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湖边上,此刻一条通往山上的路,正被堵得死死的,周围几个村的人也都围了过来,在边上磕着瓜子,指指点点。

    看热闹不嫌事大啊简直!

    一辆载着挖掘机的大卡车此刻已经被林西村村民占领,他们爬上了大卡车,手中拿着锤子,在挖掘机上敲敲打打,一副佯装打砸的意思!

    “哟呵!朱伟,你们刚来的老板挺有钱啊!连挖掘机都买得起!这机子好歹几百万吧,不然就送给我们村吧?”

    站在卡车上的一个黝黑的中年带着挑衅的语气说道,时不时举起手里的锤子,在挖掘机上敲打,发出duangduang清脆的响声。

    朱伟看了那中年人一眼,不屑地说道:“徐大脖子,你今天要是再敢砸一下挖掘机,你现在怎么砸的,等下老子就怎么砸你!不信你就试试!”

    徐大脖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忌讳,摸了摸右手上的伤疤,这是当年,他和朱伟干架的时候,被朱伟拿啤酒瓶砸的。

    朱伟的背景,徐大脖子清楚的很:18岁高中毕业后,直接当兵。在华夏某处隐蔽部队,干了八年通讯兵。最后,成功成为了兵痞,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据说是被部队驱逐了。

    这种家伙,呵呵!

    自从朱伟离开部队后,村里就再也没有打听到他的任何消息,有人说他南下经商了,也有人说他加入了什么秘密组织,还有人说他已经客死他乡,再也回不来了!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结果朱伟三个月前就独身一人回来了,谣言自然也就不攻自破。据朱伟自己说,他既没有经商,也没有加入什么组织,更是一个大活人!

    他当年离开部队后,就去上班了,在一家纺织厂里当工人,干了几年,省吃俭用,存了一些钱,之所以回村,是准备他老家的房子修缮一下,准备娶媳妇,村民听后,倒也落的一个谈资,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

    徐大脖子和朱伟同一年生人,今年都是三十多。这次朱伟回来,和徐大脖子,已经是十年多未见,没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种场合。

    两人都从青涩的少年,成长成为了中年大叔。

    时间虽然依旧过去十多年,但徐大脖子手背上的疤痕不会消逝!况且,两人都属藏獒的,一见面就掐上了!

    徐大脖子看着当年缝了十几针的疤口,心中暗暗发狠,心说:“老子这仇,等了十几年,终于今天可以报了!”

    徐大脖子看着朱伟宽厚的肩膀和满是老茧的双手,说实话,对这种当了七八年兵的人来说,普通人根本不是对手!但今天,徐大脖子,有所倚仗,他身前就是蒋大龙,蒋大龙是谁?那是山河县的扛把子!

    有这位大哥在,他不相信,他这仇,他报不了!

    蒋大龙眯着眼睛看了看朱伟,呵斥道:“要么让林小野现在给我老子出来解决这件事!要么现在就给老子五十万!不然老子现在就要开砸了!”

    朱伟冷冷一笑,对着蒋大龙说道:“你要是不他怕等下林老板来了,扒你的皮,你现在尽管砸就是了!”

    蒋大龙顿时就怒了,:“你以为我不敢吗?”说罢,拎着锤子,就要对着挖掘机的中控台砸去。

    这一举动,倒是没有吓坏朱伟,倒是把挖掘机老板给吓毁了。

    朱伟只是给了定金,约定好今天付尾款,现在挖掘机半路被劫了,他就已经很头大了,再听说,蒋大龙要砸挖掘机,一下就慌了神!

    一台挖掘机,这可是100多万啊!

    他急忙哀求道:“蒋先生,您手下留情,这挖掘机我还没结钱呢?你给砸了!我找谁要钱去啊?”

    “哼!你娘的现在求老子了!”蒋大龙鄙视地看着老板,大声说道:“老子这次一定给你砸了!让你长点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做林场的生意!”

    老板吓得腿都软了,急忙连呼:“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蒋先生手下留情啊!我小本生意,求求你放过我啊!”

    朱伟脸上有些不忍,上去扶住老板,结果老板丝毫不领情,一把推开朱伟,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丢给了朱伟:“这是你的定金!我不要了,你们这生意我不做了!”

    朱伟默默地接住现金,本想再和老板说些什么,但老板此刻决然地转过头,一脸恭敬地给蒋大龙发烟了。

    蒋大龙看着老板,颇有一些欣慰,又看了看朱伟有些失魂落魄的表情,心里更加爽了!

    “老子早就说了,有老子蒋大龙在的一天,你们林场将永远没有翻身的时候!”

    “是吗?”此刻,蒋大龙感到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极其阴冷的嗓音。

    接着就听到嘎嘣一身,他的手臂直接脱臼了。

    蒋大龙睁开惊恐的双眼,伴随着如断臂一般的剧痛,他猛的转过头。

    可就在这时候,又听到嘎嘣一声,另外一只手臂也硬生生地被人拽脱臼了。

    林小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爬上了卡车,悄无声息地把徐大脖子和几个村民打晕后,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蒋大龙的身后。

    在蒋大龙刚装完逼之后,他就立即给与了他一个完美的“奖励!”

    等到蒋大龙转过身,看到林小野正一脸杀气地看着自己,和此刻倒的七零八落的村民,好似见了魔鬼一般,顿时气势全无。

    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子什么时候来的?”林小野呵呵一声,继续说道:“不如,你换一个问题,你下面断的是你的左腿,还是右腿?”

    “什么!”蒋大龙眼睛睁得更大了,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

    就在这时,林小野猛的出腿,一脚直接对着蒋大龙的小腿踹去,接着又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蒋大龙的小腿直接断了。

    “啊!啊!”蒋大龙立即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爽不爽?你不是爱装逼吗?”林小野往前一步,悍然问道。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