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长恨来迟最新章节!

    卫絮这一瞬,便是整整一天一夜的功夫。

    除却君怀闻唤她起来吃了些东西,其余的时间,卫絮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模样。

    直至,第二日中午的阳谷,落在了她的脸上。

    温暖又安心。

    抬手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眼,还未看清眼前的事物,只听到耳边,男子那沉稳带笑的声音:

    “睡醒了。”

    熟悉的声音入耳,卫絮揉眼的动作陡然顿住,半撑起身子,睁大眼眸,看向了床榻不远处,正在放好碗筷的男子。

    黑色暗金纹路的曳地长袍,束起了一半的黑发披散在身后,一支通透墨簪别在发髻中,骨节分明的大掌正拿着碗筷在摆放。

    阳光照入屋中,有一半落在了男子的身上。

    停住手中的动作,男子侧过头,对着卫絮的方向勾起一个浅笑:“饿了吧?我这就端来给你。”

    脑海中,瞬时间一片空白。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消失在了脑中,好片刻,卫絮的声音带着十分的不确定,清晰出口:“君怀闻。”

    “嗯。”

    “君怀闻。”

    “嗯。”

    “君怀闻。”

    “嗯。”

    卫絮每唤一声,君怀闻便应上一声,每一声,都沉稳有力,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所有的事情,终是一点一点回到了卫絮的脑中,一切的离开也好,重逢也罢,都极为清晰地重新出现在了卫絮的脑中。

    “不是做梦啊……”收回视线,看向自己的手,口中喃喃了一句。

    君怀闻自是听得一清二楚,端着盛好的饭菜,走到了床榻边,神色上一本正经:“是啊,这就是梦里。”

    说话间,拿着那温热的饭菜碗,故意贴上了卫絮的手。

    热度传来,卫絮猛然完全坐起了身子,眉眼间神采飞扬,也不顾自己只着了一身里衣,赤着脚下了床,向着君怀闻的方向扑了过去。

    柔软的身子,实实在在地扑到了君怀闻的怀中。

    男子动作飞快,手中妖气瞬时而起,端着的碗已是稳稳当当落在了床头的矮柜上,眼眸垂下不过一瞬,那妖气已是在地面上铺散开来,幻化成了柔软的毛毯。

    阳光,屋宇,饭菜,黑袍,还有一个,君怀闻。

    此刻,大概是卫絮,从未有过的安心时刻。

    迎着卫絮的动作,君怀闻将女子紧紧拥在怀中,嘴角微微勾起,字句沉稳而落:“梦还未醒,你就不怕?”

    下一瞬,卫絮的动作已是瞬时而起,搂住君怀闻脖颈的手狠狠地用了力,原本踮着的脚腾了空,整个人几近挂在了君怀闻的身上。

    大概,再没有比此刻更开心的时候了。

    整个头埋在君怀闻的肩窝中,深深的嗅过属于君怀闻的香气,女子的声音甜糯低哑:

    “君怀闻,我好开心。”

    感觉到女子像一只猫一样扑在自己的怀中,听到她的字句,君怀闻心头越发柔软了起来。

    “你活着。”

    “我也活着。”

    埋在君怀闻的胸口,卫絮的眼眸微微垂下,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位置。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虽为通灵玉,可那日,她拼尽所有的灵力,保住了君怀闻。

    而自己之所以活了下来,只是因为她的本体还未毁坏。

    如今,体内残余的灵力,已是快消失殆尽。

    便是连她自己都不知晓,若是那灵力完全消散,自己终是会变成一个普通人,亦或是,退回到那灵石的本体。

    漆黑的瞳仁猛然缩紧了一瞬,右掌抬起轻抚过女子的发,君怀闻的声音轻松惬意:“吃些东西吧,等收拾完,带你看看我的地方。”

    从君怀闻的怀中轻盈落地,卫絮眼眸骨碌一转,面色上有了些狡黠的意味:“你的地方?”

    毫不客气地伸手弹了卫絮的额头,君怀闻手中妖气流转,将那碗饭菜重新拿回了手中:“我是魔界的君帝,魔界,当然是我地方。”

    “啧。”口中一声灵巧的啧气声,卫絮一个扭身,重新在床边坐了下来,眉眼间神采飞扬,眯眼看了看窗外那格外温暖的阳光,语气轻快至极,“好啊。”

    若是以后的日子,都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两人并不知晓,对方心头那最深处,都有着最不愿让对方知晓的那件事。

    ——————————————

    “君怀闻!!!你干嘛呢!还不快过来帮我!”卫絮的声音灵动至极,眼眸死死地盯着溪水里的游动的鱼儿,面色上带着懊恼和愤怒。

    这是他们出来游玩的第四日了,便是从第一日起,他们便做好了约定,这次出来游玩,两人皆不准许动用仙流或是妖气。

    今日,已是到了快午时的时刻了,两个人却是还未吃得上饭。

    两人早就是走过了街道,此刻正穿过一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森林,要去往魔界中的另一个城镇。

    从入了这林子的第一刻起,卫絮的心头就做好了打算,她要动手,在那溪水中亲自抓上一条鱼。

    此时此刻,君怀闻正倚靠在溪流旁的一棵树下,口中叼着一棵尾巴草,面色慵懒且无辜:“娘子这是说的什么话,方才,可是你亲口说自己要一人抓那鱼的。”

    裙摆早就是反扣在了腰间,卫絮赤着脚和小腿站在清澈见底的溪水里头,袖子也是卷的老高。

    头发因为鱼儿溅起的水湿了些许,女子的面上,已然是有了些气急败坏。

    没顾得上回君怀闻的话,眼瞅着有条鱼儿再度游到了自己的脚边,卫絮的眉头狠狠一皱,身形顿住没有动,直至看到那鱼儿贴到了自己的脚边,两手再没有犹豫,狠狠地向着鱼儿扑了过去。

    水声哗哗作响,鱼儿灵活不已,卫絮手忙脚乱。

    君怀闻看得一清二楚,嘴角泛笑,眉眼间是极近的宠溺。

    果不其然,那眼看着已是要到手的鱼,已是再度从卫絮的手中游走。

    眸子瞪得老大,卫絮似是完全不敢信,自己已是半身是水,却还是抓不到那鱼。

    垂眼看着那鱼儿,却是见那鱼儿游出去不过十掌的距离,好似挑衅一般竟是陡然停了下来,继而掉了头,冲着卫絮的方向吐起了泡泡!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