人指使!”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密和孙不留门下另一位弟子。

    李密二人虽很势利,但修为并不低,都是练气期十一二层的高手。二人见黑衣人深夜劲装一副刺客模样,当下便取出法器。李密使得是一口长刀,另一位胖脸师兄却架出两柄宣花大斧。

    “你这个问题,到了地下,自然有人告诉你!”黑衣人冷冷一笑,也不正面回答,一扬手两道寒芒直向二人眉心扎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