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橙眼前的文字越来越多,一开始一两对的文字,他还能够给出答案。但是到后来,他已经完全无力应对这一个又一个相互矛盾但是却都有道理的问题了。

    到底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

    他迷茫了。

    两道阴阳鱼渐渐地开始崩坏,眼看着就要完全消解,就在这个时候

    “石矶师妹,马元来了,还不快出来迎接”

    突然,一声大喝从白骨洞外传来,将苏橙的思绪一瞬间打断。

    轰

    苏橙意识中的两道阴阳鱼突然分解开来,紧接着,神魂灵珠突然散发出了强大的威能,无数道黑白文字在灵珠力量的牵引下,开始疯狂地向他的神魂之中涌了进去。

    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音也再次响起。

    系统提示融合失败宿主思绪被打断,检测到灵珠的力量开始自动运作,选项发生改变。请选择a,分离两种道法理论,分别存于灵珠之中,等待时机再行融合。b,以灵珠的威能强行融合两种道法有几率走火入魔。

    “我选a”苏橙毫不犹豫地给出了选择。

    没想到融合道法竟然是这么恐怖的一件事情。本来,他以为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呢。但没想到两大天尊都坚持自己的道,并且他们对道法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各有道理。凭借现在的苏橙,根本没办法分清楚谁对谁错

    看来只能等待日后自己心境修为提升上去之后,才能再继续融合这两种道法了不过这样也好,毕竟,玉清仙力和上清仙力分离开来修炼,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不算是一件坏事。而且虽然融合失败了,但是两大至理都被分离了出来,并且存到了灵珠神魂之中。只要自己想的话,随时都可以对两大至理进行感悟

    虽说如果心境修为不够的话,感悟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等自己修为提升上去了,这两大至理,自然会成为对他而言最佳的修炼典籍

    苏橙眼中的迷惘渐渐隐去,他看向石矶娘娘,此时的石矶娘娘眼中蕴含着又惊又怒的神色,显然,刚刚外面的那声呼喊,是冲着她来的

    “发生了什么事,娘娘”苏橙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只臭虫来了。”石矶娘娘冷冷地说道。

    看到她这个表情,苏橙立刻知道来者肯定是石矶娘娘所不喜欢的人。当然了,对苏橙来说,幸好那个人过来一声大喝,才打断了他对两大道法的强行分析,避免心境受损。

    但是这并不代表苏橙就很感谢那个人,毕竟,那个人不是真心帮助自己的。而且那个人若是来的早一点,打断了石矶娘娘传授自己上清妙法,那自己的损失可就大了

    “娘娘且说来者是何许人也今日罗宣受了娘娘这一大因果,当为娘娘了结此因果。更何况,娘娘如此貌若天仙,竟然为这臭虫动怒,失了笑容。这人该杀”苏橙语气中蕴含着淡淡杀气说道。

    石矶娘娘闻言,看着眼前“罗宣”丑恶的脸微微笑了笑,道“想不到罗师兄你真是跟换了个人一样,还学会了那凡间俗世花言巧语的功夫。”不知不觉中,她对眼前“罗宣”的印象也变了很多。

    在此之前,石矶一直认为罗宣不过是一个性情暴虐,孤高自傲的人。但是现在的“罗宣”却处处充满着温润柔情,行为谦恭而不倨傲,言辞幽默而不轻佻,着实是令人心生好感,以至于让人都忽略了那丑陋凶恶的相貌了。

    她哪里知道,“罗宣”早已经身死道消,眼前的人早已经换了一个躯壳。

    “不过,罗师兄。”石矶娘娘话锋一转,道“外面那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是我截教弟子,我等倒是不好出手伤其姓名,一会儿我直接出手打发了他,也就罢了。”

    “截教中人”苏橙略微一愣。在他的印象中,截教弟子相互都是重情义的角色。就连石矶娘娘这种对罗宣没有好感的人,顾及着同门情谊,在看到了“罗宣”与人交战的时候,也想要过来出手相助。

    怎么现在看来,外面那截教中人和石矶好像非但没有同门之义,反而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石矶娘娘正要开口解释,突然间,外面的声音更大了“石矶你怎的变成了缩头乌龟,躲在白骨洞中也不敢应声桀桀,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吃了你的徒弟了,桀桀桀桀”随着几声阴笑,突然间一声惨叫声响起“啊娘娘救命啊哇”

    紧接着,只见彩云童儿迅速跑进来,脸色惊慌地看着石矶娘娘道“娘娘,师兄被一个侏儒抓起来了那个侏儒好生恐怖,他他想要吃了师兄”

    “什么”

    石矶娘娘勃然大怒,拿起桌上的石剑,身影一闪,化作一道幻影就闪了出去“马元你我同为截教门人,你焉敢伤我弟子”

    苏橙见状,连忙运起八九玄功,化作一道焰光,跟在石矶娘娘身后出了白骨洞。

    出了白骨洞,只见洞外有一侏儒,侏儒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袍的女子。此时,石矶娘娘正在跟二人对峙。

    那个侏儒相貌十分可怖,浑身的皮肤都皱裂开来,偏偏双手却极为巨大,那巨大的双手正好拧住碧云童子的双手双脚,将童儿横在中间。

    侏儒见了石矶娘娘,阴笑了几声道“桀桀,石矶师妹,你终于肯出来了。再不出来,我可真要吃了我这位师侄了。”

    “可恶”石矶娘娘心中愤怒,但是想到这侏儒的身份与自己同为截教门人,还是没有立即出手,只是喝道“马元你今日过来到底所为何事快快放了我的弟子否则,我便是出手击杀了你,天尊老师也说不出我的错来”

    那被称作马元的侏儒双眼紧盯着石矶,眼中出现了几分邪欲之色,舔了舔嘴唇道“桀桀,我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不过石矶师妹,你我同为截教散仙,这骷髅山白骨洞也暗合我的出身。这次我前来,正是为了提亲而来。只希望师妹能够下嫁于我,成为我的道侣。从此天造地设,做一对仙人眷侣,岂不美哉”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