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会,何夕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好像,自己把本尊落在那里了。

    ……

    何夕刚转身离开,陈武就站起身来。

    他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背,等待着何夕远离。

    本来就只是皮外伤,再加上及时洒了药粉,虽然只过了一会,却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至少……不会影响战斗。

    陈武看了一眼何夕离开的方向,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还有十个小时试炼就结束了,如果你想一直趴在树上,那我也没什么意见。”

    话声很轻,但却让何夕心下一惊。

    “什么鬼,发现我了?”

    “我记得自己没动啊……”

    虽然这么想,不过何夕还是不敢肯定。

    刚才他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化身身上,完全没注意到本尊的情况,以他现在的修为,还不能同时完美的控制两具身体,为了不漏出破绽,就只能将大部分心神放在化身这边。

    “想骗我出来?没门。”

    何夕一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边死死盯着陈武。

    陈武活动了下手指,径直走到何藏身的树旁,不过他也没敢离太近。这棵树的枝叶实在是太茂盛了,站在下面根本看不到上面的情况。

    “再不下来我就放火了。”

    陈武摸出一颗如玻璃球大小通红的小圆球,拿在手里掂量着。

    “别,我下来了。”

    这么明显了,何夕也是知道陈武肯定是知道了他的位置,而不是胡乱猜测。

    何夕在树上左扭右扭,小心翼翼的下来了。

    陈武将一切看在眼里,表面上还是冷冷的看着何夕,心里却是大吃一惊。

    这个人实在是太谨慎了吧,而且心思还这么缜密。

    下来的时候,从现身那一刻,直到落地,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在打量着自己。而且这么枝叶这么茂盛的一棵树,他下来时竟然没有一片树叶有一丝过大的波动。

    这还是十多岁的青年吗?

    “哈……”

    何夕麻溜的从树上下来,刚落地就打了一个哈欠,装作很困的样子。

    “发生什么了?我昨晚上睡在树上,一觉起来你就在下面了。”

    何夕一开口,就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哼……”看着何夕逼真的表演,陈武冷哼了一声,还好之前遇到个被何夕阴过的熟人,不然真的会被他骗过去。

    “你一直在上面睡觉?那你把脸上的面巾取下来。”

    何夕下来之前就把脸蒙上了,毕竟他这长的和化身一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不太好吧!”

    何夕心虚地把脸上的黑布又拉紧了一点。

    “你是凝气七阶巅峰,但你身体很强健,足可比拟一般的凝气八阶,我虽然是凝气九阶,但也只是刚升上来没多久,而且还受了伤,灵力也消耗了不少。”陈武话锋一转,自顾自的说道。

    何夕眉头一挑,不知道陈武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这算是吹捧自己吗?

    “那么……”陈武眼神一凝,直直的看向何夕,“别说我欺负你了。”

    话音未落,陈武人就冲到了何夕身前,抬手就是一拳,直指何夕胸口。

    何夕心下一惊,没想到这个陈武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不给,躲闪不及只能勉强举起左手,护住胸口。

    陈武见何夕一脸惊慌的样子,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暗自收了一部分力。

    拳头一接触何夕手臂,何夕只觉一股莫大的力道从陈武拳头处传来,手臂被重重的回打在胸口上。

    何夕只觉得胸口处一声闷响传来,顿时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

    一拳得手,陈武也没有继续进攻。

    相反,他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何夕,眼神中颇有些凝重之色。

    刚才虽然他在最后阶段收了力,但这拳用了至少还有一半的功力。

    陈武心中很清楚,他之前说的旗鼓相当之类的话,完全都是屁话。

    凝气九阶,用了足足五成的功力的功力,竟然只是让凝气七阶的何夕呼吸不畅,连后退一步都没能做到。

    “不会是妖族吧?”陈武暗中看了看何夕,马上又否定了这一猜想。

    妖族虽然能化作人形,但一般自己的习性都不会改变,而且大部分妖族外貌上都会保留一点妖族特征。

    人妖两族向来关系不错,所以妖族之人也不会特意去掩盖这一特征。

    而面前之人,虽然比较古怪,但明显就是人,顶多……就是脑子有点问题。

    喘了几口粗气,何夕放下了捂住胸口的手。

    微风吹过,片片枯叶落到脚边。

    咔……

    何夕向前移了一步,枯叶登时便被踩成了细渣。

    何夕静静的看着看着陈武,眼里满是热切的渴望。

    他能感觉到,一股热意从胸膛而出,随着筋脉流淌至每个身体里的每个角落。

    “嗯?”

    陈武感受到何夕异样的眼光,身体不由得一凝。

    他从眼光里看见了满满的战意,好久没被这种目光注视过,陈武一时觉得血液都凝固了,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恍然,随后便被更强烈的战意笼罩,不过这是他自己的战意。

    他已经好久没有打过这种看不出胜负的战斗了。

    气氛已经达到了顶点,两人就像是即将跃起的猎豹,彼此将对方当做是自己的猎物,他们的眼里,只有对方。

    何夕看着看着陈武,他知道对方是在等着他先动手,修为已经高过一头,陈武在这时便做了一个被挑战者的姿态。

    何夕轻吸了一口气,将全身的灵力都汇聚在双拳之上,身体弯曲成弓形,右脚脚尖将地面踏出了一个小凹。

    何夕朝着陈武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他要开始了。下一秒,何夕整个人便如一颗刚离膛的子弹,直直的朝着陈武砸去。

    咕。

    陈武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他不主动进攻,不代表她没有做好进攻的准备,事实上,他比何夕更先

    准备好。

    眼看着何夕高举着双拳砸过来,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陈武忽然放弃了全部防守,面带邪笑,举起右拳就朝着何夕挥去。

    “真是狂妄。”

    何夕沿着陈武的举动,心里不由得看轻了几分。

    当然,这不是看轻他的实力。

    自己跃起进攻,有上对下的优势,再加上惯性,这家伙竟然连一点防守都没有,还要和自己硬碰硬。

    想起之前陈武都收了力,何夕便想着是不是应该收三分力回去,不过他本来就没用全力。

    何夕刚准备收力,陈武却是主动向前走了几步,硬是和何夕的拳头撞在一起。

    刹那间,一股风暴向四周袭去,惹得树木一阵晃动。

    四周的巨变完全没有影响到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人,两人正以奇怪的姿势进入了静止状态。

    两人一接触就没有再分离。

    远远看去,两个人就好像两座雕像一般。不过一个人是站立在地上,另一个人悬浮在半空中,两人唯一的连接点,便是紧紧碰在一起的拳头。

    何夕看着身下的陈武,,眉头紧皱,脑中全是懊悔之意。

    自己为什么要和他比拼灵力?

    虽然他很奇怪自己的灵力强度为什么能面对凝气九阶也不落下风,不过另一个问题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而且越来越大。

    半吊子出家的他,在灵力比试上又怎么能比得上基础扎实的陈武?

    原本直接的灵力比试就是最消耗灵力的,再加上自己还要稍弱,每一刻输出的灵力必须要比对方多一些才能稳住局面,不到片刻,何夕的灵力消耗就过了半。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