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寇静公寓的床上,竹颜瞪着天花板心里一阵后怕,身旁的寇静呼吸均匀想必也是又惊又吓哭累了,现下睡的正香。

    几个翻身过后,不但没有睡着,反而有越来越清醒的架势,既然失眠了,就不在这儿打扰寇静休息了,竹颜抱着被子窝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安静又黝黑的客厅里,一时间只有竹颜手机上惨白的光映衬着她同样惨白的脸。

    划到微信联系人,置顶的聊天备注显示着一个无聊又正经的备注:社长。竹颜抱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轻声呢喃着:“好想见你。”

    这样说着,竹颜瞟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稳稳的跨过三点在向黎明靠近。

    社长这人有些什么毛病她不说全部熟悉,也能算略知一二。在作息方面严格的就像拿标尺画的一样,就现在这个时间,妥妥的梦中会周公。

    竹颜弯着嘴角,心情莫名神似爸妈出门独自看家的孩童,自由和狡黠的心思都投射在这块小小的屏幕上,犹豫了半晌,竹颜压制住给社长发表情包的冲动,把自己的心事发了出去。

    “我好想你。”这四个字简直就是魔咒,原本打算发出后撤回的,竹颜却看着屏幕入了迷,这种想他知道又不想他看到的心情,甜蜜又纠结。

    微微脸热的思索了一下,竹颜还是赶在最后关头撤回了消息,明日问起来就解释说发错了,这是只属于她的深夜小心思。

    本着再不睡就不用睡了的原则,竹颜还是起身抱着被子往卧室走,临进门时,竹颜一点点悄悄打开房门,想要尽量安静的回到床上。

    就在将要成功之际,握在手里的手机好死不死的响起消息提醒,竹颜惊得魂飞,连忙退出卧室,回头看去,所幸寇静睡的很熟,没有被打扰。

    竹颜皱眉,正欲关掉手机,却在屏幕上看到那个人的备注,不得不住了手,在黑暗中,竹颜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慌忙点开消息,上面只有简单的一个符号:“?”

    社长还醒着。

    又窝回小沙发上,竹颜这下是彻底不想睡了,“社长你干嘛这么晚不睡?”打完字竹颜才庆幸得亏是打字聊天,这要是面对面或是语音,她实在没把握能够不磕巴而说出句完整的话。

    “队友实习回来了,闹着要去网吧,我们出来通宵。”看到这句,竹颜对大毛子他们的勇气十分敬佩,能闹到狄胥妥协这是得有多闹?

    “你怎么还不睡?”

    竹颜盯着屏幕噗嗤一笑,她都能想到狄胥此时的表情,立刻回了句:“社长你现在是不是皱着眉头?”

    另一边的狄胥起身去照镜子,发现自己真的皱着眉头,伸手按着眉心,眉头一挑,唇边是暖暖的笑意。

    “还没回我为什么不睡这个问题。”

    见他这个反应,竹颜心里一乐,想来是猜对了。

    惊吓了一晚上的心情在有了社长的陪伴后好了许多,这一平静下来,竹颜的吐槽之魂就按捺不住了,先是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也不顾狄胥有没有看完,又接着发过去了一长段吐槽.

    “社长你说可不可气,这什么人啊!就不能和平分手吗?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把我吓的够呛。”

    屏幕这边的竹颜自然看不到屏幕另一头的狄胥越来越紧锁的眉头和通身冰冷的气质,好不容易发完了消息,却久久收不到社长的回复,竹颜也发去一个困惑的“?”

    死死攥着手机的狄胥自然不会给她回复,因为他就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遇上这么危险的事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他,要不是他刚才回了消息,这人也根本就没有让他知道的意思。

    一想到她可能在他全然不知情的时候受伤,狄胥就气的想杀人,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点脑子,智商和颜值处在同一个年龄层吗?

    要是她现在就在他面前,他真想抓着她的领口提起来质问她:“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无关所谓的路人角色吗?”

    良久,狄胥的面色冷硬的像冰,满是怒气的打字去问她现在的位置。

    可惜文字不会暴露他现在的心情,竹颜也压根没有想到自己点了老虎的屁股毛,略带疑惑的发了定位,随口问了句:“社长你是要过来吗?”

    没有等到另一边的回应,竹颜倒也习惯了社长这时不时消失的情况,便又是期待又是感动的抱着被子,紧张的缩起脚趾,社长会来找她吗?如果会的话,这算是今晚的心愿达成了吧。

    等了一会儿,身边的手机一震动,竹颜急跳了起来,只见社长只发来两个字,下楼。

    狄胥真的来了!

    竹颜先是跑到卧室看了眼寇静,才做贼似的悄悄披上外套,极力掩饰住雀跃的心情,安静又迅速的关上房门朝楼下跑去。

    寇静的公寓也算是老旧小区了,楼道里的灯十分昏暗,到了一楼干脆熄了。

    也许是黑暗给了她不少勇气,在见到狄胥半隐在楼道中的身影后,竹颜全然忘记了平日里的扭捏和矜持,也不顾自己穿着不合适的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回荡在楼道里,不用说都能听到她此时动作的急切。

    几步跑到他近前,竹颜也没管要不要刹车,一头栽进社长宽阔又让人安心的胸膛,这才长长的呼了口气,像是把整晚上的紧张与不安都吐了出去。

    鼻尖被撞得酸酸的,竹颜也没去理会,只顾着抱着眼前人,好像这样的动作就能诉说尽她的思念和感激。

    狄胥垂在身侧的手忍了又忍动了又动,还是没忍心把她推出去,来时的愤怒,路上的担心以及对她隐瞒事情的气恼,都被此时怀里女生的动作抚平了。

    那见到他时雀跃的动作,那紧紧环绕着他的双臂,无一不在诉说着她的心意,不过这样都就能消气的话,难保这个家伙下次还是一样的毛病。

    到底是该板起脸来教训她一顿,还是遵从本心关心安慰一下这个胆小鬼。

    就在狄胥内心纠结于究竟该怎么做时,小区里的车辆经过,车灯的光线从狄胥身后投射,打在竹颜正抬头看他的脸上。

    竹颜刚才冲的太猛,撞上的鼻子现在还酸的厉害,眼眶含着泪水,此时被车灯一晃,雾蒙蒙、水盈盈的,微红的鼻尖像是无比委屈在向他控诉。

    狄胥直对上那双眼眸,心里一颤,立刻表示投降,这还怎么气,怎么恼,只想把这面露委屈的女生包进怀里,放在心尖上。

    狄大少爷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伸手圈起她,竹颜毛茸茸的发丝正蹭着他的下巴,有些痒。

    狄胥不禁微笑着,微微抬起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连问话的声音都染上笑意:“这么想见我?”

    竹颜听后脸上发烫,幸亏这里没灯,不会暴露她的窘迫,低声问他:“你看到了?”

    “嗯。”

    再冰冷的骑士都无法抵抗公主深夜的撒娇,更何况公主给骑士发来消息,也不是勇者斗恶龙,而是一句低语,于深夜在他耳边呢喃,这比勇者斗恶龙的命令更加让人急切和振奋。

    黑暗放大了周身的每一处感官,竹颜清楚地感知到狄胥的呼吸在一寸寸向她靠近,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处,社长低沉的声音像在耳边炸开一样,羽毛般轻扫着她的心间,“我也想你。”

    竹颜硬是一个激灵,完了,这么要命的吗?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竹颜忽觉从头到脚一阵阵酥麻,对着失灵的照明恨得跺脚,冷淡又有距离感的社长突然抛出这么句□□又撩人的话,却偏偏看不到他的表情!

    紧接着,竹颜做了一个此生以来最大胆的动作,猛地踮起脚尖,找到他微抿着的,略带凉意的唇瓣,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狄胥先是一惊,怀里的小姑娘根本没有什么接吻技巧,蜻蜓点水般轻触着他的唇,像是惦着脚尖的猫,带着试探和好奇,用尾尖扫过时的柔和痒。

    狄胥抱着她,维持着她垫脚的重心,这样轻柔又胆小的尝试,却偏偏比热辣的深吻更为撩人。

    一向稳重的狄大少爷此时脑中一片混乱,而且不受控制的想到了今晚的那个梦,梦里的女孩无限柔媚,深情款款,与他的每一寸皮肤都完美契合。

    到了现实,狄胥发现她比梦境里更甜,更诱人,那个略带颜色的梦与现实融合,心里的小火苗被竹颜一把把加柴,逐渐升腾。

    狄胥就这样很没有原则的被撩拨的心痒,圈着她的手逐渐上移,待手指插进发丝准备加深这个吻时,却发现竹颜这人何止是不会接吻,她就是亲亲他...下一秒就离开了,而且逃的飞快,狄胥只摸到她滑溜溜的头发。

    小孩子吗这是?就亲亲就完了?!闷骚的狄少爷显然想要更多,原本被她哄得不甚难看的脸色,再一次沉了下来。偏偏还不能怪她,只能怪自己,以后要好好教她才行。

    心跳如擂鼓的竹颜还不知道以后的学习进度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又拽着狄胥聊了一会,虽然大部分都是她在说,狄胥在听。

    竹颜人也见了,心也踏实了,觉得今晚的失眠很有价值,这么一想,困意就渐渐上来了。抓着狄胥的胳膊,撒娇似的摇了摇,睡眼朦胧的说:“社长,我想睡觉了。”又接着看看表,“四个小时后见。”

    狄胥原本想教训的话早就被她磨的一干二净,眼见她困了,心里柔柔的,摸摸她的小脑袋:“快上去吧。”

    见过了社长,竹颜心满意足,想到社团时还会见到他便满满的惬意,等到她满心欢喜的站在寇静家门口时,欢喜的气球破了。

    完犊子!刚才出来的太急,根本忘了自己没记寇静密码!而现在这个时间再问显然也不合适,竹颜敲着自己的脑袋,沮丧的往楼下走,什么叫乐极生悲,什么叫得意忘形!这就是!

    待走到一楼后,竹颜看着那个依旧站在那儿的身影有些不大相信。犹豫的开口叫道:“狄胥?”

    女生的声音有点哑,本就中性的嗓音更加低沉,实在不能算好听。

    狄胥转过身,心里一动,竹颜这人很少开口叫他名字,总是社长社长的喊,此时一声名字叫的,依稀是梦里的声音。

    “怎么又下来了?”

    竹颜也奇怪:“社长你怎么还没走?”

    狄胥自然不会说我想听见你上楼后再走,只是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动静,见她还穿着脱鞋家居服也明白了,无奈的说:“没拿钥匙?先上车吧,还暖和些。”

    竹颜很想抚额,丢一次人勉强算作可爱,丢两次人还能算运气不好,那次次都在同一个人面前丢人怎么说?竹颜很担心社长会认为她脑子不好...一会儿不会以学生会成员的身份来质问他是怎么考进列宾的吧?

    飘忽的思绪带着同样飘忽的身躯,竹颜坐到副驾驶上就不肯动了。

    狄胥开足了暖风,侧头问她:“去哪儿?我家还是酒店?”问完又好像有些不对,竹颜这副装束,与小丫头被男朋友蛊惑,偷溜出来开房的场景惊人的相似。

    还担心竹颜会不会想太多,狄胥静静等她的回应。

    只见竹颜坚决的摇摇头,到没有什么奇怪的念头,神色自然道:“寇静一会儿醒了见我不在该担心了,我就在车上待一会儿,等她醒了就上去。”就是麻烦社长得陪她一起挨冻了。

    见她困得跟小鸡啄米似的,狄胥皱眉不赞同:“还是去酒店吧。”

    才说出口,就见竹颜脑袋摇的拨浪鼓似的,“不去,现在就很好。”

    狄胥把车里的空调毯为她披上,见她憋屈的窝在座椅上,只露出一张小脸来,更为无奈,“怎么这么倔?哪里很好了?”

    竹颜没有答话,藏在毯下的手正细细索索的寻找着狄胥的手指,待找到时,一根一根的插入他手指的缝隙,柔柔的贴着掌心,很有顺从的味道。

    就这样牵着他的手,身子又向毯子里缩了缩,低声道:“这样就很好。”

    狄胥只觉身形一僵,有名为甜的果汁炸弹在心里炸开,又暖又甜的汁水随着血液流动,熨烫着整个身躯,鼻尖仿佛嗅到了甜腻腻的果汁味道,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竹颜正要闭眼,忽见狄胥放大的俊颜摆在她面前,像她刚才亲吻的动作一样,吻了吻她的嘴角,似叹息似呢喃,“我想你多依靠我一些。”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