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还将劝蒋介石出洋的消息透露出去。于是中外报纸都登出:guó mín dǎng几个重要人物正在劝蒋出洋云云。

    蒋介石在溪口气愤地对张治中、吴忠信说:“他们逼我下野是可以的,要逼我‘亡命’就不行!下野后我就是个普通国民,哪里都

    可以自由居住,何况是在我的家乡!”他这几句话,把别人的嘴巴封住了。

    guó mín dǎng和谈代表团于1949年3月24日正式组成,并制

    定了一个和谈腹案和国防部对和谈的意见。代表团并决定于4月1日赴北京与中共举行谈判。张治中对屈武说:“我们在北上以前,还

    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做,就是我们商定的和谈腹案和国防部的意见,必须向蒋委员长汇报。这样的大事情,必须委员长点头才行。请你

    和我一道再到奉化去一趟。”于是在3月29日,张治中与屈武二次飞往溪口,在飞机里张治中对屈武说:“你同蒋经国的关系很好,

    你们是什么话都可以谈的。到奉化后,我同蒋委员长谈,你就同蒋经国去谈,他对他的老子还是有影响有作用的。”

    到溪口以

    后,我就感觉到这空气和上次颇有不同。到那里的人不少,有些露了面,有些没露面。当我把和谈研究的大概情形告了蒋,并把上述

    “腹案”给他看。他只说“我没有什么意见”,“你这次负担的是一件最艰苦的任务,一切要当心!”此外,就广泛地谈,没有具体

    的意见。(张治中回忆)

    蒋经国在3月29日的日记中也记述了这件事:当蒋收到张要来溪口的电报时,蒋说,“他来不来无所谓

    ”。张来溪口后,蒋对他的态度非常冷淡,只邀他游览溪口附近的风景。

    蒋氏父子为何“冷淡”?因为他们认为张等到北平,

    实质上是投降。

    这到底是不是向中共投降?máo zé dōng是这样写道:我们的方针是不拒绝谈判,要求对方完全承认八条,不许讨价

    还价。其jiāo换条件是不打桂系和其他guó mín dǎng主和派;一年左右也不去改编他们的军队;南京政府中的一部分人员允许其加入政治协商

    会议和联合政府;对上海和南方资产阶级的某些利益允许给以保护。

    【4月17日】

    共匪对政府代表所提修正条件二十四条款,真是无条件的投降处分之条件。其前文叙述战争责任问题数条,更不

    堪言状矣。黄绍、邵力子等居然接受转达,是诚无耻之极者之所为,可痛。

    国共和谈在北京进行近半月,双方军事力量相差

    明显,这种谈判不可能是“马拉松”式的。4月15日,周恩来宣布了中共拟定的八条二十四款的《国内和平协定》,要求南京政府必

    须在4月20日以前表明态度。

    guó mín dǎng代表团对这个《协定》作了研究之后,认为中共已接受了他们所提半数以上的意见,特别

    是关于战犯问题,作了很大让步“所以代表团一致的意见,认为尽管条件过高些,如果能了然于‘败战求和’、‘天下为公’的道理

    ,不囿于一派一系的私利,以国家元气,人民生命财产为重,那么,就只有毅然接受,以诚心承认错误,以勇气接受失败,则对国家

    、对人民、对guó mín dǎng保全者实多,总比顽固到底,失败到底好”。

    4月16日,黄绍和屈武携《协定》回南京,李宗仁不敢做

    主签字,他立即派人送溪口“转呈”蒋总裁过目。同时,张治中也给蒋写了封信,jiāo屈武带回南京,再托吴忠信转jiāo,希望蒋“断然

    暂时出国,摆脱一切牵挂”。

    然而,历史上的失败英雄,在关键时刻是很难听得进去忠言的。

    【4月30日】

    4月份最重要之事,莫过于共匪对政府所提“国内和平协定”条款,使李代总统等主和求降甚至谓“投降即光荣

    ”之投降派亦无法接受,而不得不宣告和谈决裂,重新作战。此固最近时局中遭遇重大艰难;然中华民国生机与国民革命之复兴,亦

    即在于此也。……

    其(共产党)所用之方法虽有不同,而其非得余而不能甘心。以及其非彻底毁灭我国家之基本不可之目的,则

    完全不同。

    中共的《国内和平协定》,于4月16日由guó mín dǎng和谈代表黄绍和顾问屈武携回南京。何应钦立即将这个协定呈送

    给蒋介石。蒋介石看后,气急败坏,竟骂出一句不lún不类的话:“文白无能,丧权辱国!”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等人,也把中共所提

    之协定视为“征服者对被征服者之处置”,“竟甚于敌国受降之形式”,“形同最后通牒”。

    4月30日,蒋介石乘“泰康号”

    军舰抵达上海,在龙华机场召开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上海警备司令陈大庆,上海防守司令石觉,上海

    战区空军司令毛瀛初等。蒋介石对淞沪防务又作了周密的部署。会上,蒋介石训话时说,坚守住上海,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bào发,届

    时即将得到美国全力保护,我们就会重新光复全国,这是至关党国存亡之战役。

    5月1日上午,蒋介石在汤恩伯的司令部,召集

    在淞沪的各中央军事学校毕业的学生(主要是黄埔系)开谈话会,会上成立了由中央各军事学校同学会组成的“非常委员会”。蒋介石

    成立这样一个委员会,是想以他黄埔老校长的名义,将已呈四分五裂状态的中央军校系统出身的将领重新集合起来,达到收拢嫡系部

    队的目的。但是,好多人接到蒋介石的通知,并不到会。如黄埔正宗嫡系将领、南京卫戍副总司令覃异之,就在蒋介石召开会议的当

    天上午,从上海出走,回广西老家去了。

    【8月10日】

    马歇尔、艾奇逊因yù掩饰其对华政策之错误与失败,不惜彻底毁灭中、美两国传统友谊,以遂其心,而亦不知其

    国家之信义与外jiāo上应守之规范;其领世界之美国总统杜鲁门竟准其发表此失信于世之“中美关系白皮书”,为美国历史上留下莫大

    之污点,此不仅为美国悲,而更为世界前途悲矣!

    8月5日,蒋又遭到一个出乎意外的更加严重的打击。美国国务院发表了题为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的白皮书,其中有一部分内容严厉地指控了guó mín dǎng的堕落、腐败和无能。它说蒋介石是自招失败。美国的任何

    新的对华政策或额外援助都无法挽回由蒋介石的行动所造成的损失。

    在白皮书里,也充满了颠倒是非,隐瞒和捏造事实,以及

    对中共和中国人民的恶dú污蔑。

    美国这份白皮书,使蒋介石和中共都表示深恶痛绝。

    蒋介石说:“马歇尔、艾奇逊因yù

    掩饰其对华政策之错误与失败,不惜彻底毁灭中、美两国传统友谊。”蒋介石还以中华民国外jiāo部(广州这时还存有国民政府)名义,

    发表声明,大意是:美国在如此重大时期,竟然有此落井下石之举,致使中国在国际间的威信蒙受损伤,在国内则使政府及军队士气

    都受到严重打击。

    máo zé dōng针对美国白皮书,接连写了五篇文章,以《新华社》社论发表,揭露美国一贯执行着侵略中国的政策

    。

    杜鲁门为了自己避免这场灾难:平息保守派的不满和防止政府再被指责对华政策的失败。给蒋介石以“毁灭xìng打击”,也在

    所不惜了。

    【11月21日】

    德邻(李宗仁)出国,既不辞职,亦不表示退意,仍以代总统而向美求援,如求援不遂,即留居国外不返,而置党

    国存亡于不顾。此纯为其个人利益打算,其所作所为,实卑劣无耻极矣!

    11月28日,解放军先头部队已抵重庆市郊的南温泉,

    重庆已被包围。蒋介石带领蒋经国巡视重庆市区,见“情况开始大乱”,“jiāo通阻梗;宪警皆表现无法维持现状之神态,一般人民更

    焦急徨,愁容满面。部队亦怪相百出,无奇不有,言之痛心!”

    11月29日,重庆市内已闻解放军pào声,从广州迁来重庆的“

    国民政府”即日迁成都,却不见“国府”最高负责人李“代总统”随行。原来李宗仁早在11月13日,即蒋介石来重庆的头一天,为逃

    避蒋介石逼他“让位”,而逃离重庆,遂即“赴美国治疗胃疾”。蒋介石说:“德邻(李宗仁)出国,既不辞职,亦不表示退意,仍以

    代总统而向美求援。……实卑劣无耻极矣!”中午,蒋介石在山洞陵园召集军政头目开会,布置撤退及对重庆进行大破坏。到晚10时

    ,蒋介石住所陵园后面,“已qiāng声大作”,蒋经国催促蒋介石“早离此危险地区”。当父子两人乘车开出山洞陵园时,汽车拥挤,路

    不通行,混乱嘈杂,前所未有”。蒋介石的轿车,在通往白市驿机场的途中,被阻塞三次,无法前进,蒋介石不得已乃下车步行,“

    午夜始达机场”。蒋介石当夜就睡在“美龄号”专机里。

    11月30日天明,“美龄号”起飞之际,解放军距重庆白市驿机场仅10

    公里了。

    1949年 2

    【11月25日】

    此实为近年来,最为欢欣之事。  8月6日,蒋氏父子经舟山,由定海飞汉城。李承晚结识了曾是世界四巨头

    之一的蒋,招待十分周到,且向他进苦口良言。于是蒋李发表联合声明,但这是做给美国人看的。

    1949年6月30日,máo zé dōng发

    表《论人民民主专政》,明确宣布“一边倒”;8月至9月,毛为《新华社》一连写了好几篇评论美国《白皮书》的社论,语调强硬,

    对美国态度冰炭不相容。同时,美国又支持蒋封锁中国大陆沿海港口,企图迫使中国屈服。往日和今日的恩恩怨怨,一起涌向心头,

    中美建jiāo的迹象不见了。

    9月下旬,美国对华态度又明朗了,声明“承认台湾为中国之领土”。同时参众两院通过援助蒋政权

    750万美元法案,并决议“对远东fǎn gòng联盟”之赞助。蒋心头燃起了希望之火。

    11月25日,美共和党参议员诺兰夫fù,经台北

    飞重庆拜访蒋介石,这正是蒋在大陆深感山穷水尽的时刻;蒋设宴款待,铭诸肺腑,他写了本天的日记。

    【12月25日】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犹如今日生。过去一年间,党务、政治、经济、军事、外jiāo、教育已彻底失

    败而绝望矣。如余仍能持态养气,贯彻制度,则应彻悟新事业,新历史,皆从今日做起。近日独思党政军改革方针与着手之点甚切,

    此时若不能将现在的党彻底改造,决无法担负革命工作之效能也。其次为整军队,以求内部转纯,团结一致。

    蒋介石自大陆最

    后逃出来后,屡获失败消息。21日接胡宗南请示,批准放弃成都,突围退保西昌。23日,胡宗南飞逃海口,被蒋逼令回西昌,并要顾

    祝同严办,经顾缓解,让胡到西昌戴罪立功。1949年12月24日,蒋知西南的顽抗,已无希望,心绪自是极为低沉,这又是他的一个噩

    梦。在受着巨大的震动后,蒋为了清醒一下头脑,便带着全家,自台北往游日月潭,住涵碧楼。在游船上,蒋竟钓到了一条数尺长的

    大鱼。以后日月潭将此大鱼的照片陈列展览,这时蒋不断地说:“好!好!”,冰冷的面孔也露出了些笑意。这件小事竟使蒋氏父子非

    常高兴起来,认为新的一年必然顺利。

    蒋遂率领全家在涵碧楼度过圣诞节。圣诞节这一天,蒋又写下日记表示自己对未来的打

    算。但四天之后,蒋又收到了杜鲁门决定抛弃他的噩耗。

    美国总统杜鲁门于29日召开国家安全会议。会议分为两派:一派是鹰

    派,以参谋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为代表,他坚决主张派军事顾问团赴台,帮助蒋介石防守台湾。他认为台湾是不沉的航空母舰,是美国

    西太平洋的屏障,如失去台湾,日本、菲律宾均会受到威胁。

    国务院艾奇逊则持相反意见。他认为即使美国介入也无济于事,

    何况台湾对美国西太平洋防线实在是无足轻重的。

    杜鲁门总统,一反罗斯福的态度,对蒋政府的腐败早已深恶痛绝,不愿再为

    他枉花资财,加之他对蒋支持杜威竞选,也一直耿耿于怀,便支持艾奇逊意见,决定抛弃台湾。

    -------------------------------------------------------

    访问小说分享者(小芳芳)的书库,阅读更多TA分享的书籍!

    地址:

    也可以百度搜索或者访问

    -------------------------------------------------------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