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轻轻转头对着耿义,道:“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耿义一脸为难,然后目光慢慢地落在冷执的身上。

    赖微微见状放开潘萌萌的手,快步向前,到了冷执的身旁,她一个巴掌拍在冷执的肩头,“哎,你究竟到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冷执回头看她,然后伸出一只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赖微微本就不是一个特别有耐性的人,何况她是被人强行掳来这里的。

    “你到底”赖微微继续逼问,只不过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冷执就已经伸手推开了那扇紧闭着的门。

    随着推门的动作,里面的境一览无遗,赖微微一时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了那个高中女生,此时正坐在一张长桌前埋头吃东西。

    桌子上已经放了两个空了的碟子,眼前的状况有些狼藉,这女生像是饿了好几天没吃东西一般。

    赖微微不由自主的将眼神投向冷执,不等冷执开口,耿义就已经跳出来护主了,“赖小姐你千万别误会,我们老大没有虐待她,是她自己害怕我们在饭菜里下毒不敢吃罢了!”

    冷执抬步向里面走了进去,他走到那个高中女生的面前停了下来,女生察觉到动静停下进食的动作,她轻轻抬起头,闪动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盯着站在眼前的冷执。

    看她这个样子赖微微便知她肯定受了不小的惊吓,就是不知道她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惊吓,所以会变得这么的诚惶诚恐。

    不等赖微微开口,冷执突然伸手将坐在桌子前的女生一把给拽了起来,女生吓得吱哇乱叫,她带着哭腔,道:

    “叔叔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欺负同学了,求求你不要打我,不要不要把我送去派出所,我阿爸知道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冷执不理会她的哀求,将她生生拖出了房间,直把她拖到了潘萌萌的面前才停了下来。

    女生抬头瞬间看到萌萌的脸,顿时傻了眼,她就像是见可鬼一般,恐慌的想往后躲。

    但冷执拦住了她的去路,不准她躲避潘萌萌的脸,“现在知道怕了?”

    “叔叔,我不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

    ”女生想去挣脱冷执的手,但冷执却是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女生眼见自己根本无法摆脱冷执,顿时又变了个脸,她突然一把跪下,抱着潘萌萌的腿,哭道:

    “萌萌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好吗?你一定要原谅我,不然我阿爸知道我干了这件事情,他他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

    “啊――!”

    潘萌萌突然一声大叫,像疯了一样的拼命挣脱女生的手。

    对她来说眼前的女生并不是可亲的同学,而是一个恶魔,一个将她推入了万丈深渊的恶魔。

    要不是她自己不会被一个社会上的混混青年玷污了清白,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落到这副田地?

    潘萌萌看着眼前那个像可怜虫一样跪在她眼前乞求原谅的女生,心理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此时她眼里不再有惧怕的神色,而是慢慢换化成了仇恨,她的眼眶布满血丝,像是一头受到了刺激的小野兽一般疯狂的撕扯着眼前的女生。

    “都是你,都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萌萌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全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嫉妒你的美丽,我不该嫉妒你学习成绩比我好,这全部通通都是我的错。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女生一边用手护着自己的头一边苦苦的哀求着原谅,但此时的潘萌萌早就打红了眼,她疯狂的撕打着那个伤害她的女生!

    赖微微眼见潘萌萌已打红了眼睛,下手早就没了轻重,生怕她弄出人命,赶紧上前去拉她。

    不料潘萌萌的力气大的很,此时此刻哪有往常的柔弱,她就像是一个大力士,赖微微根本就拉不住她。

    “萌萌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的。

    ”赖微微大吼着,希望能够拉回潘萌萌的理智。

    但潘萌萌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根本就听不到旁人在跟她说什么,她狠狠地揪打着那个女生,直到那个女生被她打得爬不起来。

    好不容易潘萌萌终于停下撕打那个女生,但那个女生也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此时没有半点力气爬起来了。

    赖微微幽怨的看了冷执一眼。

    虽然她也痛恨这个伤害潘萌萌的女生,但是大叔居然能够这么无动于衷地看着潘萌萌打人,他也算是刷新了对他的认识。

    “耿义,明天将她送回去。

    ”冷执避开了赖微微的眼神,然后冷冷的对耿义说到。

    “是,老大。

    ”耿义点头示意。

    “不,我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

    我求你们了,求你们了,别把我送回家”

    听到冷执要耿义送自己回去,那个原本没有一点力气,像一条软骨虫趴在地上的女生突然弹了起来,她死死的抱住冷执的腿,哭求着不要回家。

    冷执很轻松的就将腿从她的手中抽了出来,女生再次想要扑上去的时候,耿义拦住了她。

    “叔叔,我知

    道错了。

    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们不要把我送回去,不要送我回去,就让我住在这里好不好,我求求你们了!”

    看着女生无比可怜的哀求,赖微微终于知道冷执是用的什么方法让这个女生就范的。

    而看到这个女生如此的惧怕回家,如此的惧怕自己的父亲,这让赖微微动了恻隐之心。

    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养出了这么一个女生,也不知道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父亲,会让女的怕成这个样子?

    她突然之间对这个女生充满了好奇。

    虽然她是伤害潘萌萌的凶手,但在她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大叔,我想一起去,可以吗?”赖微微提出要和耿义一起将人送回去。

    冷执听闻,挑了挑一双冷峻的双眉,不紧不慢道:“为什么想要去?”

    “不为什么啊,我就是想去嘛!哎哟,你就不要再问我这么多问题啦,你就说你到底让不让去吧!”

    赖微微不想跟他磨嘴皮子,因为跟他磨嘴皮子太累,而且讨不到便宜!

    “可以,不过,今天晚上你要来陪我!”冷执薄薄的双唇微微牵动,嘴角的弧度慢慢上扬。

    (本章完)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